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悲惨的世界
    索尔城,原本和平祥静的一座城,如今放眼望去,那是一片炼狱。

     菲菲如今已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亲人离开了自己,易无邪也不知道在哪。她的内心无比的害怕。

     坐在墙角,抱着膝盖,双眼无神的看着面前冰冷的尸体。耳朵里听到的是长剑没入肉体的声音,无数的惨叫声。

     骑士发现了她,策马向她冲去,长剑在火光的照耀下无比的耀眼。

     在城的另一边,少年皱了皱眉头。慢慢的苏醒了过来,左臂的疼痛使他意识清醒。自己被倒塌的房屋压在了底下。

     他望着周围,瞳孔渐渐放大。映入眼帘的是地狱,而不是那个自己所熟悉的索尔城。

     “妈妈,菲菲!”易无邪转头看向了自己家所在的方向,那里,满天的火海,映红了漆黑的天空。

     “混蛋!”易无邪想往家里敢去,但巨大的石块死死的压住了他的左手,当他想挣脱时,那种刺骨的疼痛使他无法动弹。

     “把所有的尸体运到城中心,为了国王不死的祭祀准备开始。”冷冷的话语,易无邪在废墟下面听得一清二楚。

     “城内所有的祭祀品都清理干净了,没有漏网者。”易无邪轻挪了一下身子,从废墟缝中他看到了那些满身是血的骑士。

     随着视线移动,他看到了那辆马车。时间仿佛突然的静止,“终于找到了,我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想起。

     他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他看到了菲菲,他看到了父亲,他们满身的鲜血,绝望的眼神看着自己,责怪着自己。

     当他意识回到现实时,骑士们已经走远了。要去救他们,要去救他们,心中不断的呐喊着。

     他使劲的往外挣,想挣脱压住自己的巨石。“呃~啊~”疼痛使他痛苦的叫了出去,满头的大汗。

     心中的那股不安感越来越强烈,少年也越来越焦急。但不管怎样往外拉扯,自己却移动不了半分,而且那股疼痛一阵阵的刺激着大脑。

     “可恶,可恶,可恶!”易无邪满脸的狰狞,焦躁不堪。突然,他看到了身边那些带有棱角的石头。

     伸手捡起了一块,看了看自己被压着的手臂,又看了看手里的石头。不断的喘着粗气,你到底在犹豫什么,疼痛吗,还是可惜这条手臂。

     这条手臂已经废了,她们还等着你,你是男子汉你必须去保护她们,你个懦夫,你个胆小鬼,难道就想这样活下去。

     “啊~”易无邪猛的闭上双眼,手中的石头重重的落到了被压住的手臂上,石头脱手而出,他抱着被压的手臂疼得跪在地上,眼泪不禁涌出。

     他不敢叫出声,怕被那些骑士听到后回来找到他。疼痛感渐渐缓解了下来,脑海里闪过她们那残酷的画面。

     毫不犹豫,从周围捡起了一段木头咬在嘴里。石头再次举起,重重的落了下去,手臂骨头被砸的声声作响。

     咬着木头的牙齿深深陷入了进去,嘴里满是血腥味,一次,两次……不知道用石头砸了多少次。

     易无邪不敢看,他也没心思去看。疼痛不断的侵蚀着大脑,好几次他都要疼的晕过去,但一响到她们,手里的石头变加大了力量。

     终于,易无邪扔掉石头,往后一拉,断臂被拉了出来。少年死死的咬着木头,抱着断臂在地上滚动着,泪水糊满了脸颊。

     当疼痛感减弱,易无邪撕下了自己的衣服,将断臂给包了起来。吐出嘴里的木头,嘴里尽是鲜血。

     一脚蹬开了盖着自己的废墟,他像家的方向跑去。“不要有事,不要有事。”一边跑,易无邪嘴里一边的念叨着。

     他看到了自己曾经玩耍摸街道,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还有满地的残肢断臂。越是这样,他的内心越绝望。

     终于来了家的门前,不,眼前的这堆废墟已经不能称为家,只是一堆废墟而已。无力的跪了下来,右手颤抖着抓起了一把碎片。

     仰天一声悲痛的叫喊,少年跪着像废墟前进,右手不断的挖刨着,双眼渐渐模糊,泪水从里面低落到了废墟中。

     他疯狂的挖着,磨破了膝盖,磨破了手指。但他却没有停止,他看到了一只手,那是一只肥厚的大手。

     城主,他被埋在了废墟下,少年满眼的绝望。从口袋里摸出了城主给他的糖,上面沾满了鲜血与尘土,慢慢的拿了一颗,放在了嘴里。

     很甜,这胖子没吃就全部拿给我了。易无邪流着泪,笑着。把剩下的糖慢慢的放在了那只宽大的手掌里,“我不会说你是猪猡了!”

     慢慢的起身,他必须赶到城中心的广场。那群骑士把一些尸体全部堆积到了那。他要去确认,确认她们是否还活着。

     火海,吞噬着这个城镇。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如果说地上的那些肉块是尸体,还不如说是被剁碎的猪肉一般。

     从城镇中心到尽头,地上全是暗红的血液,火堆中还不时散发出肉香。哀嚎的惨叫声响彻着整个天空。

     无数的马蹄声践踏着这里,刀锋砍进肉体的声音,骨头被劈碎的声响。充满了满足与快感的笑声。

     哭喊的婴儿随着破空声嘎然而止,妇女绝望的悲叫,为这地狱般的世界上演了一场华丽的地狱之歌。

     易无邪奔跑着,他不敢停下。只要看到周围的事物,他的心里就无比的难受,感觉自己的肺快要炸了,呼吸时都能感觉得到疼痛。

     脚裸突然被抓住,“救……救救我……”看着抓着自己脚裸已经断气的士兵,他的下半身已经不在了,拖着肠子,渴求着救赎。

     挣脱了这冰冷的尸体,继续向着某个方向继续奔跑着,感觉自己的肺已经快要炸了,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的像着前方奔跑。

     终于,他在堆积如山的尸体旁停了下来。尸堆上面插着一面血红色的大旗,令人恐惧的黑色骷髅图案,猩红的双眼仿佛嘲笑着这个世界。

     他看到了尸堆上的最顶点,那是一个水晶棺材,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上面涂满了鲜血,它似乎在呼唤着自己。

     少年没有管这种感觉,他气喘吁吁的爬上尸堆,千万不要找到,心里默念着。他不停的翻着尸体,不停的翻着。

     一抹银色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银白色的长发上面沾满了红色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