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御赐良缘(中)
    宋奕回到府上连茶都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宣旨的公公就来到了侯府

     “定远侯宋奕听旨”

     “宋奕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定远侯宋奕有女初长成,品貌端正,贤良淑德特赐婚于齐王为妃,即日进京完婚,钦此”

     十日前

     在湛蓝的天空下,大昌国皇宫那金黄色的琉璃瓦显得格外耀眼,金銮殿内,拱檐、额枋、梁柱,装饰着青蓝点金和贴金彩画。正面是十二根红色大圆柱,金琐窗,朱漆门,同台基相互衬映,色彩鲜明,雄伟壮丽。

     卯时初,皇帝楚应雄坐在纯金打造的龙椅上接受满朝文武的朝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待众大臣平身后,太监李公公扯着嗓门喊到:“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臣户部侍郎何兴有奏,启禀皇上至今日全国各地贡粮已悉数纳齐,唯有洛阳定远侯宋奕已连续两年以旱灾为由拒交贡粮”

     “可有实地考察,洛阳是否连年旱灾?”

     “回皇上,据探子报洛阳确实已旱灾两年,只是恐不至于交不出贡来,据说定远侯还有招兵买马之嫌,似乎定远侯已有不臣之心”

     “荒唐,定远侯南征北战数十年他手中二十万大军乃是我大昌国之根本,岂是一句据说似乎能定罪的”

     兵部尚书刘昌汝道:“皇上所言极是,但何大人所担心之事也不无道理,臣有一计”

     “说”

     “据说宋奕原配夫人早逝,膝下仅有一儿一女,长子便是皇上钦封的虎威将军宋致远,女儿宋灵犀不仅才华出众更是有着洛阳第一美女的称号,宋奕对这个女儿是宠爱有加,如今此女正逢双十年华却一直待字闺中,皇上可将宋灵犀纳入后宫为妃,一来从此宋奕即为皇亲国戚方能使其收敛不臣之心,二来宋灵犀进宫宋奕自是明白质子在京凡事他也会三思而行”

     左丞相张骥道:“倘若宋奕真有不臣之心只怕他也不会顾及这个女儿的性命,最糟糕的是如若这个宋灵犀是细作的话那皇上岂不是更危险。”

     皇帝想了想双手一拍大腿:“好了,两位爱卿说得都有道理只是朕年事已高身体每况愈下,已无心再纳妃,就将这宋灵犀赐婚与皇子吧,诸位爱卿以为哪位皇子最合适?”

     右丞相肖禹良道:“太子与诸位已过弱冠之年的皇子均已有正妃,先不说宋灵犀是否如传言般才华横溢,美貌出众,但毕竟宋奕有着富可敌国的家境,手握二十万重兵还有侯爵在身,如果他的女儿入京只能做皇子侧妃老臣以为怕会适得其反”

     刘昌汝道:“肖丞相所言也正是下官所担心的”

     皇帝不慌不忙的说到:“爱卿此言差矣,齐王加冠五年且尚未立正妃,难道爱卿都忘了吗?”

     刘汝昌尴尬的摸了摸额头,这表情分明就是说做齐王妃还不如做其他皇子的侧妃,虽说这名声不怎么好可毕竟人家是龙子龙孙,大臣们也不好说什么。

     “传旨,定远侯宋奕之女灵犀年芳二十,秀外慧中贤良淑德特赐婚于齐王为妃,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越王府

     一片欢歌笑语,婀娜多姿的舞姬,五颜六色的水果,香醇浓厚的进贡美酒搭配各式山珍海味,这场宴会算是奢侈到了极致,其实这不算什么,在繁花的帝都每日都会有无数场这样的宴会,今日东道主乃是皇后次子越王楚亦飞,越王是名副其实的闲王,每日里除了吃喝玩乐基本无所事事,不过越王颇具才华他也是诸位皇子中才华最出众的一位,所以看上去整个人倒是温文尔雅颇具书香气质的,越王正妃是左丞相肖骥之女,肖芸,或许因为不想让太子觉得他是威胁所以从来不议朝政,不说政治。

     右边的空位应该是为还未下朝的太子准备的吧,太子席位旁坐的便是让大臣们提起就摇头的皇后三子齐王楚亦雲,楚亦雲有着如雕似刻般分明的五官,有棱有角的脸俊,从外表看是极为的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厚薄适中的红唇不时漾着令人头晕目眩的笑容。如果说楚亦雲这张脸排第二的话那是没人敢称第一的,只可惜在皇子之中乃至于在整个帝都的王孙公子之中,齐王的坏名声那都是能上榜的。

     据说这生活是极其的糜烂,不立妃,不纳妾,就喜欢青楼窑姐,那是夜夜留宿花街柳巷,也是唯一一个时常留宿青楼的皇子,不过逛窑子的时候他不是齐王,只是帝都富商齐公子,这皇家的颜面还是要的,大臣们也不好点破毕竟人家老娘是皇后,老爹是皇帝,兄长是太子,弟弟裕王还兼职兵部侍郎,所以他的刺头大臣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到皇帝那里告状的生活作风有问题的明明是齐公子又不是齐王楚亦雲是吧。

     楚亦飞左边的空位便是是留给襄王楚亦恒的,楚亦恒旁边坐的是还未成年的公主楚亦星,十五岁的楚亦星那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

     为何五兄妹都能生的这般好看的原因在于皇后,皇后出生不算高贵,他父亲只是平民富商在民间邂逅当年还是太子的皇帝后,太子便被皇后的的绝美容颜所吸引随即将其接进东宫封为侧妃,那时候皇后一度被认为妖妃,太子登基后她做了皇后还一口气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以至于这么多年她的皇后之位都是坐得稳稳当当的。

     亦星公主无论是对这些舞姬的舞姿身段,还是姿色都是没有一丝兴趣的,或许这就是同性相斥的哲理吧,所以她从一进门就吃,吃饱喝足便打起瞌睡来,眯了一个会还是无聊便悠闲的嗑起了瓜子不停的磨皮擦痒。

     对面的楚亦云调侃道:“这才一个时辰不到,小妹你就换了十几个姿势了,屁股底下有针啊?”

     “坏三哥,讨厌”

     楚亦飞道:“小妹说得对,就你三哥最坏,你看他看着这些波斯舞姬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楚亦星小嘴一撅道:“什么波斯舞蹈,不就是衣服比我们穿的少点吗,其他的还不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