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无法传达的思念与离别
    大地在颤动,骑士看着冲进来的兽人毫不畏惧。马上整理好阵形,程一字冲向了兽人,来回几个回合,兽人变被打的溃不成军。

     “没有大脑的野兽,浪费时间。”一个骑士刚嘲讽起来,他就看到了他的身体。高大的身影遮挡住了夕阳下的光辉,震耳的怒吼响彻整个城市。

     看着挡在前方的这个怪物,骑士们的长剑开始散发出白色的光晕。

     城市的另一边,兽人还没冲到这里,对于另一边的事,这里的人毫不知情。人们还是和平常一样有说有笑。

     他们讨论着红炎的荣耀与强大,他们讨论着以后得生活。易无邪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看着一旁正在帮着母亲做菜的菲菲,易无邪走出了家门。

     “这不是医生家的小子吗,怎么今天一个人,你的小尾巴呢。”一位身着贵族服装的中年人挺着大肚子笑眯眯看着易无邪。

     “城主大人。”没有回城主的话,易无邪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医生在家吗?”城主见易无邪不和他打趣也放弃了逗他。

     “父亲出去了还没回来,不嫌弃城主就家里坐坐吧,父亲应该会回来的。”易无邪打量着眼前这个胖子。

     萨尔城的城主,一个发福的中年人。他并没有城主的架子,而且还散发着平民的气质,性格和蔼,说他和蔼,不如说他性格软弱。所以这个城里的人都很尊敬他。

     他和父亲是好友,隔不了多久时间就会来家里找父亲,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

     城主从怀里拿出了几颗白色的方块递到了易无邪的手上,“这个是从外国买来的东西,好像叫做糖,很甜,你和菲菲一人一半。”

     说完,城主摸了摸易无邪的头便向他家里的方向走去。看着手里的糖,易无邪继续向外走去。

     骑士马车上的东西一直在呼唤着自己,他无法放下。易无邪决定冒这个险,他要去看看那辆马车上的是什么。

     当他走到那边的城市时,眼前的一切让他呆住了,倒塌的房屋,到处都是尸体,有兽人的,还有城里那些熟悉的面孔。

     一声巨响,少年的身体犹如纸片一样飞了出去,在他失去意识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几个骑士拉着马车向自己住的那边冲去,还有无数移动的巨大尸体。

     兽人已经被全部消灭,骑士们的兵力也极速缩减,身后还有自己制造出的怪物。但他们却毫不畏惧的冲锋着。

     “就算是用生命,也要把车上的东西给运回帝国。”领头的骑士声音嘶哑,但充满了肃杀之力。

     灾祸,还没有蔓延到这里。骑士们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车里的东西运到这里,再拿整个城市的人血祭车上的东西。

     但他们没有想到,兽人也会来参一脚,本来好好的计划被打乱,现在他们只能亲自动手解决掉这些人。

     长剑不断的挥舞着,人们不断的哀嚎着,不断的到地。他们把制造出的巨人一路引了过来,领头的骑士从怀里摸出了药剂。

     将药剂全部挥洒在了空气中,异变开始。所有的人都叫喊着逃离着,但都只有一种结局,倒在了自己的血泊当中。

     巨人溅起的无数巨大石块到处飞去,房屋一座座不断的倒塌。“快,快藏起来菲菲。”易无邪的母亲将菲菲拉向了家里的地窖,“可,可无邪还没回来。”菲菲看着她。

     “伯母知道,伯母会去找他的。”妇人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快进来啊,那些骑士疯了,外面还有那些怪物。”城主焦急的喊着。

     木头断裂的声响,骑士破门而入。长剑向着地窖前的妇人砍去,妇人一声惨叫,紧紧的抱住了菲菲,将她完全护在了身子底下。

     菲菲被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长剑再次落下,城主扭动着肥胖的身体怒吼着冲了出去,将骑士撞倒在地。

     “快逃!”城主大吼一声,妇人抱着吓傻的菲菲向门外冲去。

     “死肥猪。”骑士用力一蹬,城主吐血飞了出去,抱着肚子疼得站不起身来。骑士慢慢的走向了城主,一把抓起了他的头发,将他提了起来。

     包裹着铠甲的手,一拳揍到了他的脸上。顿时,他的脸开了花,血糊的满脸都是。“我……我是索尔城的城主……不许……不许……”

     还没说完,又是一拳,牙齿断了一半。城主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带着你的城主下地狱吧。”长剑贯穿了他的胸膛。

     甩开尸体,骑士向外走去。那双眼睛看着门外,里面充满了笑意,他看到了自己逗易无邪与菲菲的时候,自己那么的笨拙。

     哈哈,我知道的,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笨头笨脑的肥猪吧,可是啊,可是啊,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城市,喜欢这里的人。

     每次我在你们面前都那么的懦弱,现在,我终于保护了你们一回了,我终于做了一件城主该做的事了,无邪,你看到了吗,你不会在骂我是猪猡了吧。

     “伯……伯母,城主大人。”菲菲看着抱着自己藏在墙角处的妇人。妇人没有说话,她的脸色苍白,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伯母,伯母,你怎么了!”菲菲眼含泪水的看着妇人。“菲……菲菲,你要,你要照顾好无邪那小子,他……他只听你的话”摸着少女的脸,妇人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不,不要!”少女扑入了妇人的怀抱,“不要,不要在丢下我一个人了,爸爸妈妈不要我了,伯母你也不要菲菲了吗,菲菲会很听话的,会很听话的。”

     “傻孩子,伯母要走了,还有无邪那孩子呢,只是……只是,不能再见无邪最后一面,真是……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孩子,所以啊,菲……菲菲,以后要照顾好他。”

     满眼的温柔看着趴在胸前抽泣的少女,“以……以后,谁要娶了菲菲这么温柔的女孩,那……那可真是幸福啊!”

     “求求你,求求你伯母,不要离开菲菲,不要离开无邪,不要,菲菲会做个合格的好妻子的,会照顾好无邪的,所以,所以伯母不要丢下我们啊~”

     最后的一句,少女哭的撕心裂肺。“乖……乖孩子,伯……伯母不会离开你们的,记……记得,每天夜里的满天星星,里……里面就有一颗是……伯……母”

     渐渐小下来的声音,抱着少女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苍白的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

     “伯母~”菲菲趴在妇人的胸前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