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出府闲逛
    宋灵犀双手扶起芙蓉细声说到:“起来吧”

     “多谢娘娘”

     “你进了我东辰殿就是我的人,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我绝不会绕他”

     楚亦雲每次回王府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廊桥看他的鸟,没想到今日到廊桥看见的却是一地的羽毛和那只肉鹦鹉。

     肉鹦鹉看见楚亦雲急忙带着哭腔喊到:“王爷救命”

     这一刻楚亦雲感觉他整个人就要崩溃一般:“这是谁干的,谁干的?谁干的?”

     杨永匆匆跑去不远处的花圃里揪过来一个家丁:“快告诉王爷,这是谁干的”

     家丁战战兢兢的说到:“回王爷,是……王妃娘娘做的”

     “这个臭丫头是不想在王府混了吗?我的鸟也敢动”

     楚亦雲提起鹦鹉架直接冲进东辰殿一脚踢开宋灵犀的房门,将鹦鹉架砸在在宋灵犀正在吃饭的桌子上:“这是不是你干的?”

     宋灵犀放下筷子缓缓站起来:“是又怎么样?是它先对我无礼的”

     楚亦雲双手叉腰冷笑一声:“你当我傻呀,它只不过就是一只栓着腿的鸟它能怎么对你无礼啊?”

     “当时芙蓉和牡丹都在,不信你可以问她们?”

     楚亦雲真是被气的耳朵都能冒出烟来:“芙蓉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王爷,却实是红哥出言不逊对娘娘不敬在先”

     “出言不逊?它说什么?”

     “它说……美人给爷笑一个”

     虽说芙蓉说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但还是逗笑了一旁的杨永和韩鹏,楚亦雲简直不敢相信鹦鹉既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芙蓉又从来不说谎,所以他一下把气撒在了人身上,对着韩鹏、杨永吼道:“谁教它说的,是谁教它说的”

     因为韩鹏杨永站在芙蓉一起,便让宋灵犀觉得楚亦雲是针对的芙蓉,宋灵犀一把将芙蓉拉在自己身后:“你吼什么呢?凭什么对芙蓉这么凶,管好你的鸟这次只是小小的教训如果再有下次我就把它炖了”

     “你敢”

     “敢不敢试试就知道了,王爷慢走,不送”

     楚亦雲被被气得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来,只好提起鹦鹉架离开。

     牡丹看着楚亦雲带着愤怒的背影,不由得替宋灵犀担心起来:“小姐,王爷第一次来东辰殿你怎么就把他气走了,这以后……”

     “什么以后,我最见不得他这种仗势欺人的人了,芙蓉还好吧?”

     芙蓉很是诧异她都还没明白这事是哪儿跟那儿,她好好的站在这里能有什么事?

     “没事娘娘,其实王爷他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你们可能有误会”

     “没有误会,他刚刚对你那么凶就是证据,以后只要有我在你再不用看他脸色”

     “不是的娘娘,事情可能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了,你不用替他说好话,你先回答我,我今天有没有把他气到”

     “应该气到了吧,王爷他平常都不怎么发脾气的,但是娘娘王爷他……”

     “气到就好,时候不早了,你跟牡丹都去吃饭吧,我眯会儿”

     楚亦雲气冲冲的走在回太辰殿的路上,提着鹦鹉架的杨永试探性的问到:“王爷午膳吃什么?”

     “你觉得我还吃得下什么?气都吃饱了”

     韩鹏道:“王爷,好男不跟女斗,就我们家青儿那暴脾气你也知道,我要跟她计较早就一脚把她踹回娘家了,那我还不是什么都让着她是吧,您说哪有爷们跟自己媳妇儿怄气的”

     宋灵犀得知楚亦雲已经被她气到便在心里开始打起了她的小算盘,要想离开王府父亲和哥哥又不会被牵连的唯一办法就是拿到休书被赶出王府,那么要想被赶出王府的唯一办法就是不断的给楚亦雲找不痛快。

     可惜至从红鹦鹉事件之后楚亦雲就一直没有露面,时间就这样平静的过着,在东辰殿实在无聊得慌,宋灵犀懒洋洋的坐在秋千上手里拿着她最喜欢看的《大昌鬼魅札记》,但却总是心不在焉的看不进去。

     “牡丹,我们来到帝都多久了?”

     “十八天了小姐”

     牡丹一边回答着宋灵犀的话,一边像个孩子似的奔跑在花丛中自娱自乐的捉蝴蝶。

     “都十八天了?难怪我都有点想二娘她们了,你知道帝都长什么样吗牡丹?”

     “我也没出过王府呢小姐,估计跟洛阳差不多吧”

     突然宋灵犀跳下秋千将书扔在秋千上:“走,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齐王府占地足有五百亩之多大大小小的庭院二十一座,初来乍道的灵犀和牡丹根本就不识得出府的路,二人猛打猛冲的一阵乱走之后来到了一处名曰长生池的地方,池塘四周围了四五个家丁拿着一只长柄渔网好像在水里捞什么东西,杨伯站在一旁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好奇的宋灵犀便上前了几步:“杨伯你们在干什么呢?”

     杨伯回头:“原来是王妃娘娘,你们几个手里的活先放一放,快过来见过王妃娘娘”

     “无须多礼,你们这是……”

     “回娘娘,长生池中的锦鲤都是漂洋过海从扶桑来的极品鱼儿,娇气得很,小的们正在打捞池中腐叶以免影响了鱼儿的健康”

     “原来如此,我想出府走一走可我跟牡丹都不识得王府的路能否请杨伯带我们一程?”

     “娘娘哪里的话,老奴这就替娘娘引路,娘娘您请”

     宋灵犀才踏出王府大门,便是一阵清爽的河风迎面而来,原来王府对面的柳林后就是大昌国的护城河,府门外的一条青石板大道足够两辆马车并驾齐驱而行,由此可见这一条街住的应该都是朝中权贵,顺着青石板大道一直往前走,经过一道牌坊之后便进入了繁花的大街,宋灵犀回头看了看牌匾上是先祖皇帝亲笔所书的“厚德载物”由此可见这条临湖街住的应该都是些对朝廷有过贡献的人,难道楚亦雲住在这里也不会脸红吗?

     宋灵犀随意在繁华的大街上徜徉着,绚烂的阳光普洒在绿瓦红墙之间,突兀横出的飞檐,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粼粼而来的车马,那川流不息的行人,还有绵绵不绝的各种吆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