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学校在一夜之间不知什么时候操场出现了一排样板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每个学生叫声连篇,声音回荡在校园里,像是夏季还没来得及溜走的热浪,让空间不断扭曲。学校说教学楼在这个学期要翻新装修,我们学生被迫只能搬去样板屋呆上一整个学期,于是一场蚂蚁搬家的壮大场景开始了。

     学校楼梯仅仅只能容纳两个人行走,再加上桌子椅子的体积就显得更加狭窄,难免磕磕碰碰也在所难免。学校让高一先搬,其它年级先上课,于是在徐北辙上课的时候看见一排排的人从窗口走过。轮到徐北辙的班级时,因为徐北辙是高二最后的班级,于是后面紧紧跟上的便是高三年级,也许是她一个女生根本没有力气去搬那么沉的桌子,于是走走停停便昏倒了高三的队伍里。

     徐北辙放下手上的桌子,心想:“什么搬家嘛!让我们换教室,为什么不提前帮我们搬好呀!”她一脚把桌子踢倒,“喤嘡”一声回响在整个楼道里,桌子倒地的时候正好楼梯口走来了一个人,桌子一下子砸向了那个人的脚,然后随着“喤嘡”一声后又来了“啊”的一句长叫。引得楼下的老师急着叫:“楼上的在干什么!砸锅卖铁啊!”

     徐北辙连忙边去扶起桌子边道歉,心想:“今天真的是诸事不顺!”嘴唇上抿,已经做好被骂的心理准备了。但万万没想到听到的却只是一句“没关系”。然后抬头看的时候发现站在眼前的已经是宋南辕了。

     “你站在这干嘛?”宋南辕手中领着包,看上去比谁都要轻松。

     “没....没事。”不过此时徐北辙也是轻叹了一口气,毕竟那个男生不是那种抓着小事不放的人,而且看上去还挺清秀的。

     在徐北辙还在沉迷于花痴情节时,宋南辕已经拿起她的桌子走远了,然后回头叫她。“还走不走啊!”

     “走!走走走的!”

     徐北辙走在宋南辕的后面,南辕帮她拿桌子,北辙帮他拎背包。然后得瑟地走在路上,跟他说:“我刚才不小心砸了一个帅哥的脚,他真的看上去好帅啊!”

     “脸上不长痘,脸白,身高180的,你都觉得帅。”宋南辕并没有回头,徐北辙不知道他现在是在笑还是面无表情地继续走,从小到大她好像一直走在南辕的背影后,看着的永远是这个可以遮挡住自己整个身影的后面。

     “才没有呢!是真的帅!”徐北辙迟钝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南辕是在嘲讽她,于是有些气急败坏。然后的一段路上,安静得让空气有些压抑。

     然后打破这个尴尬场面的是宋南辕,他说:“今晚留下来补习。”

     “嗯。”

     搬完桌子的学生们都出了一身汗,阳光下的汗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天机很热,根本不像秋天秋风飒爽的样子。样板屋里还没有空调,所有人趴在桌子上像是蒸板上的羔羊,根本无力还手。

     北辙的同桌像贞子一样拍着她的肩膀,问她:“北辙呀!你有没有电扇、扇子之类的东西呀?我快热死了。”

     徐北辙摇了摇头,然后拿起桌上的书,说:“可以用这个呀!”

     说完,她就把书当作扇子扇了起来。

     中午吃饭后,徐北辙喜欢一个人坐在操场边上,耳中戴着耳机,听着同一首歌。风狠狠地吹,徐北辙的心颤动着,天空还是如此的蓝,风吹着云朵在奔跑。徐北辙很喜欢这首歌,这也是她很早就开始听的歌,每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像是某人给了她动力一样,让人很安心。慢慢地,她便睡着了。

     歌还在耳中回荡着——“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的在狂舞......”

     然后徐北辙下午第一节的课就在睡梦中错过了,错过的还是她最在行最喜欢的音乐课,她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应该都在音乐教室,但还剩几分钟就下课了,她也就不去了。她望着窗外的天空,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