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血妖再现
    转眼间在山洞的日子过去了七十二天,还有九日就是洞口三玄星门阵解开的日子,但齐墨和沐湘儿已经不是那么担心了。因为洞外的虎妖已经彻底沦陷在齐墨的厨艺中,每日还会主动带着食材来山洞求食,偶尔还会驱赶来一些二三阶妖兽,与齐墨联手杀之。

     齐墨也在这段时间使出浑身解数表演了各式各样的烹饪技巧,喂得沐湘儿和虎妖是好不满足。

     实际上就算齐墨现在带着沐湘儿离开山洞,那虎妖也绝不会下杀手。只是不知道虎妖会不会为了将自己的厨师继续留下,而将他们丢回山洞就不得而知了。不过,齐墨之所以不带沐湘儿离开这里寻找出山谷的路,则还有另一个原因——这段时间齐墨在周围打探下来,发现了山谷诡异之处!

     首先是之前频繁发作的地震,已经近二十日没有出现过了。其次,杀死妖兽之后会出现的血妖,从齐墨和虎妖联手杀死秃鹫妖那一日开始至今,也没有出现过了。这让齐墨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其中缘由,暗自猜测莫非是搜集妖血搜集够了,还是这邪门的山谷恢复了正常,所以血妖和地震都没有了?

     但这结论很快就被推翻了。

     齐墨在突破剑诀十八重后,不仅能够离开沐湘儿的距离更远一些了,同时也终于摆脱了“阿拉丁神灯”的造型,剑灵之身终于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形”模样,只可惜他的御剑术同样只能“御”青剑分身,对本体却是没有任何作用。并且在他化身剑灵之身后,虽说没了脚下与青剑本体连接的那道一两丈长的灵气,但剑灵之身依旧无法离开青剑本体两丈远,这也是为什么剑灵之身无法“御”青剑本体的原因。试想一下,齐墨将本体青剑御剑飞出三四丈远,然后他剑灵之体立马就被拉扯过去,那画面有多滑稽!

     不过齐墨剑灵之身后,由于意识已是在灵体之中,所以本体青剑也无须他控制,自会悬停在他身边。况且虽说无法御剑本体,但是持剑却没任何问题。

     如此一来,一手持剑,一手捏诀施法,倒是让齐墨的实战能力提高不少。

     齐墨想着一边斩杀妖兽,一边寻找出谷的路,借此熟练自己的剑灵之身。

     结果一日外出斩杀妖兽时,竟然在林子里碰上了血妖,不是被他斩杀的妖兽变化而成的血妖,而是地面裂缝红光一闪凭空出现的血妖!这些血妖同样不会受法术的伤害,但持续的时间不长,不到半个时辰就会化作一滩血水,但很快又会从地面的裂缝中出现。

     不过这些血妖似乎只在一定区域内活动,每每追着齐墨离开了一定区域,它们便会放弃追击齐墨而返回自己的区域。

     再后来,齐墨除了发现一些妖兽血妖外,竟然还出现一些“人形”血妖,那些血妖的装扮有的像武师,有的像修士,直到齐墨看到一个“熟人”,一个同为寻药队伍的修士,齐墨才认定这些“人形”血妖便是之前和他们一起进入一线天的武师和修士。

     也就是说,除了妖兽,人在这一线天中死了后也会变成血妖!

     因此,齐墨也不敢贸然让沐湘儿出山洞进入这片林子中,唯有等他找到离开一线天内谷的万全之策。

     这日,齐墨正在山洞中炼化体内吸收的妖气,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虎啸,正是自己门下那位“食客”虎妖发出的声音。

     齐墨心想,莫非这虎妖又打算驱赶什么妖兽过来?

     他和虎妖和平共处的这段时日,虎妖为了享受美味大餐倒是干过不少驱赶妖兽到山洞的事,齐墨也因此获益不少,这会儿一听到虎啸,便蹿出山洞。

     不料前方山林里,只见一道白影狼狈的逃窜出来,甚至一个重心不稳,在地上翻了好几圈滚到齐墨跟前。

     齐墨瞧见虎妖浑身是伤,流血不止,心下大骇:“臭老虎,你惹了什么大妖不成?”

     虎妖挣扎一下想要爬起来,岂料这时,林中“嗖嗖嗖”蹿出数道红影。

     “卧槽!”齐墨一瞧全是血妖,抬手施展身外化身,让分身青剑去牵制它们,然后立刻让本尊驮起虎妖就往山洞方向跑。

     一边跑,齐墨一边喊道:“丫头!开阵门!”

     沐湘儿瞧见齐墨身后跟着一大片血妖,赶紧念起控制三玄星门阵的口诀放齐墨与虎妖进来,然后又念决封住洞口。

     “砰砰砰——”那些血妖撞在三玄星门阵上,炸出一团团血花落在地上,但很快又凝结起来。

     齐墨问:“丫头,有止血的药吗?”

     沐湘儿点头:“有。”

     齐墨皱眉看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虎妖,道:“赶紧给它敷上,它这血照这样流下去,不出一炷香就血尽而亡了。”

     “好。”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沐湘儿也没一开始那么害怕虎妖了,便按齐墨所说,取出止血药粉撒在虎妖身上。

     齐墨看着洞外不断冲击三玄星门阵的血妖,心道这血妖果然是朝山洞这边扩展来了吗?那虎妖肯定是在周围捕猎妖兽时碰上了它们,但以虎妖智慧肯定不知道这些血妖是打不死的,所以才会受如此重的伤!

     按照之前搜集的信息,这些血妖最多持续半个多时辰,三玄星门阵虽然挡得住血妖一时,但这些血妖化作血水落入地下后,要不了几个时辰就会在消散的地方重新聚集成血妖。

     也就是说,血妖最后肯定是在山洞口消散,但也会在山洞口复活,这里显然不能久留了!

     半个时辰后,果然如齐墨所料,那些血妖化作一滩血水落入洞口前的地面里渐渐消失了,但两个时辰后,消散的血渍再次凝聚起来,化作一只只血妖在洞口前飞舞。

     沐湘儿从第一次见到血妖心里就很疑惑这些打不死打不伤的怪物到底是什么,这会儿又见到它们,忍不住问道:“小宝……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齐墨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肯定和之前山谷中的几场地震有关。”

     “那……它们一直守在洞口,我们该怎么办?”沐湘儿有些着急。

     齐墨沉吟道:“血妖……血人……或许这些玩意儿就是昊王爷搞出来的,我们可能是被他故意引到这来的……丫头,你还记得吗,你们原本有十几人来到这一线天,但在进来之前,前面却还有一波人,昊王爷却告诉我们那些人是进来历练的修士,但我们进来这么久,除了那被血妖杀死的孙一剑外,再无见到别的修士!倒是之前我在寻找离开山谷的路时,碰上了不少人形血妖!”

     沐湘儿惊讶道:“你说那些血人就是……那些修士?”

     齐墨将所有的信息串联起来,终于想明白了:“对,怕是那昊王爷在这山谷中布上了什么邪恶的阵法,又或者是这一线天山谷本就是邪门之地,你们这些修士和武师不过是被故意放进来喂食血妖的食物罢了!”

     沐湘儿捏着小拳头狠狠道:“这群坏人竟然害我们修士,待我回去禀明爹爹,定要他们好看!”

     齐墨翻翻眼,心道小丫头你能活着离开一线天再说吧!

     五天后,那虎妖身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齐墨飘到它旁边,拍着它脑袋笑道:“臭老虎,这几日我们不仅治好你的伤,还附带包吃包住,算是仁至义尽了,瞧你现在伤也好了,便自行离去吧,我们也要离开这里了!”

     靠在虎妖身上休息的沐湘儿一听要离开这里了,心里有些不舍:“小宝,我们要走了吗?”

     齐墨点头:“三玄星门阵最多再持续两日,但这附近出没的血妖越来越多,这里已不是安全之地。昨日我找到一条血妖稍少一些的路,既然早走晚走都要走,不如早些离开!”

     虎妖这些日子与齐墨斩杀了不少妖兽,吞噬了不少妖丹,实力较当初刚见到齐墨时提升了不少,再加上它本就是妖丹妖兽,已是开智期间,这段时间和齐墨二人相处下来,也渐渐能听明白部分人语。

     一听齐墨二人要离开,也颇有些不舍的站起身低吟一声。

     一人一剑一虎从一开始的仇视,再到成为“烤肉朋友”,虽说有齐墨的设计在里面,但这两个多月的日子里,两人一虎相处的也算融洽。再加上齐墨还从血妖的手中救了虎妖,也更加拉近了与虎妖之间的关系。

     沐湘儿依依不舍的抚摸着虎妖洁白的绒毛:“小宝……我们可不可以带白老虎一起走啊……”

     齐墨心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他之前趁沐湘儿在御剑门藏书阁中学习的时间也翻过不少典籍,驯养妖兽的修士也不是没有,何况紫霄界隐世的四大宗门里就有一个擅长驭兽的门派叫驭兽斋……

     对了!

     剑主空间那一堆卷轴里,不就有个驭兽的法术吗?

     “丫头,你们先等着,我去拿个东西。”说完,齐墨“嗖”一下钻进青剑里,在剑主空间里的卷轴中翻来覆去的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