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狼的地盘印记
    蟠桃树虽然不高,但是够粗够大,树冠张开霸占了半边天,硬生生把比它高的树种给挤出了势力范围——这也正好验证了男人真理,你个长是没有用的,你得长得粗长得壮,你家亲二弟也一样。

     厉锋想的玉仙玉死,然后看见靠近蟠桃树的一些大树已经东倒西歪,尽管还没有倒下,但已经彻底让出了空中据点。

     一条条枝脉比成年大象的粗腿还要大,灰暗的树皮颇有一种沧桑感,一些叫不出名的藤条倒挂而下落在地面,每条都有拇指粗细,在初阳中闪现一点点的白色光辉。

     一株蟠桃树,硬生生制造出蛮荒古地的视界。

     “卧槽啊……”厉锋本想着越低调越好,可是如今看来,但凡是个人站上大坝,第一眼看见的绝对是蟠桃树。

     “小戒小戒!”厉锋扫一圈没看见两头猪,顿时叫了起来。

     没办法找小戒!这是厉锋最近刚领悟的要点。

     “干嘛啊?大清早鬼叫鬼叫的,开饭了?”小戒从那望江猪舍里冒出一个脑袋,眼皮子耷拉着,明显还没开光。

     “那蟠桃树太高调了!对我们以后的发展不利啊!”厉锋叫道:“低调发展才是硬道理,不然被人发现的话,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不足以保住它。没了它的话,我们就没有了生存资源。”

     一听到关乎以后能不能吃能不能拉的问题,小戒清醒了,一双小眼睛四处看看,“这里鬼都不愿意来,应该没人会发现吧?”

     “不一定,你不知道现在的人多清闲,有一种职业叫驴友,不是深山不去的存在,保不齐哪天就有一群驴友站在大坝上。”厉锋想好了,如果实在没办法,就拼了老命花大把时间去移植大树,反正只要能遮住蟠桃树的光芒就行。

     小戒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昨天忘记跟你说了,我知道那只猴子是什么东西了!”

     “唔?是什么?”厉锋一愣:“跟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有关?”

     “我不知道,可是那只猴子能在蟠桃园出现,它也许有办法。”小戒道:“其实那只猴子是一个妖核!”

     “妖核?什么玩意?”厉锋吓了一跳:“你家猴哥留下来的?”

     “肯定不是!”小戒对厉锋的逻辑嗤之以鼻:“那只死猴子是个自私鬼,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妖核留在蟠桃园!再说了,每个妖只有一个妖核,主动吐出来不是找死么?除非那只死猴子挂了,不然不可能的。”

     “只有一个妖核?那应该不是孙悟空留下来的,那是什么?一缕分身修炼成精的载体?比如吃完桃子留下来的核?”厉锋试着让自己去相信,并向小戒确认:“有没有这种可能?”

     “没有可能!”小戒断然道:“分身跟妖核是两个概念,如果分身都能修炼出妖核,那要翻天了,玉皇老儿还能做得稳那个位置?那只死猴子回花果山孵几万条分身出来,一千年后几万个死猴子打上天那还了得啊?”

     “唔……”厉锋一脸的头疼,“要解决蟠桃树的问题,就得先解决蟠桃园的那只妖核?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难度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那你说怎么办?”

     一人一猪大眼瞪小眼。

     “要不给那棵鸟树上油漆?我看你山洞里有几桶漆啊。”小戒眼珠子一亮:“这样它就没办法拉风了。”

     “刷油漆?”厉锋两眼一黑,“会不会影响桃子的品质啊?”

     “应该是不会的吧?”小戒张大嘴巴一脸的不确定,“就是把树皮刷成乌漆嘛黑啊。”

     “也没什么好办法,先试试看吧。”说干就干,厉锋从山洞里取出油漆,扔给小戒一桶,“你刷上面,我刷下面。”

     小戒两眼一黑:“凭什么啊?”

     “我容易摔死,你是从天上砸下来都摔不死的家伙,当然你上。”

     一人一猪忙活了整整一天,终于顺利完工。

     “啧啧,现在它没办法拉风了。”小戒叉腰站着,看一圈后就走了。

     留下厉锋站在风中一脸凌乱。

     蟠桃树确实是拉风不起来了,因为已经不能够再惨。

     黑色油漆全方位无死角笼罩蟠桃树,甚至还有一些没干的正一滴滴往下落,什么一点点白色光辉,什么蛮荒古地视界,统统没有了,远处看去,那就是一棵被大火烧的只剩下黑色树干树枝的树坚强。

     “都是天上混过的,何必赶尽杀绝。”厉锋望着那原本浓绿的树叶变成全黑的惨兮兮,就忍不住抹冷汗。

     厉锋跑上大坝,合上眼睛闭了老半天,嘴巴里嘀咕着:“忘了这里忘了这里!第一次来第一次来!”

     猛一睁眼,最先入眼、最拉风的,是水库边的豪华猪舍豪华鸡舍。

     再扫一圈,才会发现“烧成黑炭”的树坚强。

     “不是特别显眼,先这样吧,反正暂时没办法搞定妖核。”厉锋往山洞走,路过鸡舍的时候趁母鸡不注意,掏了一个鸡蛋撒丫子就跑。

     泡面的香很快就在山洞里传开了,厉锋一边吃一边琢磨:“泡面还能顶一阵子,鸡蛋负责营养,暂时饿不死。小戒沉迷谈恋爱,三十六变的天赋开发要无限期延后了,两只鸡每天除了挠我好像也看不出有任何出息,难道就这么傻等着蟠桃树开花结果?”

     “三月开花,六月结果,卧槽!现在才入秋,等到明年?”

     “手上的资源就那么多,听着来头都很大,可是眼下只能坐吃山空?”

     吃完泡面,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半夜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几声狼嚎,清早醒来的时候脑海中划过那几声狼嚎,厉锋顿时惊出一声冷汗:“附近真的有狼!”

     厉锋快速跑出山洞,几位大爷的别墅门都还关着,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小戒,昨天半夜有没有听到狼叫声?”厉锋为表尊重猪的隐私,没有推开猪舍门,只是候在外头。

     “听到了啊。”小戒用猪脑子顶开门,趴着,遮住了里面荷兰猪的无限chun光。

     厉锋知道小戒趴着几个意思,两眼一黑,嘀咕道:“一头猪趴着翘着屁股等我,我特么的逃都来不及!搞得还好像我要抢似的!守的跟宝贝一样至于吗……”

     “你说狼会不会闻着鸡的味道跑到这来?”厉锋一脸担心,小声说道:“虽然我们这个小世界的体系中缺了它俩也没多大问题,可是那鸡蛋是好东西,能守还是得守住。”

     “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我再睡会,别烦我!”

     咣!猪门闭合。

     “靠,跟一头猪果然没什么好商量的。”厉锋翻翻白眼,背着手沿着水库边走,溜达到蟠桃树底下,眼角瞥到一坨屎。

     灰色的,似乎还有几根灰色的毛夹杂在里面。

     脑海中顿时闪过动物世界的画面,厉锋脱口而出:“卧槽!狼来过了!拉屎留毛宣誓领土主权!”

     一瞬间,厉锋想过无数种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是狼看上了蟠桃树,要据为己有!

     狼的敏觉天赋是可以排进所有物种前三的,能嗅出蟠桃树的与众不同没什么奇怪的,厉锋很确定这一点。

     只是现在厉锋有一点不确定:“群狼还是孤狼?”

     虽然屎只有一坨,但也有可能是群狼中的头狼留下来的,因为头狼是有这种资格的,推算起来合情合理,所以厉锋是真的不确定了:“群狼?孤狼?”

     摆在厉锋眼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跟纪律严明的群狼干,要么跟动不动就你死我活的孤狼干。

     想要做邻居相安无事?想多了。

     狼的侵略性也是所有物种当中排名靠前的,只要是看上的,除非对手更加强大,不然绝对不会留下到嘴的肉。

     袭击,报复,更是狼的本能。

     “这下子玩大了。”厉锋本来指望小戒王霸之气一震,方圆百里再无野生物种,可是眼下看来,狼根本就没有把小戒放在眼里,明目张胆就在不远处留下了地盘印记。

     这也验证了小戒之前说过的话。

     打架啊?我很水皮的,我负责搞笑就可以了。

     搞笑是绝对搞不死狼的,这一点厉锋也很确定。

     厉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求上一只鸡。

     笃笃笃,厉锋站在鸡舍外敲门:“大爷,起床了吗?”

     公鸡打着哈欠开门:“什么事啊?开饭了吗?”

     这话说得仿佛守在外边的厉锋从一睁眼,要做的事情就是伺候几位大爷吃喝。

     “昨晚你听到狼叫了吗?”厉锋挤出温暖的笑脸,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热情。

     “听到了啊,怎么了?”公鸡跟小戒的反应差不多,一脸关我屁事的表情。

     厉锋被反问的哑口无言,半天才道:“狼叫不影响你们睡眠质量?”

     厉锋其实已经问的很平和了,过激的话直接劈头盖脸:你们不怕死吗!

     “不影响,我暂时还罩的住。”公鸡打着哈欠就要回去睡回笼觉。

     “问题是我罩不住啊!”一见公鸡要关门,厉锋叫道:“你还有没有什么亲戚是住天上的?想办法给他传个信,让他把狼给解决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