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死缠烂打
    楚亦雲没好气的说到:“管你什么事,上你的药”

     杨永卷起楚亦雲的另一只袖子翻来覆去的找伤,楚亦雲抽回手:“伤的是左手啊,你分不分左右了”

     杨永道:“那边已经上好了啊,你确定右边没伤?”

     “没有,我又不是傻子”

     “不对呀王爷,如果你只有一边受伤那王妃另一只手放在哪里了?是放在您的腰上呢还是放在你的胸口呢?”

     楚亦雲别开杨永的脸:“你离我远点,真恶心”

     杨永笑道:“王爷,王妃当时就这么说你的吧?”

     “找打啊你”

     在杨永的提醒下楚亦雲才想起当时宋灵犀的左手确实是老老实实的放在他的胸口,想到这里嘴角不经意的挂起了笑意,杨永道:“好了别回味了,机会终于来了,您还要乘热打铁争取一举将王妃拿下”

     “怎么打?”

     “您不是情圣吗这都不知道?”

     “我是不是情圣你还不知道快说,别卖关子”

     “对付王妃这样的冰水美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死缠烂打”

     “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给我收起你的花花肠子不然我不会把芙蓉嫁给你的”

     杨永一骨碌跪在楚亦雲身前:“我错了王爷”

     翌日,宋灵犀依然坐在花园秋千上看她《大昌鬼魅札记》远远的看见楚亦雲走了过来,想起了昨夜之事脸一下又红了急忙放下书向屋里走去,楚亦雲缓缓走过来拿起宋灵犀放下的书:“鬼故事,口味这么重”

     芙蓉道:“王爷,这些可都是人鬼情未了的爱情故事,没有吃人不吐骨头的冤鬼索命”

     “是嘛,爱情的!昨夜王妃从宫中回来是你们谁伺候的?”

     牡丹道:“回王爷是奴婢”

     “王妃回来可有用针扎柜子里那个我?说实话”

     “小姐昨日回来的时候好像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不过她一会就睡了没有说要扎……王爷”

     楚亦雲浅浅一笑:“你们俩每人赏银一百,贡绸一匹杨永带她们去找杨伯领赏去吧”

     “谢王爷”

     楚亦雲支走俩丫头自己来到宋灵犀房间,宋灵犀背过身子:“我不想看到你,谁让你来的?”

     楚亦雲凑近坐在窗口贵妃榻上的宋灵犀卷起衣袖:“昨夜你弄伤了我,我是来讨医药费的”

     “想要多少?赔你便是”

     楚亦雲坐在宋灵犀身旁:“本王不差钱,不如你再让本王亲一下这事就了啦”

     宋灵犀嘴里骂到:“流氓”一边起身想要离开,楚亦雲一把将她抓了回来,猝不及防的宋灵犀瞬间跌进楚亦雲怀中,坐在楚亦雲腿上的她十分不自在,脸一下子又红了:“你放开我,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怎么不客气?你不让我娶别的女人,你就得履行一下你做妻子的义务吧”

     宋灵犀一脚踩在楚亦雲的脚上:“鬼才跟你有义务”

     “啊……”

     “不想变残废就最好别惹我”

     宋灵犀话毕扭头离开了房间,楚亦雲抱着受伤的脚真是哭笑不得。

     一连三日楚亦雲每天来每天都被碰了一鼻子灰,看来杨永的死缠烂打好像也不是很起作用。

     第四天宋灵犀坐在秋千上佯装看书,眼睛却一直瞟在门口一旁的芙蓉问到:“娘娘您看什么呢?”

     “我看书呢?”

     芙蓉把宋灵犀手中的书倒过来微笑着说到:“书拿反了,王爷今日到越王府喝酒可能要晚点回来”

     宋灵犀站起来转身就走:“谁问他了?”

     楚亦雲五兄妹聚会的地点几乎都是越王府,太子和公主住在宫里老是设席摆宴不好,襄王每日要早朝没时间打点,齐王是个三不管又怕麻烦所以从不设宴。

     太子举起酒杯道:“兄弟们祝贺楼兰特使回国,喝一个”

     楚亦飞道:“不是听说黛丝丽公主这次是要嫁给哪位皇子的吗怎么就这样走了?”

     楚亦扬道:“本来是这样的,可是在才艺比拼的时候她输得那么没有颜面怎么好意思留下”

     楚亦恒道:“你们有所不知当时的情况,在她摔下擂台之后所有皇子都带着王妃离开了万寿宫,根本没有人搭理她,要是我也没脸留下来了”

     楚亦星道:“这都是三嫂的功劳,她太厉害了”

     楚亦恒道:“一开始我还担心除了木兰没人能上擂台,没想到三嫂功夫那么好”

     楚亦飞道:“我前些日子听到些传闻说齐公子家的夫人大闹飘香楼,一个人硬把飘香楼几十个姑娘打趴下了,我还以为只是传闻,这么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了”

     楚亦扬道:“三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都有家室的人了怎么还去飘香楼”

     楚亦星撅着嘴:“三哥不正经”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楚亦雲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我发誓就只是路过飘香楼门口”

     楚亦恒道:“路过,怎么会弄成那样?”

     “那日,本来我是要去福香居吃烤鸭的,谁知道她也去福香居,就那么巧在飘香楼下遇到了,然后她就说我龌蹉,老鸨非说灵犀是在骂她就这样她们吵起来了,再然后我都没搞清楚状况就打起来了”

     楚亦雲说完众人哄堂一笑,楚亦扬笑道:“三弟啊,你能背成你这样为兄也真是服了,来敬你一杯”

     “少说风凉话要不是你们我到现在还是一个人自由自在多好”

     楚亦飞道:“也没看出三弟现在哪里不好啊我见你对弟妹到是服帖得很啊”

     楚亦星道:“三嫂聪明又美丽还有一身好武艺要是我,我才瞧不上三哥呢”

     “你这丫头会不会说话啊,有你这么说自己哥哥的吗?三哥我哪儿不好了,文武双全相貌堂堂的”

     楚亦星冲着楚亦雲做了鬼脸惹得几兄弟再次大笑起来,楚亦扬道:“最近因为楼兰公主的事伤透了脑筋不如兄弟几个出去放松一下”

     楚亦恒道:“我家木兰有孕在身就不跟你们吓胡闹了你们自己去吧”

     “什么瞎胡闹我说的是西山狩猎,你以为是什么?”

     楚亦飞道:“说到四弟妹有孕在身我就想起我们三弟妹了,怎么过门都半年了那肚子也没啥反应啊?三弟?”

     “对对对,我也想问这个来着,子嫣给我说母后都在她面前念叨好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