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小楼
    三月的海光大学,木棉花已经开满了整个校园,春日的阳光铺洒在每一个细微的的角落里。一个留着一头乌黑短发,身形清瘦纤长的男生正漫步在一条长长的青石板路上。为什么说是纤长呢?因为他实在是太瘦了,瘦到一阵微风吹过,都能将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吹得鼓成一个大大的圆。

     此时的少年,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倦意,双眼无力的拉耸着,眼下更是映着两道深深的青黑色,每走上几步都会打上一个哈欠。而使他变成这副模样的始作俑者却是连续一个月的噩梦,没错,不是一天,也不是一个星期,而是一个月。从这学期开学的第一天起他便开始做噩梦,而且每天的噩梦都不一样,即使睡觉前已经做好了被吓的准备,最后还是会被意料之外的情况吓得半夜醒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在室友的建议下,他决定到校内的心理辅导处进行心理咨询,而现在,他就在去的路上。

     就在少年不断地与自己脑子中的瞌睡虫作斗争的时候,突然听到“嘣”的一声,紧接着是一阵头晕目眩,下一秒少年的身体已经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切的接触。倒下后的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一个弹了两下,然后滚到一边的足球。

     少年慢慢的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坐在地上,摸了摸刚刚被球砸中的位置,惺忪的眼因这疼痛反而变得清明了起来,缓和了一会儿,正准备起身离开,一个喘着粗气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同学!你...没事儿吧!”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少年回头看去,只见身后站着的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李飞,当即应声答道:“没事儿!没事儿!”说完便准备自己爬起来。

     李飞也看清了少年的面貌,心中不免庆幸砸到的是自己的同学,如果砸到不认识的人肯定少不了被骂,当下快步向少年走去,双手一边扶少年起身,一边尴尬的说:“十一,是你呀!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搞得球就从球场飞了出来,平常咱们踢球从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今天真是邪了门儿了,你摔伤没?需不需要我送你去医务室看看?”

     站起来的十一听了李飞的话,转头朝足球场方向望了一眼,面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表情,继而低头拍打起刚刚摔倒后沾到灰尘的衣服,一边拍一边若无其事的答道:“放心,我没事儿,你回去踢球儿去吧。”

     “真没事儿?”李飞又问了一遍。

     “嗯”十一怕李飞不信,对着李飞咧嘴一笑,还象征性的拍了拍自己那并不怎么强壮的胸脯。

     李飞见十一好像确实没什么问题的样子,心中又惦记着球场,也不再多言,只侧身从地上将足球捡起来,然后右手握拳轻敲了一下十一的肩膀,回以一笑,便转身朝球场跑了过去。望着李飞跑远的身影,十一抬起从刚才就一直刺痛的双手,细看过去,手掌上已经被划开了好几个细小的口子,此时正往外渗着小血珠,而膝盖处也有着火辣辣的痛感,估计情况比手掌好不到哪儿去。看着自己受伤的手,十一自嘲的一笑,想起刚刚看到的足球场,先不说自己所站的位置离足球场有多远,就那足球场的护栏都有3米多高,再看刚刚李飞跑过来的样子,想来踢出球的位置也不近,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被砸到,只能说他真的是太“幸运”了。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多半会不解,会迷惑,但是对于十一来说却是稀松平常,毕竟类似的事情他已经经历了太多。说来也奇怪,十一从小到大一直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倒霉事情,他一出生,自己家的房子就起了火灾,被烧得的什么都不剩了。三岁生日的时候,吹了个生日蜡烛,结果火燎到了他妈妈的头发,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虽然最后命捡回来了,可是却切切实实的做了一阵子的光头。六岁的时候,吃小点心,结果将牛奶洒到了爸爸的重要文案上,结果爸爸没了工作。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许多许多,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小学毕业,不知道他的父母是因为实在无法忍受他了,还是病急乱投医,居然听信了一个游方道士的话,说是要将他改名,并送到远离父母的地方成长,才能够避免给父母带来厄运。

     于是,就在他十一岁生日的那天,他由石弋变成了十一,也从那天起他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从中学开始,他便辗转生活在不同的亲戚以及借宿家庭中。但不知道真的是那个游方道士有两把刷子,还是命运弄人,自从他离开了他的父母,他便从他的亲戚那里听说父母越过越好,无论是生活还是事业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当然这一点还从父母给他的生活费中体现出来。而与之相随的另一点是,大大小小的倒霉事情都找上了他,如影随行,怎么避也避不开,怎么躲也躲不掉。

     正在十一陷入回忆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道黑影闪过,定睛看去,只见地上一条黑色的链子散发着冷冷的金属光泽。十一一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颈项间,入手的却是空无一物,弯腰捡起地上的链子,只见原本挂吊坠的位置,现在只剩下一个吊环,抬眸向四周望去,倏的一道光从头顶的位置射了下来,抬头看去,只见头顶的木棉树枝上立着一只浑身乌黑发亮的猫儿,猫儿在木棉花的掩映下,显得有些俏皮可爱,而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十一,再往下看,只见那小巧的猫嘴中,正叼着一个闪着光芒的精巧黑盒子。

     十一抬手朝树上的小黑猫招了招,轻声唤到:“乖喵喵,快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那个不可以吃哦...”说完还啧嗒了两下嘴,想要引诱它下来。可那只小黑猫却并没有如他所愿,反倒是扬了扬它皮毛顺滑的小脑袋,一双圆圆的猫眼中甚至隐约透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眼神,继而四只小爪一跃,跳到了另一个枝头上去了。虽然从小猫儿的脸上看见那样的表情让十一觉得十分古怪,但见小猫儿跑远了,十一也顾不得其他,直接追了上去,毕竟这个项链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了。

     猫儿不断地在树枝间奔跑跳跃,轻巧的身姿似乎是在进行一场午后的漫步似的,而另一边的十一刚开始还能够轻松地跟上,可随着体力的流失渐渐的越来越跟不上了,奇怪的是,每当十一跑不动的时候,那只小猫便会停下脚步,就那么静静的蹲在枝头,默默的盯着他,一旦他气息平缓下来,那只小猫就会继续向前奔去。

     又一个转弯,小猫儿一个轻巧的纵身跳下了树梢,稳稳的落在了青葱茂密的草坪上,随着它的这个动作不少木棉花瓣飘然落下,而在这纷飞花雨中的十一却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你...你...真的别...别跑了...我没力气了...”双手撑着膝盖,十一一边低头喘着粗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

     “喵呜”一声绵软的猫叫声响起。

     十一抬头看向前方,只见之前还只有一只小黑猫的位置,现在又多了一只全身雪白的小白猫,小白猫见十一看了过来,又叫了一声,叫完便直接转身朝前走去,小黑猫紧随其后,两只猫的步子一样的优雅轻巧,就连走路时尾巴摆动的幅度都如出一辙。

     见到这一幕的十一深深的觉得他被两只猫耍了,不仅耍了还被鄙视了,难道他这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喵星人,要被威胁着当铲屎官么。用力的摇了摇头,打消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深吸一口气,十一再次向着小猫儿们的方向走去。

     放慢脚步的十一这时候才发现,之前的青石板路已经变成了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小道两旁的木棉树也比之前的更为浓密,一眼望去只能看见密密实实的绯色林海,只在小道的尽头有一抹朦胧梦幻的粉。那抹粉仿佛有种诱人的魔力,吸引着十一的目光,引领着他朝那个方向走去。

     待走到小道的尽头,才发现之前所见到的那抹粉原来是一小片开得异常妖艳的桃花林,而一座精巧别致的小楼就掩映在这一片桃林之中。三层高的小楼四周立着红漆雕花的门柱护栏,以及实木制成的一扇扇雕花精致的门窗,白色石砖砌成的墙面上绽放着一朵朵由黄金雕刻而成的妖冶彼岸花,青瓦堆成的屋顶上,有着让人看不清形状的小雕件,四个飞檐上都挂着精巧的铜铃,一阵清风拂过,就会“叮叮咚咚”的响起来。

     见到这座小楼的一瞬间,十一被惊艳到了,虽然他们学校的建筑风格一直都是古韵十足,但却从来没有听过校内还有这么座精致小楼呀!就连十一这个不懂建筑的人都能够看的出这个小楼金贵非凡,难道说这小楼是他们学校的镇校之宝?里面藏了什么宝物,为了防盗宝贼所以一直对外实行保密政策?十一愈想愈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对的,这小楼一定就是学校的藏宝阁,这种是非之地还是要赶紧离开的好,不然等等被发现了,可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就在十一思索的档口,“吱哑”伴随着一声木质结构磨合的声音,雕刻着雄鹰狩猎图的实木大门打开了一道缝隙,一道暖黄色的光线从缝隙中散发出来,十一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去,“喵呜”又是一声猫叫,只见之前那两只傲娇的小猫儿,一个闪身窜进了大门的缝隙内。

     看见这一幕的十一内心是崩溃的,脸上的五官都纠结的皱成了一团,如果非要说那是个什么表情,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囧”!心想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两只猫大爷,惹的它们要这么整自己,要知道这小楼可是学校的藏宝阁,他这要是进去了,万一被逮住了就完了,可这不进去,他的吊坠儿不就拿不回来了么。

     想来想去十一还是放不下吊坠儿,当下大起胆子看了看小楼的四周,发现并没有摄像头,也没有看见有其他人,又不放心的踢了踢身边的桃树,发现并没有什么机关陷阱被触发,只引得一树的花瓣飘落。于是不再犹豫,向小楼的大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