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履行契约(上)
    似乎是看出了十一的犹豫,万无秽缓缓的将背靠到了后面的墙上,低垂着眼,缓缓的说到:“我的家族一直经营着与异常事件相关的生意,虽然我并没有参与,但还是知道一些的。”虽然只是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却让十一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异常事件?难道“男神”的隐藏属性是个神棍?,一想到这个,十一就脱口而出:“你是个神棍?”

     听到十一的话,万无秽轻轻的皱了一下眉毛,面色严肃的说:“不是,我家是玄学正宗,而且我说了我没有参与。”

     看见万无秽严肃的样子,十一也不好思再说一些质疑的话,转念一想万无秽都跟自己说这些了,自己今天的遭遇说说也没什么了,反正自己最近没睡好,大不了被当作做白日梦。于是就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将在九羽那儿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十一本以为万无秽在听完之后会觉得惊讶,奇怪或者是鄙视,嘲讽,可这几种情绪却并没有出现在万无秽的脸上,相反的在那张表情淡漠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思虑,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半刻钟左右的时间,一直站着的十一正准备坐下等万无秽回话的时候,万无秽却突然一个翻身直接从上铺跳到了地上,接着快步的走到了自己的书桌旁,打开了书桌侧面锁着的小柜子,从里面抽了两本书出来,然后直接坐在椅子上翻看了起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快到十一只觉得身边一阵微风拂动,眼前的人就变到了身后。

     万无秽的奇怪举动,一方面令十一觉得他不愧是十项全能型的人,身手真的非常矫健,而另一方面则觉得其实他并没有将自己刚刚所说的一切听进去,自己在这里站着等待着他的回答真的是一种再愚蠢不过的行为了。当下直接一屁股坐到了自己的床上,对着万无秽说了句:“我先睡了,你也早点儿睡吧!”

     回答十一的依旧是一片沉默,这一次的十一并没再等万无秽的回答,而是直接将身上的衣裤一脱,快速的钻到被子里躺下了。不知道又过了有多久,就在十一的意识还处于一种朦胧状态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带着淡淡凉意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喊了一声“十一”,这个声音让十一觉得自己就好像是遇到了春日里的山间清泉似的,虽然凉但并不冷,所以不但没有将十一喊醒,反倒是让十一将原本露在被子外面的胳膊缩回了被子里,还往床的内侧滚了一圈将自己彻底的裹成了一个“蚕茧”。

     此时站在床边的万无秽,看着“蚕茧”状态的十一,心中隐隐有种自己的猜想已经被证实的感觉,于是直接伸手猛地掀开了十一的被子,并大声地喊道:“十一,起来!”

     十一睡觉并没有穿睡衣的习惯,失去了被子的一瞬间,他的整个身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中,顿时打了个冷颤,再加上万无秽的喊声,就算是想不醒都难了。

     被喊醒的十一在看见站在自己床边的那张冰山脸的一瞬间,一股无名火就直接蹿了起来,眯着被光线刺痛的双眼就朝万无秽大声的吼道:“万无秽!你有病啊!自己不睡觉还不让别人谁了!”

     十一的吼声并没有激起万无秽的愤怒,相反的万无秽显得十分的镇定,见十一醒来后直接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对十一说:“我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你明白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要疯自己疯好吗!我还要睡觉!”十一依旧是语气不善的回道,显然是觉得万无秽是在恶作剧。

     “我明白了,你的味道。”万无秽直直的看向十一。

     “什么?”本来将身体重新躺下,正准备将被子盖上的十一,听到万无秽的话,整个人的动作一顿,有些不可思的看向万无秽。

     “古书里写到一些。”说完这句话万无秽走到了自己的书桌边,从桌上拿起了几本书,此时的十一才注意到,万无秽平时整洁的书桌上已经堆满了书和纸团。

     “你刚刚看书是在帮我找原因?”十一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嗯。”万无秽一边答应着,一边走到十一的床边,将手上的几本书放到了十一的手边。

     十一想开口为刚才发脾气的事儿道歉,但话到嘴边又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低头随手拿了一本书,一边翻看着,一边诺诺的问道:“那查出什么了?”

     “你看到的那个黑气,就是我所闻到的臭味,是一种恶念载体,它其实并不能够算是一个真实的灵体,以我的经验来说,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对人造成伤害的,所以今天你遇到的两起事故我不能肯定是不是它引起的。”说完这句话,万无秽从十一手边抽出一本书,替代了十一手上的那一本,并将书翻到了一个画着古怪图案的页面,手指点着那图案旁的一段文字继续说到:“至于你说到的那个血契,这里说到确实是有的,这种契约属于绝对制裁的契约,一旦成立,如果违反了契约,无论你是天神、凡人、还是妖魔都将受到惩罚,即使双方都不履行契约条款,惩罚也会降临,只不过不同的是惩罚会变成双方面的,而且那个人告诉你的那些惩罚都是最轻的,严重的时候灰飞烟灭都有可能的。”

     听着万无秽的话,十一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口水,但还是心存侥幸的说:“就只是一张羊皮卷而已,也许她是唬我的呢?”

     “这图案是血契验符图,你将自己的一滴血滴在上面,如果血液填满图案的纹路,符文就会显示出你的血契印记,如果你没有签订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万无秽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移到了那个古怪的图案上。十一看着那个图案,总觉得那个图案就好像是由好多双眼睛连接而成,而那些眼睛都紧紧的盯着自己,一时间竟有些害怕了起来。万无秽却好似并没有发觉十一的异常,直接从桌子上拿起了水果刀递到了十一的面前。

     “我…”看着眼前的刀,十一十分的犹豫,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在心中蔓延。

     “我先试试。”见十一没有将刀接过去,万无秽将刀收了回来,自己说了这么一句,就直接划开了自己左手的食指,刀划破手指的一瞬间,鲜血便快速的从伤口处冒了出来,他毫不犹豫的将血滴在了那个图案上。

     十一本来还吃惊于万无秽的行为,可在看见血滴到图案上发生的那一幕后,视线就再也离不开那个图案了。那滴血居然消失了,粘到图案的那么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一开始十一觉得是自己眼花了,可后面万无秽手指上又滴下了几滴血,依旧是消失不见了,这才令十一不得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实。

     “我没有,该你了。”万无秽再次将刀递向了十一。

     看着那把刀十一下意识的将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心中有个声音在大声的说着“不可以”。看着十一的动作,万无秽挑起了一边的眉毛,面色更冷凝了,淡淡的说:“你不怕死?”

     “什么?”十一被万无秽莫名地问话弄的一愣。

     “你想逃避验证契约,也就是说你在知道契约可能是真的的情况况下,因为不想要履行契约的条款,所以选择不予理会。”万无秽紧紧的盯着十一,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我没有…”不得不说万无秽确实说中了十一心中所想的一部分,因此十一无法直视万无秽的眼睛,最后只能舔了舔因为紧张而发干的嘴唇,没底气的从嘴中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万无秽不再说话,只将手中的水果刀放在了摊开的书上,然后拿了另一本书,整个人往椅背上一靠,自顾自的翻看了起来。十一看着万无秽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嘴唇开开合合好几次就是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最后还是回头看向了书上的刀,深呼吸了几口气,缓缓拿起了刀,心中默念着契约是假的,然后划向了自己的手指。

     “嘶…疼疼疼疼疼!”本来看见之前万无秽划的时候一点儿表情都没有,以为并没有多疼,结果十一这么一划才知道什么叫做十指连心,真的是疼的自己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咬牙将自己的手悬在了图案的上方,手指上的血滴下去的时候本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十一却觉得整个过程都像是在播放慢镜头一般。

     就在血珠滴到图案上的那一秒,十一心中的希望之光便幻灭了,因为血珠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消失,反倒是像被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似的,流到了那个图案的边缘线条上,然后缓慢的沿着图案的纹路滑动起来,被血液划过的线条都透出一种暗红的光芒,那种光芒虽然并不耀眼,却给人一种诡异而神秘的感觉,随着血珠的滚动,整个图案逐渐亮了起来,最终在血液到达图案正中心的时候,彻底的被图案吸了进去,而融入血液的中心倏的射出一道强光,在正上空的位置映射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凤凰图腾。这个凤凰图腾十一倒是认得的,那正是在签完契约之后粘合羊皮卷的火漆上的图案。

     图腾大概存在了有一分钟左右,然后光芒逐渐的散去,书上的图案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一时间十一和万无秽都沉默不语了。半晌过后,十一回过神来,他不愿意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重新用力的挤着自己割破的手指,想要重新验证一遍,一旁的万无秽却掰开了他用力的手,说道:“你确实签订了血契约。”

     “我该怎么办?”万无秽的话无疑是将十一推到了现实的面前,逼迫着十一面对,可十一此时的脑子里却一点儿主意都没有了。

     “履行契约。”简单的四个字,从万无秽的嘴中说出来。

     “这么说我必须要去给那个女人打小工了?还没有报仇!”十一有些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她解决了你的问题,履行了契约。”万无秽收起了放在十一床上的书,将书放回自己的柜子,一边收拾书桌,一边说道。

     “她解决什么了?”十一看着万物秽的背影问道。

     “你的味道变了,说明之前缠着你的恶灵载体没有了,还有,你刚刚睡觉的时候做噩梦了么?”万无秽转身靠在书桌边,半垂着眼帘,语带疲惫的靠口说道。

     “噩梦……”十一喃喃的重复了一句,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