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轮回,轮回
    他现在能确定,刚才那一切不是梦。真实的疼痛感,心悸的恐惧感,真实得不能在真实。

     而自己已经死了两次。捂着还在泛疼的眼睛,冷汗不断的冒出。自己应该早就麻木了这种死亡的感觉。

     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内心却如此的恐惧。抬头看了看巷子,这次死亡没有回到当初的那个空间。

     一切变得那么的不同,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巷子的出口,他的内心恐惧了。那种被冰冷的铁片贯穿胸口的感觉他不想在尝试。

     离出巷子只有一步之遥,但无论如何都无法跨出这一步。对,自己开始恐惧了,恐惧黑衣人,恐惧死亡带来的疼痛感。

     “可恶,可恶,可恶……”易无邪一拳又一拳的捶着墙壁。“哈哈哈哈,我在恐惧什么,反正死了又会活过来的,对,死了会活过来的!”

     安慰着自己,慢慢的跨出了巷子。“这不没事吗,哈哈哈哈,不会有事的。”向着紫月跑的方向走去。

     每一步都在考验着他的心理,因为那把黑色的镰刀不知会在什么时候夺走自己的生命。

     易无邪感觉每一步都那么承重,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感觉腿已经软了。

     不知道什么汗水已经将衣服浸透。“咦!表坏了?”这时路过易无邪身边的一个男人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惊讶的叫到。

     易无邪感受到了什么,惊恐的向身后望去。那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反射性的双手互助的头。

     两条手臂飞了出去,世界又一次的变为了黑白。“混蛋,混蛋,混蛋~”易无邪痛得怒吼起来。

     镰刀在地上拖出了一个弧形,黑衣人不慌不忙的向他走来。“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哈哈哈~对,就算死了也会轮回过……啊~”

     自言自语的还没说完就发出了惨叫。镰刀钉在了他的小腿上,破碎的骨头外漏。往后一拉,小腿被分成了两半。

     易无邪疼得脸色发白。“只是这种程度你就受不了吗。”黑衣人男声阴沉的问道。

     “你这……你这混蛋。”汗水模糊了双眼,又是一刀,腹部被切开。“啧啧,看看这是什么,你的内脏!”镰刀钩出他的内脏。

     “啊~你这疯子,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易无邪看着面前的恶魔痛苦的吼叫着,嘴里的鲜血喷涌而出。

     “哼哼哼~哈哈哈哈~对,对,你说的很对,我就是一个疯子,哈哈哈哈~”黑衣人单手捂着脸上的面具仰天大笑起来。

     易无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快点结束吧,结束自己的生命,不想在如此痛苦。

     看着眼前自己的内脏,看着自己残缺的身体,疼痛渐渐麻木,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失。

     从未感觉死亡是如此的美妙,如此的轻松,真的想就这样不在醒来。:呐,快将镰刀举起结束我的生命吧!他的心里如是想到。

     和他想的一样,黑色的镰刀高高举起,黑衣人如同收割着人命的死神,全世界都是黑白的,自己的鲜血为这个世界染上了一抹通红,如此的耀眼绚丽。

     苍白的天空又一次的映入眼帘,充满了血丝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他已经没有力气在站起来了。

     阳光也是如此的苍白无力,照在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慢慢的抬起了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又无力的垂下。

     “又是这里吗,无法从新选择门了吗。”易无邪靠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

     仰天一声怒吼,他已经受够了,受够这种无言的折磨。“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死了就一直睡下去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我却要醒来,带着所有的记忆,带着所有的恐惧醒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易无邪双手捂着脸,他哭泣了。

     什么能力也没有,什么东西也没有,有的只是他一个人,与那无数次的轮回。如同无尽的折磨。

     “我只是一个人,我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到底,到底拿什么去拯救你!”放开捂着脸的手。

     他再次看向了巷子的出口。只要踏出这里去追她们,那么自己一定会被那个黑衣人杀掉。

     想起黑衣人,易无邪打了个冷颤,说是杀掉,还不如说是被折磨而死。他知道他在恐惧的是什么,不是死亡,不是黑衣人。

     而是在死亡前等待死亡的时候,疯狂的笑声,满地的鲜血,一地的内脏,看着自己的内脏被把玩,他恐惧着。

     无法,自己无法在踏出这里一步。看着前方的出口,易无邪双眼充满了恐惧。“哼哼哼~哈哈哈哈~我不是不会死吗,我在害怕什么,

     害怕死亡吗,我是在害怕死亡吗!哈哈哈哈~”易无邪靠着墙仰天大笑了起来。“只要避开那条路就行了,对,只要避开那条路。”从新踏出了巷子。

     看着她们逃走的方向,易无邪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一路走来,那冰冷的刀锋没有再出现。

     易无邪紧绷的身体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就在他要松一口气时一个男人从他的身边走过。“咦!表坏了?”

     听到这句话,易无邪刚松下来的身体僵硬了起来,腰间一阵寒风袭来。还没反应过来,他看到了自己的下半身在自己不远处。

     漆黑的镰刀如同催命的符咒紧跟着他的脑袋砍来。血,又一次的染红了这个黑白的世界。

     这次他想叫出声音,可惜已经叫不出来了。镰刀从喉咙贯通,张开嘴巴只是一滩滩黑色的血沫吐出。

     双手紧从喉咙贯通的镰刀,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哈哈哈哈~看看,如同一块肉被挂案板上,多么的可悲。”黑衣人双音嘲笑着

     易无邪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任何话,镰刀飞舞,黑暗再次降临。

     幽静的小巷少年又一次的醒了过来。他平静的看着前方,那是巷子的出口。他已经可以确认的是当那个男子出现时黑衣人也会出现。

     不管走到哪里都逃不掉吗。“哼哼哼~那么,换一种方法呢。”易无邪用手将额头上的刘海抚了上去。

     眼神狰狞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