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外院的怪事
    “你的意思是说她是个妖怪?”十一有些无法相信刚刚的柔弱女生会是一个妖怪。

     “我可没这么说,她顶多算是宿主罢了。”九羽好像在厨房里翻找着什么,发出了丁零当啷的声音。

     十一刚准备进厨房看看,就看见九羽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上还多了一个乳白色的瓶子,那瓶子小小的,就像一个精巧的鼻烟壶,九羽将小瓶子递到十一的面前并说:“收好这个,如果她找你,就让她将这个喝下去。”

     十一接过小瓶子,听见了瓶子里液体流动的声音,好奇的问了句:“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蛇会害怕的东西呀~你用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不过现在不要打开它,打开了就没用了。”九羽伸出尖长的手指,带点挑逗地扫了扫十一的脸,指甲触碰着他的五官,这个动作让十一的呼吸一窒,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看着窘迫模样的十一,九羽好似奸计得逞般的轻笑了一下,收回了手上的动作,开口说道:“真的是不经逗呢~好了,今天也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回去吧!”

     “嗯?现在就可以回去了?”十一本以为要很晚才能够结束工作的。

     “你还有更重要的工作需要做,所以现在你必须要回去。”九羽又卖起了关子。

     “你还真的是……就不能把话说的明明白白的么?”十一无奈的看着九羽。

     “好了,快走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九羽直接用双手将十一朝门边推去。

     “等等!等等!我把那个书拿着!”十一并没有忘记之前的老者对他说的话。

     九羽没有再说什么,只在眼神中透露出了浓浓的撵人意图,十一顶着被嫌弃的目光,回茶室取好了书,然后离开小楼,就在他关上小楼大门的一瞬间,连之前的小路都没有出现,只觉得眼前一花,眼前的景色已经变成了学校的图书馆的大门了。

     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学生,十一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九羽这明显就是图方便随便把他安置出来了嘛!这么突兀的出现在这么多人的地方,是要故意引人注意的么?这么想着,十一忍不住的大声的喊道:“九羽!!!!”

     随着十一的大喊,原本进出的学生都向他看了过来,并且脸上还带着一种嫌弃和反感的表情,被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十一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当下也不好意思再做停留,快速的朝图书馆外跑去。

     不知道跑了有多远,总之直到路上的人变得十分的稀少的时候,十一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还没等他一口气喘匀,突然一只手从背后拍了一下十一的肩膀,这一下直接吓得十一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呀!十一你怎么样?没摔伤吧~”一个甜甜的声音从十一的身后传来,这声音十一再熟悉不过了,这明明是自己女神的声音呀!

     十一快速的朝身后看去,果不其然,站在他身后的正是他一只喜欢到现在的高中同班同学——夏奈奈。今天的夏奈奈穿着一件绣着小樱桃的灰色针织衫,下身搭配了一条黑色的小短裙,简洁的搭配却显得她甜美而可爱,看着她漂亮的脸庞,十一便愣住了。

     见十一呆滞的坐在地上,夏奈奈蹲下了身子,伸手在十一的面前晃了晃:“十一?”

     “啊!”回过神儿的十一有些手足无措的朝后退了退,紧接着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用着自己都没发觉的傻气笑容看着夏奈奈:“嘿嘿…奈奈你怎么在这儿呀?”

     “你先起来。”夏奈奈站起来朝一侧退了一步,接着说道:“最近院里面出了一些意外,我们班的班导让家在本市的同学先回家住一段时间。我现在正准备回家呢!”

     十一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担心的问道:“意外?很严重么?你没事儿吧?”一边说着,十一还上上下下的将夏奈奈打量了一面。

     “哎呀…放心,我没事的,不过我们班另一个女生就…”夏奈奈听见十一的关心给了他宽慰的一笑,但说到自己的同学时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见夏奈奈没事儿十一的心就安了下来。

     “这个事儿说起来要从一个多月前开始说起,我们外院一直女生比较多,所以经常会有其他院的男生来我们院的女生宿舍楼下告白,本来这种事儿遇多了也就习惯了,不过就在一个月前,我们隔壁班的周珊在被一个男生表白后的当晚,身上就长出了一种奇怪的脓包,那脓包扩散的特别快,不到一个小时就遍布了全身,当时她们寝室的另外几个女生都吓坏了,等想起来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候,周珊已经晕了过去,可送去医院检查后,却并没有查出任何病因,在医院治疗了一周,用了各种方法,最后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身上的脓包一个个的破裂,然后变成伤疤,那些伤疤都是永久性的,周珊因为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休学了。”夏奈奈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十一朝前走。

     夏奈奈所说的事情让十一觉得十分的惋惜,毕竟永久性的伤疤会成为一个人永远的痛,可他仍不理解,这为什么要让夏奈奈她们回家住,毕竟医院并没有说这个病会传染呀!

     “那你们回家是?”十一有些想不通。

     “我们都以为这只是一个突发的意外,可能是周珊中毒了,又或者体内出现了一种新的病之类的,但在这之后的一个星期,又有两个其他班的女生也遇到了情况,不仅病情一样,就连发病的时间都出奇的一致,都是在被告白后的当晚,这时候就已经有女生向院里提出这个问题了,但当时院里说可能是遇到了传染病,让我们自己加强防范,就没有再管了。”说到这里,夏奈奈看了一眼手表,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然后呢?”感受到夏奈奈有些赶时间,十一紧接着就问道。

     “然后就出现了更严重的问题了,所有知情的女生一起对寝室还有宿舍楼周围进行了全面的消毒,本以为这样就没事儿了,结果就在消完毒的当晚,再次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不过这次却更严重了,这次出现这种病的女生不仅会长脓包,还出现了脱发,骨节变形的症状,据说出现病症的女生一直不断的尖叫,并且疯狂的抓挠着自己,当时那个寝室的人便坐不住了,将老师直接请来了寝室,老师当时都吓傻了。”夏奈奈讲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已经十分严肃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病会恶化?”十一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我不知道,真正让院里做出让我们回家的决定的,是我们班的事情,就在这周,我们班的邓宝儿,她走了。”夏奈奈有些难过的说着。

     “走了?去哪儿了?”十一有些不明白一个女生走了,为什么让其他人回家。

     “就是…死掉了。”说完这句,夏奈奈深吸了口气,停下了脚步,然后低声的说道:“那天好像是她和她的男朋友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所以他男朋友在宿舍楼下给她用鲜花和蜡烛摆了一个可爱的男女牵手的图案,对她表白,那天的场景真的很浪漫,整个宿舍楼的女生都被感动了,可就在邓宝儿回到寝室没多久,她的身上就开始发病了,她就在我隔壁的寝室,我听到了她绝望的哭喊还看见了那发病的模样,那简直太可怕了,十一你知道么,那场景只看一眼就让人的内心收到了极大的煎熬。”

     “别难过,奈奈。不要多想,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也许她们真的是遇到了什么病毒呢。”十一拍了拍夏奈奈的肩膀,柔声的安慰着。

     “不!这次不一样!我们都以为宝儿的结果会和前几个女生差不多,却没想到,宝儿在疼痛的过程中,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肚子,我们好几个女生都拦不住,甚至几个人用被子包住她将她压在床上都阻止不了,她仿佛感受到了比撕扯更深层的疼痛一般,不要命的扯开了自己的肚子,就在她扯开肚子的一瞬间,无数条暗红色的小蛇从她的肚子里疯狂的涌了出来,那一瞬间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我们不明白眼前的那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只能够胆怯的躲在门外望着寝室里的宝儿,然后等来医务人员宣告了她的死亡。”此时的夏奈奈不仅仅觉得悲伤,还有一些愧疚。

     “这…”不得不说听完夏奈奈的描述,十一的心里也有些难受,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现在我们宿舍楼已经开始说,这些发生意外的女生是被人诅咒了,大家都人心惶惶的,院里面也开始重视这件事情,所以才决定让我们回家,等事情调查清楚了,再回校住。”虽然十一沉默了,夏奈奈还是将最后一句话说完了,然后继续朝校外走去。

     听到诅咒这个词,十一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九羽的笑容,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心中产生,那就是那些女生的猜测没错,这就是诅咒,也许真的有一个懂巫术的人正在背地里施展这个恶毒的咒语,让一个又一个的女生受害。看着已经走到前方的夏奈奈,十一没来由的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

     “奈奈,也许我有办法能够查清楚这件事情。”十一快步地追到夏奈奈的身边。

     “你?”夏奈奈有些困惑。

     “嗯…我认识一个人,她对各种奇怪的病症都有研究,也许她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十一并没有将九羽的事情告诉夏奈奈,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万无秽那样能够理解并且相信那些事儿。

     “真的么?她在哪儿?”夏奈奈有些期待的看和十一。

     “呃…她…她这个人平时深居浅出的,不怎么愿意和外人来往,所以不太愿意告诉其他人她的踪迹。”十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扯了一个理由。

     夏奈奈倒是能够理解十一的意思,不过在她看来,那种有特殊才华的人多少都会有一些自己的小癖好,不愿意见陌生人倒也算正常,所以她也不再强求,当下说道:“那就麻烦你了,不管她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儿,都很感谢你们!”

     “嗯!”十一点了点头,心中更加坚定了要帮夏奈奈查明这件事儿真相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