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名为无朽
    他名为无朽,朽无给他起的,无朽虽是人生,但本质却是天造,实为天道之子,如果说朽无是天地反的一面,那无朽就是正的一面,无朽是凡身,谁都能杀死,但是朽无不同,只有无朽才能杀死他。

     “既同为天造,那么你便是我弟弟。”

     某处偏僻小镇中的一间屋子内,朽无看着婴孩喃喃自语,无朽的无与他的无不同,他的无是寂灭,而无朽的无则就是无,朽无想让他杀死自己,所以给了他这个名字。

     按照以往的惯例,朽无一旦苏醒就是灭世的机器,毫无感情,吸收世间各个地方的腐朽之力,他只需要百年便可以寂灭这整个世界。

     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一世有天道子诞生,这让他对这个大世产生了丝丝兴趣,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无朽将来能成长到足以杀死他的地步,那样他就可以解脱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无朽也渐渐长大,他们始终是住在这个小镇之中,朽无学会了一门手艺开了一家铁匠铺,他也会送无朽去私塾上课,他想静下心来,暂时不考虑灭世的事情。

     朽无其实不是坏人,灭世只是他的宿命,但在此之前他与普通人没什么差别,有自己的思想与念头,非要说差别的话,那大概就是朽无没有善恶的观念,有一天他随性起来直接灭了这个世界也不是不可能。

     晚上。

     “哥哥,先生说子随父姓,我们一家人,为什么我们兄弟俩不同姓呢?”

     六年过去了,六岁的无朽此时在餐桌上瞪着大眼睛,满脸疑惑。

     “呵呵!”朽无揉了揉他的脑袋,温柔的笑道:“其实这不是我们的姓,我们本来是姓周!”

     “姓周?”

     “是啊!来,我教你,周字是这么写的!”

     ……

     朽无对无朽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在这凡人的小镇里,六年来朽无的相貌自然是有所改变,镇上的人起初都以为他们是父子,但是这也没什么,不过是个称谓而已。

     很快的,第十年,无朽十岁了,六月十三号,这一天是无朽的生日,也是在这一天的午餐准备中,朽无的状态发生了异象。

     “嗯?压制不住了吗?”

     微微皱了皱眉,朽无的眼睛此时有点泛红,一条条血丝开始遍布其中,这是他已经压抑到极致的表现。

     他能感觉到,他体内的腐朽之力越来越活跃,他的本质是随性而为的人,但是他这十年来一直在压抑自己成为一个好人,一个普通人,这违逆了他的本心,但这本来是不会有多大异常的,关键是在于天道子的出现,他的本能告诉他要趁早杀死无朽,而他却一直在压制自己,终于在这一天,他压抑不住了。

     “哥哥,我回来了!”

     门外,无朽已经放学回家。

     “是时候了吗?”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朽无朝着无朽走去。

     “哥哥你怎么了?你的眼睛……”

     “没什么?”

     微微一笑,朽无蹲下身将手放在无朽的小脑袋上:“无朽,下次见面,我就不再是你的哥哥了!”

     “哥哥你在说什……”

     抱起昏迷的无朽,朽无带着他离开了这个小镇。

     “师傅,我家的菜刀您打好了吗?师傅?师傅?”

     门外有一个妇人走进来,叫了一会儿,可是却没有看到有人。

     “出去了吗?明天再来吧!”

     嘀咕了一声,妇人转身离开,而事实上,这十年的铁匠铺,将来恐怕再也不会传出打铁的声音了。

     ……

     中洲中心的中仙宗内,朽无浮现出了身形,四下看去,他的身子落在了一处洞府前,这是一个女修的洞府,看起来境界挺高。

     无视洞府外的禁制,朽无直接走了进去,第一眼看到的自然是正在打坐修炼的那位女修。

     “修炼的冰火之法吗?”

     将无朽放在他的面前,朽无挥手摄来她洞府内的一枚玉简,看了一眼,他将玉简放在了无朽的手上。

     “谁?”

     那女修突然睁开眼睛,神识释放间,她看见了昏迷在地上的无朽。

     “凡人?他是怎么进来的?”她心中震惊,但是突然间瞥到无朽手上的玉简,随之将之摄来查看。

     “嘶!”

     片刻后,伴随着一声吸气声,女修轻轻闭上眼,她此时浑身颤抖自然不是因为朽无在其中写了什么威胁的话,而是因为这玉简中记载的,正是她冰火之道的法门,道妙无尽,显然是最为高深的那一种,继续探查间,她却突然发现在功法的最后还有一句话:

     “小儿名为无朽,照顾好他,助他修行,汝资质不俗,此功法可助汝登无上仙位,权作偿还汝之人情!”

     “托孤?”

     眉头皱了皱,她将目光看向了无朽,能悄无声息进入她洞府的人即使是七仙之境的修士也做不到,而且对方随手能将成仙的妙法送出,那对方的实力……

     “既受前辈所惠,当忠前辈之托!这孩子,晚辈千倩月会照顾好他的!”

     无朽那边的事已经不需要朽无操心了,好处已经给尽,就是修仙者也得照着规矩办事,如果不遵从,朽无给她的仙法会先一步要了她的命的,当然,其中的手段没人能看出来,就是真仙来了也看不出来。

     修仙界,一仙至九仙为修仙九境,九仙之上便是真仙,这是修仙界的共识,修仙界虽说种族繁多,魔道妖道也不少,境界叫法也有所差异,但修炼体系都是大同小异,没什么差别。

     而此时,朽无恢复了原样,但也不知去了哪里,但是能够猜到的是,一定是去寻找腐朽的力量了。

     一晃又是十年后……

     中仙宗劫仙台上,有一位白衣俊朗少年正在其上盘膝打坐,他神情肃穆,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劫仙台,中仙宗中一处专门供门内低阶弟子突破渡劫的场所,大多数宗门内都有,其间有一座座的法阵游走,这些法阵可以大幅度增加修士渡劫的成功率。

     “突破了!”

     劫仙台的中心,无朽猛的睁开双眼,他的修为突破了,而与此同时天空中虽无乌云,但却突然有一阵阵的天雷落下。

     嗡!

     法阵转动,那些天雷都无法进入其中,但是无朽不喜欢这样!他与一般弟子不同,他是真正的天才,十年就修炼到了二仙之境,这是他突破到二仙之境的雷劫,原本他是想靠自己渡过的,但是宗门内的高层实在是对他太过溺爱了,根本就由不得他!

     “这样还有什么意思?”

     良久,雷劫消散,自始至终无朽都没有受到丝毫威胁,这让他很是不爽。

     “无朽,恭喜突破!”

     仙台外,一个女修走了过来,朝他轻笑。

     “千姐,这实在是没有意思!”

     这女修正是十年前被朽无托孤的千倩月,她是个极为貌美的女修,在宗门内也是追求者无数,自从修炼了那道仙法,她的修为在十年间也从原本的四仙之境厚积薄发的突破到了五仙之境。

     “呵呵,就知道你小子闲不住!”

     千倩月是理解无朽的想法的,确实在她看来这样也不是正确的修炼方法,摊手递给无朽一张灵牌。

     “这是什么?”

     “这是远距离的通讯灵牌。”千倩月笑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以前你太弱我不允许你出去,但是现在你也算是有自保的能力了,就出去历练历练吧!”

     “什么?可是宗门的那些前辈……”无朽脸上一喜,但又有些为难。

     “他们已经答应了,你的天资不能这么糟蹋,他们自然也不会阻止,但是在外面你可得千万小心,北域兽魔一族逆乱,你可以去那里参战,厮杀历练。”

     “好,谢谢千姐,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终于可以出去了,无朽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这十年来,他一直想要出去寻找朽无的所在,但是千倩月和宗门高层完全就不让他出去,他的天资太出众了,不出意外的话绝对是可以成仙的,宗门不想冒这么大的险,但是好歹他们还不算迂腐,知道浅池里养不出金龙,这次终于肯放无朽出去了。

     自然是知道无朽的这些小心思的,拉起无朽的手,宗门内没有男人值得千倩月多看一眼,但是无朽例外,千倩月对他是十分上心的,她看着无朽,小心嘱咐道:“虽然那里是战场,但是遇到危险你一定要逃,也一定要求救,绝对不要逞能,姐姐会第一时间去救你的!”

     “嗯!”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北域战场吗?心中期待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