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渴望自由
    芙蓉看了看宋灵犀脸上带着点点的哀伤说到:“可能因为王爷一时情急尽打折了赵公子的腿,后来还闹到了都府衙门那里,虽然王爷的身份没有在民间暴露保存了皇家的颜面,但他为了青楼女子打残富商的事就在世家门阀子弟间传开了,后来越传越变味就成了现在大家知道的那样。”

     宋灵犀若有所思的沉下了脸,手中紧紧的拽着手绢,芙蓉似乎明白了宋灵犀在想什么急忙解释到:“娘娘您千万不要乱想,王爷她去花楼从来都只是喝酒听曲,他不在王府的时候便是在城西别院他真的从来也不曾在花楼留宿过,而且从您进府以后王爷他便再没去过那种地方”

     宋灵犀半信半疑的问到:“你说的可是真的?”

     “绝对属实娘娘”

     听了芙蓉的话宋灵犀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楚亦雲不光外表俊郎且能文能武,王府既无侧妃又无侍妾现在就连他流连烟花之地的传闻也已经否决难道不知道一笑吗?其实这些事本来从她进府就可以问清楚的却因面子问题一直拖到现在才算明了。

     只是在芙蓉眼里这一笑实在太难得:“娘娘您笑了,您终于笑了,您笑起来真好看”

     芙蓉这万年小红娘一转眼就把宋灵犀笑的事告诉了楚亦雲,趴在书房逗鸟的楚亦雲不屑的说到:“她对你笑又不是对我笑”

     “重点是王爷您知道娘娘为何会笑吗?”

     “为何?你给她说笑话了吗”

     芙蓉提起鹦鹉架放一旁:“不是,今天娘娘问我为何会来到王府,我就给她说了王爷为了救我跟赵公子打架的事,然后我跟她说王爷到花楼只喝酒听曲从不过夜她就笑了,至从娘娘受伤归来王爷对她都是照顾有加,我想娘娘她一定是喜欢上王爷了”

     杨永急忙凑热闹似的急忙围了上来:“话说王爷跟王妃失踪那一天一夜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王爷回府可是只字未提啊,你们那一夜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楚亦雲想起那天的事不自觉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忙你们的去,少打听”

     从抓周礼回来楚亦雲就直觉宋灵犀已经不是那么讨厌他,再到猎场陷阱那一夜之后他就更加确信了这一点,只是宋灵犀的脾气确实十分古怪他完全揣摩不透,她一直没有正面回应他的感情,现在想来心里应该是被芙蓉说的那些事堵着所以才会迟迟不愿接受他。

     第二日,宋灵犀手里拿着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无聊的趴在窗口看着芭蕉树上的两只小雀上蹿下跳的嬉戏,这便是她曾经最羡慕的自由而现在却不得不被困在这个院子里一辈子,想想都是悲哀:“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你们真幸福”

     楚亦雲轻轻的坐在宋灵犀身旁看着她那略带忧伤的表情,脸上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认真:“难道王妃不幸福吗?”

     宋灵犀扭过头哀伤的表情瞬间转换成不屑:“你来做什么?”

     “听芙蓉说你的脚已经好了,我来看看是否还需要再请御医来复诊”

     “不用了,本来就只是皮外伤”

     “没事就好”

     平常看习惯了楚亦雲吊儿郎当的样子今日见他这般正经反而不太习惯:“你……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既然你脚已经好了那我先回去了”

     “噢……”

     楚亦雲可以肯定宋灵犀是不开心的,半年了,多少次他都是厚着脸皮去讨好她,可是却始终无法走进她的心,今日看着宋灵犀忧伤的表情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去抚慰她。

     楚亦雲独自坐在长生池外,看着池中自由自在的王八又想起了宋灵犀刚来时候的样子:“宋灵犀啊,宋灵犀你到是说说你到底想怎样?跟本王多说几句话就那么难吗?”

     远处的韩鹏和杨永相互推诿一翻之后,韩鹏缓缓走上前:“王爷,今日出去吗?”

     “不去,烦着呢”

     “属下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不当讲就别讲了少给我卖关子。”

     楚亦雲起身正欲走,韩鹏又跟了上去:“王爷,我还是告诉你吧,絮儿姑娘的丫环托陈公子找了我好几次了,说絮儿姑娘病了希望您去看看她”

     “病了就看大夫找我作何?给她说我没心情”

     “属下知道王爷是因为王妃而不想再见絮儿姑娘,可三年时间尚未到如果王爷想跟絮儿姑娘做一个了断的话,属下认为王爷还是应该亲自跟她说清楚。”

     杨永道:“是啊王爷,说清楚了也免得她再纠缠,这事可千万不能让王妃知道”

     楚亦雲说到:“你们俩脑子有问题吗,本王与她能有什么好说的,去帮她把身赎了吧,这就已经是对她仁至义尽了,我断不会再见她”

     杨永将手肘搭在韩鹏肩头:“咱王爷还真够狠心的,难道这些年他对絮儿姑娘就一点感情也没有吗?”

     韩鹏道:“你傻啊,你也不想想,王爷是什么身份,他怎么可能会喜欢絮儿这样的下等人,能配得上王爷的只能是王妃这样的奇女子”

     “可毕竟也是两年多时间,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就是养只宠物也有感情了吧”

     “下等人还不如宠物,你看我们红哥、锦鲤、阿黄、小豆子,还有后来那群王八谁不比下等人过得好?当初王爷买絮儿姑娘的时候就只是看她可怜,先别说从王妃进府王爷就再没去找过絮儿姑娘,就是以前去的时候也是一盏茶功夫就出来了。话都说不了几句能做什么?”

     “也是,你怎么知道什么也做不了?”

     韩鹏捋了捋衣襟:“你小子不懂了吧,韩哥我可是过来人,等你以后做了王爷的女婿你就懂了”

     得知宋灵犀已经痊愈,皇后便又开始了催生计划,但凡看见楚亦雲的影子都不会忘记唠叨几句,甚至还找了张子嫣和肖芸儿去王府敲打宋灵犀,并暗示她若再不生子就会有侍妾进门。

     两个人实在被逼的太紧,一时间楚亦雲都想来硬的了,可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他又怎么舍得伤害她,他也始终相信她是喜欢他的,有一天她一定会接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