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第一口醋
    “王府的下人未经通传是不得入宫的,没有芙蓉和牡丹如果你觉得无聊就去跟嫂嫂们一起玩”

     “我还是自己走走吧”

     “那我去跟兄弟们打个招呼”

     “等一下,你把手绢还我”

     楚亦雲一下尴尬了他没想到宋灵犀这么快就要要回去:“呃……我本来还说洗了再还你”

     宋灵犀拿起帕子转身:“反正都是芙蓉洗,不是都一样”

     楚亦雲无奈的笑了笑好像王妃说的也有道理。

     虽说今日长乐宫热闹,但是满院的人却没有一个是能跟宋灵犀说上话的,她也只好四处走走看看,长乐宫中到时不乏珍贵的花草,今日也总算没有白来。

     宋灵犀经过一片红色天竺葵旁边的时候不经意的停下了脚步,红色天竺葵既如火一般的奔放,又入霞一般的唯美,更有与血液媲美的热情。

     正当她看得入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原来齐王妃也是懂花之人”

     宋灵犀回头见来人是一位翩翩公子,身材高大不显粗狂,比起楚亦雲皮肤稍黑一些,看上去应该是个武人:“你认识我?”

     “在下罗志诚定远侯六十大寿之日曾有幸在府上见过王妃一面”

     “你是襄王妃的兄长”

     “王妃真是好记性,刚才看王妃看得如此出神应该是对这片贡花颇有研究”

     “哪里,罗将军既然知道这是贡花想必将军也是一位惜花之人”

     “王妃说笑了,在下一介武夫粗人一个,又怎么会懂这些”

     “大丈夫顶天立地,自当保家卫国,将军才是真英雄,哪里像有些人就会摆弄花草鱼鸟”

     当然罗志诚并不知宋灵犀言下是何意,只知前面是在夸赞于他,并不知后面所贬何意:“能得王妃夸赞在下真是荣幸之至”

     抓周礼开始的时候,楚亦雲见宋灵犀还没回来便自己跑去找。

     当楚亦雲找到的时候见火红的天竺葵旁一男一女聊的甚是投缘,虽说宋灵犀与他只是挂名夫妻,可是看见宋灵犀跟其他男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楚亦雲还是醋意大发,楚亦雲上前故作姿态的将宋灵犀揽在怀中:“罗将军也在呐,走吧灵犀轩儿的抓周礼都已经开始了”

     虽然宋灵犀还是有些反感,但她并没有挣脱他的束缚,既然要扮演恩爱夫妻,那这套戏就要做全了。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在他们离开了罗志诚的视线之后楚亦雲的手依然搭在她的肩上没有要放开的意思:“我给你说,以后不许再单独给罗志诚说话,不光是罗志诚其他男人都不行,你是本王的王妃跟其他男人说说笑笑被人看见不好”

     宋灵犀脸色沉挣开楚亦雲:“谁说说笑笑了,你也不想想你做的那些龌蹉事”

     楚亦雲不甘示弱的再次将手揽在宋灵犀腰间:“我做什么龌蹉事了我?你给我说清楚”

     宋灵犀正想要掰开腰间的大手的时候,见前面两名宫女迎面而来她又只好将手缩了回去:“你自己心里有数”

     楚亦雲心里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龌蹉的事,莫不是他的“好”名声已经传到洛阳去了?这不至于吧,帝都的花花公子比麻雀还多,他算什么呀?

     本以为这次抓周礼之后他们的关系会有所变化,没想到回去之后宋灵犀依然对他视而不见,也从不到餐厅用膳,索性楚亦雲自己也不去餐厅了,要么在卧房要么在书房随便吃了了事。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这一次二人似乎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每天你过你的,他过他的。

     大昌的五月已经进入夏季,而这个夏天似乎特别的热,热得楚亦雲整日烦躁不安,其实这不是天气的原因而是因为楚亦雲的心里堵着宋灵犀,他实在猜不透宋灵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明明在小襄王的抓周礼上他们的关系已经有了改善,可是一回到王府她就又变了一个人似的。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到深夜也睡不着,索性爬起来不睡了:“杨永”

     “是,王爷”

     杨永应声推开门走了进来:“怎么了王爷”

     “我好热,去找把扇子来给我扇扇”

     杨永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点莫名其妙的说到:“扇子?可我觉得今日不热啊”

     楚亦雲只瞪了瞪眼,杨永便一溜烟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杨永便拿着扇子回来了:“我回来了王爷”

     楚亦雲坐在太师椅上白了杨永一眼:“看得见,扇呀”

     杨永闭上嘴大气都不敢呼一口,楚亦雲还是一副不满意的样子:“使点儿劲扇,没吃饭呐”

     杨永今天真是莫名的委屈明明就是王爷自己心里有事非得拿他来出气,嘴里还一边扇一边嘀咕着:“大半夜的吃了饭也早饿了,明明自己心里不痛快还怪天气”

     “再嘀咕就把你的嘴给你缝上”

     杨永是不说话了,楚亦雲焖了一会儿还是憋不住了:“你说这个宋灵犀在宫里的时候跟罗志诚聊的嘻嘻哈哈的,跟我就一句好话都没有一回到王府就跟谁欠了她钱似的,你说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杨永跟没听见的似的继续闭嘴摇着扇子,楚亦雲一脚踢在杨永小腿处:“问你话呢,哑巴了”

     “我怕您缝我的嘴”

     “说”

     “王爷,王妃心里怎么想的我哪里会知道,你们是夫妻有什么话您自己问她不就行了,非要在这里瞎猜。”

     “我才不去问,那样我多没面子。”

     炎炎夏日风轻无雨,只有骄阳炙烤着大地,一时间找不到心灵的静谧,四处充满了不安与浮躁,连续闷热了三天之后,第四天的傍晚时分暴雨终于倾盆而来,一时间密集的雨帘从空中飞落,然后在屋檐上、地面上盛开一朵朵美丽的水花。

     大雨肆虐一夜之后翌日,蔚蓝的天空向人类展示着勃勃生机,宋灵犀推开窗户,雨后的清新空气瞬间消除了夏日的炙热与烦恼,院中道路均已漫上了水,满院牡丹被狂怒的雨打得聋搭着脑袋,无限心酸地脱下了艳丽的花瓣,而小草却是依然扬起坚韧的细茎,牢牢地依偎着大地,纵情的接受大雨的洗刷,窗口的那棵芭蕉树也被蹂躏得耷拉下了脑袋,残留的雨珠儿时不时的顺着芭蕉叶滑下,消失在地面的草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