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俗话说“一将两将连三将,背后透出断魂枪”,这是对街头棋局的形容,看似简单,实际上棋局背后的运子、弃子、妙杀不计其数,一局棋往往凝聚几代人的智慧,实在是陷阱重重,危机四伏。

     但是拜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象棋这种东西多少年前就被电脑AI破解得彻彻底底,竟然指望老夫绞尽脑汁跟你干杀一顿?

     任你套路再深,只要不是必死之局,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楚烨不屑地往账户里充了300块钱,然后全部拿去购买计算资源,在手机上把残局摆了出来。

     所谓云破解,就是使用云端服务器强大的计算能力,对棋局进行演算破解,这款软件用的人很少,所以计算资源价格比较昂贵,一个月三百。

     不过,只要能让软件输上一把,双倍退款。

     这个时候,摊主抱着对付高手的心态,一番斟酌之后终于出手,车一进四。

     楚烨在软件上把自己设为红方,照瓢画葫芦,同样车一进四,然后又照着软件的出子,走后马退八。

     周围再次嘘声一片,能被街头残局吸引的,都有两把刷子,他们还真没见过谁照着软件跟人对弈,心里鄙视万分。

     摊主的同伙见状纷纷指责起来,引起了摊主的注意。

     楚烨这一手,似乎变化无穷,又似乎没什么卵用,摊主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他学会的套路里面根本没有这么走的,于是安下心来。

     “小伙子,你这样不行啊,哪有用软件跟别人下棋的。不过没关系,随便你怎么玩都行,今天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摊主一脸不屑。

     劳资出来摆象棋摊好几个月了,什么人没遇到过?以为随便下个软件就能砸自己饭碗?

     天真!

     车一平二,摊主继续走。

     马六退七,楚烨从容以对,这完全不费脑嘛。

     一番厮杀下来,摊主下得是惊心动魄,额头冷汗直冒,与楚烨的从容淡定形成对比。

     周围观众时不时响起一阵惊叹,为软件走出的妙着议论纷纷,都表示没见过这么强大的下棋软件,智商也太高了。

     尤其是最开始走的那招后马退八,竟然与后面同样莫名其妙的两手串联起来,形成了最终的绝杀,破局角度简直刁钻。

     “小伙子,他被你将死了,你赢了。”

     楚烨正奇怪摊主怎么半天没动静,茫然间听到一位大叔说话,才知道胜负已定。

     “这也太简单了吧?”

     楚烨这一句嘀咕,让旁边人差点吐血,你就照着软件摆棋子,能不简单吗?

     摊主一脸肉痛地掏出两百块钱,合着楚烨押上去的两百,递了过去,表示愿赌服输。

     “俺还想来两把,今天要输得心服口服不可。”楚烨接过钱,憨厚地笑了。

     这句绵里藏针的讽刺,让摊主的脸色黑如锅底,但是谁让他之前夸下海口,现在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三局过后,楚烨不仅收回软件充值的成本,还赚了500。

     以前怎么就没想到用这种方法赚钱,简直轻松随意。他暗笑。

     摊主哭丧着脸,实在招架不住了,连忙给同伙使个眼色,其中一人趁楚烨出神之际,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手机,转身就跑。

     周边群众大惊,没想到这个年代还有当街抢手机的,纷纷大呼小叫,其中那几个托立刻“关心”地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帮楚烨出主意,实则为了挡住他的去路。

     都特么是套路!

     楚烨表面一脸惊慌,心里却比谁都镇定,对这种事情早有心理准备。

     “草泥马,俺弄不死你!”他狠狠推开身边不怀好意的几个家伙,捡起旁边树下早就物色好的半截板砖,将一缕信仰注入进去,然后猛地掷向歹徒后背。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板砖发出淡淡的金光,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势不可挡地击中了歹徒的……臀部!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整条大街,那块发光的板砖已经在歹徒“菊部地区”炸成漫天碎片,污血和着砖屑撒了一地,令此人捂着菊花满地打滚,哀嚎不断,表情痛不欲生。

     周围群众都被板砖发出的金光吸引,纷纷停下脚步,好奇地围观起来。

     “还跑不?”楚烨走上前,不依不饶地踩住歹徒臀部,然后弯下腰拿回手机。

     还好,国产机虽然便宜,但是质量杠杠滴,毫无异常。

     “不跑了,大哥,我错了,你行行好,就饶了我吧。”歹徒痛得浑身直抽搐。

     “要是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楚烨不屑,拿起手机点出110,然后放在耳边。

     其实几百米外的火车站广场就有巡逻警力,他这么做不是真的要报警,而是为了钓起背后的几条小鱼,号码没有接通。

     象棋摊主和几个同伙本来还想看楚烨的笑话,现在见到自己兄弟如此凄惨,又见楚烨拿起手机报警,哪里还忍得住。

     大不了以后换个地方摆摊,今天必须得把场子找回来!

     他们对于各种突发状况早有“预案”,几人把象棋摊一收,迅速钻进旁边一条小巷里,这儿有辆面包车停着,几个同伙打开后备箱,操起准备好的钢管向楚烨冲去,而摊主则麻溜地启动车子,准备接应他们。

     “程轩,只要我模拟出‘真气’被他们拍到,咱们想不火都不行了。”楚烨看到那几个持着钢管冲来的歹徒,又看到周围群众纷纷拿起手机拍摄,咧开嘴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就向全世界宣告我们的到来。”程轩淡淡说道,并未阻止楚烨使用“特异功能”。

     作为站在那个世界高层的人物,他可不会选择走那些同行的老路,安分守己,一步步爬上高位,对信仰的使用小心翼翼,生怕暴露之后走到整个世界的对立面。

     明明有能力成为超级英雄,非要玩什么中庸之道,格局太小。

     楚烨环视四周,发现一处门面装修搭建的脚手架,嘿嘿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什么鬼?”

     楚烨不语,火速冲到脚手架下方,纵身一跃,脚尖轻点,姿势优美的翻了上去,对下方围上来的歹徒吼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

     巡逻警察随时会到,几个歹徒哪有功夫听他废话,纷纷聚集到脚手架侧面,骂骂咧咧往上爬,声称要废掉他一只手。

     与之相对,在四周悠闲看戏的群众,在听到楚烨这句话之后,纷纷大惊失色。

     “他说的难道是……”

     “传说中失传已久的……”

     “如来神掌?!!!”

     此时,楚烨看到歹徒聚作一堆,嘴角再次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一个后空翻轻盈地跃到半空,照着几个歹徒就是一掌按下!

     在全部信仰的灌注下,他右手手掌顿时爆射出万缕金光,仿佛一轮小太阳般刺眼。

     却是大半信仰力量都拿来发光了……

     至于剩下的,则是模拟真气鼓荡开来,形成一股剧烈的罡风,在空气中炸出一声爆响。

     “轰!”

     脚手架轰然倒塌,烟尘弥漫,虽然没散架,只是向外倾倒,却也可见这一掌的非凡威力。

     那三个歹徒被楚烨这一手骇得肝胆俱裂,惊以为是鬼神之力,全身瘫软,在脚手架倾倒的时候就如同下饺子一般,滚落一地。

     至于周围观众,则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惊叹着有之,尖叫着有之,吓破胆逃窜者亦有之,乱作一团。

     “我没看错吧,这个世界上真的的有这么神奇的功夫?”

     “刚刚那团金光到底是什么?辣得我眼睛疼。”

     “卧槽,神仙啊,随便一掌就能发出打雷般的巨响,这尼玛碉堡了有木有?”

     “怪不得这小伙子穿得破破烂烂,原来是个隐世的高人!”

     在围观群众之中,王南无疑是最兴奋的一个,作为刚刚毕业进入报社实习两个月的新人,原本还需要几个月的磨砺才能转正,但是他刚刚拍到了楚烨从天而降手掌发光的画面!

     明天的头条有了!转正的事情有眉目了!说不定还能领到一笔丰厚的奖金!

     王南几乎想仰天大笑,他原本还嫌火车站这边环境嘈杂,想搬家来着,现在看来这里明明就是自己的福地啊。

     楚烨落地时一个下蹲漂亮地卸去冲击力,往旁边扫了一眼。

     几个歹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起来灰头土脸,其实就受了点皮外伤,之所以起不来,是因为吓瘫了……

     “弱鸡。”楚烨不屑地竖起中指,然后拍拍身上的灰尘,果断钻入人群消失掉。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开玩笑,既然已经被群众拍下照片,达到了目的,他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一旦警察过来,肯定要进局子里喝茶,麻烦事一堆。

     “我尼玛就摆个象棋摊骗点小钱混日子……用得着费那么大阵仗来欺负人么。”

     七八米外,躲在车里的象棋摊主,脸色已是惨白如纸,浑身被冷汗湿透,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抖个不停,过了好半晌,才猛踩油门,逃离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