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抓周礼
    既然不能再回侯府,那就在这里从新制造一个侯府也不是不可能的,宋灵犀将王府大致走了一遍之后选定了几处作为改造的对象,其实王府与侯府最大的差别就是王府没有牡丹。

     所以牡丹当然是这次改造必不可少的,为此她专程花大价钱从花卉市场定了一万盆洛阳牡丹回来,一万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多得她的东辰殿根本放不下。

     至从一万盆洛阳牡丹进了王府之后除了楚亦雲的太辰殿之外整个王府大院就成了一片牡丹的海洋,各色牡丹争相盛开。

     前大院的假山拆掉之后原处盖起了一座八角望月亭,整个望月亭几乎没在牡丹丛中,每逢月明星稀之时落坐于此亭中,那才是一种真正的花前月下的意境。

     一个月后

     这一个月楚亦雲一直是躲在别院对外面的事充耳不闻,也总算是清净了一个月。

     一转眼到了小襄王的抓周礼,因为皇后特别宠爱这个和她同月生辰的小孙子所以特意将小襄王的抓周礼按排在宫里。

     而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少得了王妃出席,所以清净了一个月的楚亦雲不得不回去面对现实了,这一路上他都在反复思考他是不是应该服个软然后好好的跟宋灵犀一起生活,可如果宋灵犀不领他的情依然跟他对着干的话,他一个堂堂王爷岂不是很没面子,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来。

     “吁……”

     韩鹏跳下马车搬下马凳掀开车帘:“王爷,到了”

     楚亦雲走下马车径直走进了王府,前脚才刚迈进王府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又急忙退了出来抬头看了看王府牌匾,金色的齐王府三个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着光:

     “这是齐王府吗?”

     门口的侍卫回答道:“是的王爷。”

     看着满园的牡丹楚亦雲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宋灵犀还真是越玩越大,再这样下去整个王府非被她给拆了不可。

     芙蓉远远看见楚亦雲急忙跑回园中把宋灵犀从秋千上拉了下来,帮宋灵犀把发饰衣服都整理了一遍:“做什么呢芙蓉,我还没玩够呢!”

     “王爷来了”

     “来就来呗,又不是没见过”

     牡丹夺过宋灵犀手中的《鬼魅札记》:“把书给我,王爷好不容易回来你可不能再给王爷怄气了。”

     见楚亦雲走进东辰殿芙蓉和牡丹便识趣的退了下去,宋灵犀看到楚亦雲的那一刻心里突然变得有些紧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楚亦雲见宋灵犀今日收敛了些锋芒自然也就软了下来

     “最近还好吧,那个,明天是四弟家轩儿的抓周礼,你准备一下明日一早随我进宫”

     “哦,我知道了”

     “那,我先回去了明日晨时在王府门口见”

     “噢……”

     翌日晨时,宋灵犀手里拿着一个小木盒准时来到王府门口没想到楚亦雲已经早一步等在了马车旁,这一次她没有再对楚亦雲视若无睹上马车前还悄悄的看了他一眼,也就是这一眼让他踩马凳的时候踩偏了一点,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向一旁倾了去,楚亦雲一个箭步上前揽住了宋灵犀的细腰:“小心”

     宋灵犀尴尬的回了句:“谢谢”

     从王府到皇宫两人依然是一句话也没说。

     今日长乐宫中甚是热闹,除了皇上、皇后,还有一众比较受宠的嫔妃及襄王的兄弟姐妹还有罗木兰的娘家人也来了,皇后抱着小襄王简直是爱不释手。

     楚亦雲和宋灵犀走进长乐宫,一直来回应酬的楚亦恒和罗木兰来到他二人面前

     楚亦恒拱手:“多谢三哥,三嫂赏脸光临,里面请”

     楚亦雲扬起嘴角:“襄王殿下官腔打得不错,我侄儿呢”

     罗木兰道:“在母后那里呢”

     宋灵犀把手上的木盒递给罗木兰:“这长命锁是我……们送给轩儿的,祝轩儿长命百岁!”

     一旁的楚亦飞调侃道:“不错嘛,我们三弟有了媳妇儿就是不一样了,我们家睿儿、琳儿周岁的时候三弟可是什么也没送过的”

     太子妃张子嫣也过来凑了把热闹:“可不是嘛,我们家垒儿、俊儿、熙儿还不是一样连三叔家的绣花针都没见着一根”

     楚亦雲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没事,该补的都补上,一并补上”

     张子嫣抿嘴一笑:“这还差不多,你们先去见过父皇母后吧”

     楚亦雲带着宋灵犀给皇上皇后行礼后,正想跑去找兄弟们好好聊聊的时候却被皇后叫住了:“来,你俩坐到本宫身边来”

     皇后把小襄王递给奶娘之后看着宋灵犀说到:“灵犀啊,你到王府有一个多月了吧?”

     “已经快到两个月了母后”

     “是嘛?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都快两个月了,最近身体还好吧?”

     “多谢母后关心,灵犀身体一向很好。”

     皇后指着宋灵犀的肚子道:“那肚子呢?”

     宋灵犀倒是回答得干脆还一本正经的说到:“肚子也挺好的母后”

     楚亦雲知道皇后所指的并非这个意思,听了宋灵犀的回答楚亦雲刚喝进嘴里茶又立刻喷了出来。

     皇帝摇摇头道:“你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在灵犀面前也不知道注意点”

     “对不起父皇,喝得太急了”

     宋灵犀将手中丝帕递给楚亦雲并关切的问到:“没事吧?”

     “没事”

     从两次家庭聚会中宋灵犀已经看出来,皇帝对楚亦雲和楚亦飞的态度明显要淡些,说不上不喜欢但是却不比对太子和襄王那般宠爱。

     皇后笑道:“你这还孩子,这么多年是最不叫人省心的了,灵犀已经进府快两个月了什么时候能给母后好消息啊”

     楚亦雲把宋灵犀的手帕揣进怀里道:“这个事情不着急母后,他急也急不来是吧”

     “什么叫不着急啊,太子有三个孩子,越王有两个孩子,今日襄王的孩子都满周岁了,襄王妃还又已经有孕在身可谓双喜临门,你呢?你什么时候能让本宫抱上孙子啊?”

     楚亦雲牵起宋灵犀的手道:“我们正在努力,母后我带灵犀去跟嫂嫂们聊聊天”

     楚亦雲冷不防的将手握着宋灵犀的手时,她只觉得心中小鹿乱撞,慌乱中尽忘了挣脱一直被牵出皇帝皇后的视线楚亦雲才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