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王妃吃醋
    宋灵犀撅着嘴说到:“能不疼吗,都流血了”

     忍不住想笑的楚亦雲硬是憋着没笑:“流了血那就好好补补,今天母后赐了你几箩筐的补药”

     “那么多?其实我也没伤的那么严重”

     “她说如果你吃了这些补药再不帮皇家开枝散叶的话她就给我找个侧妃,你自己看着办吧”

     宋灵犀小脸一红躲进被窝里,楚亦雲轻轻拽了拽被子:“问你话呢,别假装没听见”

     “我要睡了,你先出去”

     “大白天睡什么睡?不如出去晒晒太阳吧”

     楚亦雲也不管宋灵犀答没答应直接掀开被子将她抱了起来,宋灵犀捏起拳头一边捶打楚亦雲健硕的胸膛一边吼道:

     “我还没答应呢”

     “这可由不得你了”

     楚亦雲一直把宋灵犀抱到院中石台才放下:“就坐这里了”

     “干嘛让我坐这里跛脚难看死了,我要回去”

     “你是本王的王妃,只要本王不觉得难看就可以了”

     楚亦雲本来是想着把宋灵犀带到园中看看花草她的心情好一些,就可以借此好好调调情,谁知才说了一句话杨伯就出现了:“王爷,越王殿下越王妃,襄王殿下襄王妃过府探望王妃来了”

     楚亦雲沉默了片刻道:“请他们进来吧”

     宋灵犀急忙说到:“快送我回去,没穿鞋呢”

     “没事,玉娘把东西拿上来”

     不远处伺候的玉娘拿着一块与宋灵犀粉紫色衣服颜色相仿的一块丝绸走过来,楚亦雲接过丝绸将丝绸还在宋灵犀腿上,丝绸的长度刚好将宋灵犀一双赤脚盖住。

     人还没到楚亦飞的声音就先到了,见面前先调侃楚亦雲一翻现在已经成了他们兄弟几个的默契了:“至从三弟妹进了王府,我们家三弟就变成一个居家好男人了”

     楚亦恒扶罗木兰坐下道:“二哥的话一点不错,以前三哥一个月怕是也在这王府住不了几天”

     “你俩能确定你们是来看望灵犀的吗?总说我坏话一点也不友好,我不住王府我住你们家啊?”

     肖芸儿浅浅一笑:“这几兄弟总是见面就掐,灵犀的腿好点了吗?”

     “已经好多了,多谢哥哥嫂嫂,四弟和木兰的关心,不如今日就留在府中尝尝洛阳菜如何?”

     楚亦飞道:“好啊,掐指一算我们在齐王府还只吃过三四顿饭呢”

     楚亦恒道:“四顿,加上你们的喜宴才四顿,三哥就是一毛不拔的主,这以后三嫂做主了我们可要常来。”

     宋灵犀看了看楚亦雲:“那当然,以后随时欢迎”

     楚亦雲:“不就吃个饭吗,想来就来呗,四位先请移步前厅,我跟灵犀随后就到”

     楚亦飞看看四周说到:“前厅有什么好玩的,不如三弟带我们好好参观一下你这改造之后的王府,刚才进门之时我们还以为走错了”

     楚亦雲露出他那招牌笑容:“这可是为了让我们家王妃住的舒服,专门按照洛阳侯府的样子为她改造的,是吧王妃?”

     宋灵犀瞥了瞥楚亦雲:“是啊,王爷您有心了”

     蹭饭的越王和襄王直到下午才走,让宋灵犀今日午睡都没睡成,回房之后立刻躺在了床上。

     “娘娘该喝药了”

     芙蓉端着药走了进来,宋灵犀有气无力的回到:“晚点再喝,我想睡会儿”

     芙蓉放下药碗来到床头说到:“还是喝了药再睡吧,一会药该凉了。”

     宋灵犀慢慢的坐起来:“那好吧,你把药给我”

     在宋灵犀接药碗的时候瞥见了芙蓉头上的一支金钗,这金钗款式简单做工也不算精细,虽然是金子做的但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地摊货,与芙蓉身上的锦缎衣裙耳朵上的红珍珠耳环一点也不匹配。

     她可以确定从她进府到现在也没见芙蓉戴过这支金钗,难道是楚亦雲新送她的?不对,虽然楚亦雲对芙蓉已经始乱终弃,但也不可能送她这样劣质的东西:“你今怎么换了一支金钗,是新买的?”

     芙蓉伸手摸了摸头上的金钗,脸一下就红了,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是……别人送的娘娘”

     宋灵犀把药碗放在床头凳子上,心里一下沸腾了:果然是楚亦雲送的,这个无赖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而且还买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去哄骗她,真是太无耻了。

     “娘娘您怎么不喝药啊?”

     “还烫,等一下,芙蓉你坐我有话问你”

     “我站着就好,娘娘您请说”

     宋灵犀伸手把芙蓉拉在床头坐下:“芙蓉,你要记住有些人他总是说话,那么他的话就不能轻易的相信知道吗?”

     “芙蓉知道了,多谢娘娘教诲”

     “那你老实告诉我你想不想嫁给他?”

     “娘娘……”

     “送你金钗的人”

     芙蓉低下头轻轻的抠着自己的指甲:“我不知道娘娘,我只知道我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我不想离开他”

     “我明白了,你先忙去吧”

     “那您记得喝药”

     看着芙蓉娇小的背影,宋灵犀的心像是被针扎一样,从她进府以来这些日子芙蓉一直都是无微不至照顾她,很多地方做的比跟了她好多年的牡丹都做的好,如此善良可爱的一个小姑娘楚亦雲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她。

     晚饭后,宋灵犀一直躺在床上想着楚亦雲跟芙蓉还有絮儿以及她几个人之间的关系,既然她这辈子是不可能再离开王府了那接下来的日子总要过,絮儿那样的下等人她是绝不会允许楚亦雲带回王府的,芙蓉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既然他已经对芙蓉做了不可原谅的事,那就不能委屈了芙蓉,罢了……

     楚亦雲端着果盘大步从门外走进来直接一屁股坐在床头:“就知道你还没睡,这个楼兰贡品蜜瓜干酸酸甜甜的可好吃了,今年楼兰暴雨连绵这个东西收成不好,本来齐王府是没份的完全是托了齐王妃的福我们才吃上的”

     宋灵犀没好气的说到:“晚上吃这么多甜的小心你的牙。”

     “干嘛?白天还好好的一转眼又是一个脸,你这女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你说的侧妃的事我已经想好了,我答应,人我已经帮你选好了”

     楚亦雲放下果盘,浅浅一笑:“瞧你这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像是答应吗?王妃这是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