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无休止的死亡
    看着眼前,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尽管自己已经在这里轮回过无数次。易无邪看着远处耸立的高架桥皱起了眉头。

     以往每次的轮回自己的记忆都会消失,但这次却带着所有的记忆。他感觉非常的奇怪,还有就是心里突然多出来的感情。

     走在路上,左右都是商店与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但在他的眼里这一切都是无比的渺小与空虚,每个世界中这群人都是这样,如同机械一般运作着。

     在一家咖啡店前,他停下了脚步。从橱窗向里望去,在咖啡店靠里的位置上坐着两个女孩,菲菲与紫月。

     不过紫月的外貌发生了改变,她如同天上的仙子。易无邪这次因为带有前面的记忆,所以他知道这个世界的紫月在哪里。

     当他刚要进入咖啡店时,背后突然出现了一股凉意。经历过无数次的死亡,他知道这股凉意的来源。

     黑衣人。他在马路的对面,易无邪与他对视着。单手缓缓举起,指向了易无邪。易无邪就地一滚,身后咖啡厅的门爆炸开来。

     周围的人惊叫着四处逃散。黑衣人跨出了一步,“我说过,不管你轮回多少次我都会找到并杀了你,我是无处不在的!”双音重叠。

     世界化为了黑白色,时间又一次冻结。易无邪冲进了店内,紫月与菲菲一脸惊愕的看着冲进来的易无邪。

     “来不及解释了,不想死就快逃。”易无邪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桌子瞬间炸开。黑衣人穿过玻璃向这里走来。

     “快走!没时间了!”易无邪拉起已经吓傻的两人向咖啡店的后门冲了出去。“为什么不直接杀掉他们。”黑衣人女声问到。

     “猎物,就该让他逃,让他知道自己逃不了后的绝望,乖乖的等死。这样不是更有趣吗!”男音回答。

     “喂,可以放开了吗!”甜美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抱,抱歉。”易无邪放开了牵着紫月的手。“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了吗。”菲菲耸了耸肩。

     “你们不记得我?”易无邪皱眉看着眼前两人。“记得,记得什么?我们才刚见面,而且是你硬拉着我们跑的。”菲菲一脸嫌弃的看着易无邪。

     “菲菲,别说了。”紫月摇了摇菲菲的胳膊。“行行行,我们走吧,说不定这家伙和那个穿黑衣服的是一伙的。”菲菲撇了一眼易无邪。

     拽着紫月向前走去。“等等!”易无邪冲到了她们面前拦了下来。“如果你们从这巷子里出去被那家伙发现了一定会死的。”易无邪看着菲菲身后的紫月。

     “我看是你脑子有病吧,我们根本不认识,你在这样骚扰,我就叫警察了。”菲菲一把推开了易无邪,接着向巷子外走去。

     “其实,其实我是从未……”一股窒息的感觉包裹住了全身,心脏仿佛在渐渐的停止跳动,一双手轻抚着那颗跳动的心脏。

     时间仿佛停止了,四周静得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如此的脆弱,像是在警告,双手对着心脏轻轻的一用力。

     易无邪脸色苍白的倒在了巷子深处,满脸的汗水。他大口的想呼吸新鲜的空气,但那双手渐渐用力,窒息感越来越强烈。

     当意识越来越模糊时,那双手消失了,世界又恢复了过来。易无邪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股死去就活不过来的恐惧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深处。

     回过神来,菲菲已经带着紫月跑远了。“可恶!”狠狠的朝地上锤了一拳,易无邪起身向她们跑的方向追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次的轮回会这种说不出的反差感,为什么这次只有自己有记忆,为什么自己不能说出真实。

     太多的疑问挤满了他的脑袋。看着周围,又是这种违和感,这个世界仿佛在排斥着自己,厌恶着自己。

     对,没错,这个世界在排斥着自己。看着自己忽影忽现的双手。“难道这就是你说的代价吗?被世界所排斥,然后永远的消失。”易无邪停下了脚步苦笑的看着渐渐变得模糊的四周。

     不,不可能。这里不是第六扇门,这里只是第一扇门,自己也什么也没做。世界不可能排斥。摇了摇头,易无邪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大。

     “既然有这么多疑问,那就带到轮回里思考吧。”话音一落。一把黑色的镰刀飞舞下来,易无邪侧身想躲开,不料镰刀跟着他改变了方向。

     一声惨叫,一条断臂带着满天的鲜血飞起。世界不知何时已经化为了黑白色。易无邪捂着断臂痛苦的在地上惨叫着。

     “啧啧啧,多么美妙的画面不是吗!”男音对着易无邪问到。“真是恶趣,你打算将这里染成红色的吗。”黑衣人女音问道。

     镰刀挥舞,从易无邪的右臂惯穿,将他提了起来。“的确,你不觉得这里全是黑白色的很单调吗,这里刚好有现成的染料。”黑衣人男音阴阴的笑到。

     “混蛋!”被挂在镰刀上的易无邪忍着疼痛大吼着。“马上你就可以闭嘴了,不过会有点痛罢了。”说完,黑衣人举起了镰刀。

     易无邪被狠狠的甩了出去,黑色的光影一闪。鲜血从他的胸膛喷涌而出,易无邪在空中惨叫着。“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多么美妙的交响曲啊!”黑衣人疯狂的大叫着。

     镰刀快速的飞舞着,易无邪在空中惨叫着,“还要更多,还要更多,还要更多~”黑衣人陷入了疯狂。

     鲜血,惨叫,狂笑,为这个黑白的时间添加了阴沉的颜色。最后一次挥舞向易无邪的脑袋袭去。

     一声惨叫,易无邪惊恐的睁开了双眼。看着惨白的天空,仿佛在嘲笑着自己的无能。原来是梦吗,看着自己躺着的巷子,易无邪向菲菲与紫月追去。

     镰刀飞舞,易无邪向前倒去,双腿被齐齐的砍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黑色大衣,看着那把黑色的镰刀,易无邪惊恐的大叫着向后爬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一定是梦,这一定是梦。易无邪双眼通红的向前爬着,想尽快的逃离,从胸口传来的冰冷,从双腿传来的疼痛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你永远也逃不掉。”双音一落,镰刀顺着易无邪眼睛砍了过去。

     “啊~”易无邪捂着眼睛又从巷子里惊醒了过来。看着苍白的天空,周围的环境。一切都是那个模样。

     他双眼充满了惊恐,看着远处,镰刀的声音仿佛就在他的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