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下马威
    坐在秋千上的宋灵犀伸长脖子往院外看了看:“芙蓉,今日是不是那什么香进府的日子?”

     “是啊,娘娘您要不要出去看看?”

     宋灵犀不屑的说到:“不去,有什么好看的”

     牡丹说到:“脖子都快伸到门外去了,还说不想去,真不知道是不敢去还是不想去”

     宋灵犀跳下秋千:“什么不敢?本王妃什么时候怕过谁?走,出去看看去”

     待宋灵犀带着芙蓉、牡丹大摇大摆走出东辰殿的时候竟发现院外一片宁静,下人们还是该干啥干啥整个王府一个宾客也没有完全与平常无异,宋灵犀四处看了看带着一脸的疑虑问到:“日子错了?”

     芙蓉说到:“没错娘娘,王爷说了安侧妃进府只能走后门,不办宴席不写婚书”

     “为何?”

     芙蓉微笑着说到:“王爷说了王府永远就只有您一位王妃,您看王爷对您多好”

     宋灵犀低头含笑心里瞬间是乐开了花:“还算他有良心”

     牡丹指着远处的菊园说到:“小姐你看王爷的菊花全都开了,好多种颜色呢一点也不比牡丹差”

     “看上去是不错,不过那也比不上我的牡丹和芙蓉,过去看看去”

     牡丹高兴的来到菊园内这朵摸摸,那朵看看:“小姐,我采些回去放在你的房中可好,你喜欢什么颜色?”

     “每个颜色都都要”

     “娘娘我去帮牡丹”

     宋灵犀摘下一朵白色雏菊嘴角处扬起了美丽的笑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此时此景可是一点也不搭,南山是看不见了,不如王妃就将就看看本王吧”楚亦雲和提着红哥的杨永走了过来,红哥倒是有记性的鸟看见宋灵犀之后马上吓得上蹿下跳嘴里喊到:“美人,危险,美人,危险”

     宋灵犀看着红哥笑了笑:“这羽毛都全长出来了?还真快”

     “美人,饶命”

     楚亦雲指着红哥说到:“美人也是爷的美人,你要再乱叫就把你送去宫里做太监鸟去”

     红鹦鹉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瞬间没了精神头,耷下脑袋不说还把翅膀挡在了身前,看来它对太监这个词汇还真的一点也不陌生。

     宋灵犀瞥了瞥楚亦雲:“王爷好雅兴,新娘子就要进门了还有心思逗鸟”

     楚亦雲道:“本王的新娘子不是在这里了吗?《孙悟空大战白骨精》新娘子要不要去?”

     宋灵犀抿起嘴点点头,楚亦雲牵起宋灵犀便往门外走:“就知道你喜欢这个,走吧”

     没走几步急忙回头说到:“你们今天全部放假,不用等我们回来吃饭了”说完又轻声问到:“王妃今日想吃什么?”

     “我要吃芙蓉说的那个一咬一口油的香酥烤鸭,去了好多次都没吃成”

     “好,今日就陪你吃个够”

     韩鹏伸伸懒腰:“又放假,搞得我们家青儿都以为王爷不要我了”

     杨永道:“你不喜欢放假我喜欢,芙蓉今天我们去泛舟游湖可好?”

     “好啊,我都还是去年跟王爷一起去游过湖的,牡丹那你去哪儿?”

     牡丹撅着嘴:“我没什么地方去,我就在府里等王爷和小姐”

     大伙这才想起牡丹是陪嫁丫环家人都在洛阳,在这里除了宋灵犀一个亲人也没有,杨永急忙说到:“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去泛舟游湖怎么样?多你一个小丫头我划得动”

     “算了吧,我就不去打扰你们了”

     韩鹏道:“要不你们也别去泛舟了,都到我家去,让嫂子给你们做螃蟹吃,牡丹韩鹏哥给你说我们青儿做的螃蟹那真是人间美味,我保证你吃了头回还想二回”

     为了不让牡丹落单,都同意了韩鹏的建议去他家吃螃蟹,不过他们几个这运气还实在不怎么好,螃蟹没吃到不说连王府的门都还没出就遇上了瘟神安悦香。

     安悦香这个女人地位不高但架子摆的比谁都大,宋灵犀当初嫁过来也只带了牡丹一个人,她不光带了两个丫环还带了一个乳娘。乳娘长得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两个丫环也是来者不善的样子,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安乳娘大声的喝住杨永几个:“你们几个站住,看见安王妃还不行礼,都是哪个院的奴才”

     四人急忙来到安悦香身前行礼:“拜见安侧妃”

     被当丫环一样送进王府的安悦香心里本来就很不痛快,现在又听见这些人喊她安侧妃心中便更是恼火:“你们几个是哪个院的,大白天的在王府大院男男女女勾勾搭搭的像什么样子”

     杨永回到:“回安侧妃,小的杨永与韩鹏都是王爷的近身侍卫,她们俩是王妃的丫环”

     “你们不伺候在主子身旁,都在这里做什么?”

     “回安侧妃,因为王爷和娘娘刚刚出府放了我们的假所以我们正打算回去”

     安悦香咬了咬唇一跺脚:“表哥他不知道我今天入府吗?”

     “应该知道吧”

     “那他怎么还会出去,他去哪儿了?”

     “小的不知,王爷的事小的们怎敢过问?”

     也许安悦香是看出来了杨永是在说谎想要惩罚一下他们,也许是她还真把自己当盘菜:“本妃的院子里不是很干净,你们几个去给我重新整理一下”

     “安侧妃,王爷今天已经放我们的假了,您去找管家让他给您安排人行吗?”

     “大胆奴才凭你们这种低贱的东西也敢跟本王妃讲条件,要么你们四个一起去,要么就她们两个臭丫头去”

     扫地,打扫,除草,浇花,四人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才把整个落月阁里里外外的清理了一遍,就连午饭也没吃成,落月阁顾名思义就月落的地方,说白了就是王府的最下等姬妾住的地方,有点类似于皇宫的冷宫,当然安悦香并不知道。

     牡丹刚把前厅打扫干净,安悦香手中的茶杯又“砰”的一声落到了地上,安乳娘扯着牡丹的头发说到:“马上把这收拾一下,别弄脏了娘娘的鞋”

     牡丹一边捡地上的瓷片眼中泪水像雨滴般落在地上,韩鹏急忙跑过来:“牡丹,小心别割伤了手,我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