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兽魔逆乱篇(六)
    “你的父母,我杀的!”

     在这深坑中,风吹起阵阵的尘土,而无朽一时间却看着朽无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你的父母,我杀的!”

     就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在无朽的耳边如惊雷般响起,话音消散,耳边风声依旧,但他的脑海中此时这句话却久久不息,一遍一遍的循环。

     良久,天黑了,这狼藉的战场有鸟兽虫鸣的声音响起,这个时候无朽才回过神来,夜空上明月高悬,而在地上,无朽此时的脸上已无泪水但却依旧留有泪痕。

     “啊!”

     他突然仰天悲吼,身子跪倒在地上,这一刻,他的心变了,他的执念变了!

     他与朽无已回不到从前,朽无的出现已经断了他心中这十年来的幼稚念想,自这一天起他的心中就再没有那个温柔的哥哥了。

     “朽无,我会杀了你的!”慢慢的站起身,无朽的语气很是平淡,仿佛在说着什么无所谓的事情,口中法诀念动,挪移术的法诀他还是记得的,片刻后,法力笼罩下,无朽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我不想拯救这个世界,我只是想杀了你!仅此而已!”

     还是这个深坑,什么都没变,或许有一天这深坑会变成一面湖泊,这湖泊曾只飘散了一句话语,不过是少了两个人,改变了一个人生!

     ……

     连续用了十几趟挪移术,在法力丹药将近枯竭之时,无朽这个时候才堪堪返回营地。

     “你可算是回来了!”看到他回来,风落子的这颗心才算是放下,虽然无朽本身就是来历练的,就算是身死他也不会有什么责任,毕竟他身份地位摆在那,但风落子确实很喜欢这个天资卓越的少年,所以他多多少少还是挺在意的。

     “你去哪了?一身的伤?”眉头一皱,挥了挥手,顿时一阵微风拂过,无朽的身心都不自觉得感到一阵舒爽,当风拂过时,他不管是伤势还是状态全部都回归了巅峰时期。

     “没什么!”无朽摇了摇头:“只是遇到个很厉害的修士,很棘手才逃回来!”

     并没有将朽无的事情说出来,虽然兽魔族对朽无的事人尽皆知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说出来确实也没太大的作用,无朽这次潜入兽魔之地只不过是看到了朽无的雕像而已,其余的一概不知,而且就算说朽无要毁灭世界他们信吗?

     “前辈,我去休息了!”

     “好,去吧!”

     行了一礼,无朽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帐中,他明天就打算回去了,之后便是游历天下,他必须快速的变强才行,为了追上朽无的脚步,他现在不能有一丝懈怠。

     “嗯!他应该会被我给刺激到吧?”

     兽魔之地核心禁区,朽无依旧是坐在自己的雕像上,他的表情并不多变,基本上只有平淡和微笑两种,至于其他,比如说震惊什么的,对朽无来说,除了他苏醒的那一刻以及无朽出生的那一天,已经不可能有什么事情会让他产生别样的情绪了,顶多也就是对自己未知的事情有点意外的情绪。

     “兽魔一族我也玩够了,那么……”抬起右手,朽无的指尖有一根黑色的烟丝飘动,轻笑的同时他手指微微一撮,烟丝顿时消散,而与此同时……

     “力量!寿命!血!血!我需要更多的血!!”

     在禁地最深处的一间洞府中,元武霸猛的睁开双眼,他是熊首人身的兽魔,此时他神情狰狞兽目怒睁,瞳孔开始充血,他压制不住了,他心中的欲望沸腾而起已经再难压制!

     身上一根根黑色的图腾纹显现,他堕落了,而不止是他,在外,在兽魔族的修士修炼的区域,每一个修士此时他们储物袋中的黑色符箓都自动无声的飘了出来,在他们面前爆散化为阵阵黑气融入他们的身体之中。

     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战场中,一个个的兽魔族修士开始撤退,战争直接就被停止了,战场上原本还在厮杀的其他修士面面相觑,对这种情况很是不解。

     兽魔一族,每一个修士都睁开了双眼,那是猩红的双眼,是充满欲望暴虐的双眼!他们走出洞府开始朝着兽魔族那悬浮在空中的偌大演武场飞去,那上面,他们的老祖正在等着他们!

     一个时辰后,战场的兽魔族修士们也悉数回归,他们此时已没有了自己的意识,不,倒不如说他们的意识尚在,只不过负面的意识却被无限的放大了!

     演武场的高空,元武霸目光扫视,看着下方和他相同表情的族人们,那是数十万的修士,他平举双手,振臂高呼:“吾之族人们啊!吾族幸得长生之法,这是福载,乐哉,然长生虽易,吾族中却尚无几人已成长生之道,究其原因,究其道理,皆是族外的那些修士阻碍!他们是我们长生的绊脚石,族人们啊!吾等当如何?”

     “杀!”下方数十万兽魔族修士怒吼!

     “长生被阻,成道被难!吾等当如何?”

     “杀!”

     “外族的那些生灵当如……”

     “当如血食!当成血祀!”

     “吾族终为长生一族,吾族终将高高在上!吾族……”

     猩红的眼睛中血光耀耀,滔天的杀意以及贪婪汇成了一个词——“不朽!”

     ……

     一个时辰前……

     “什么?”

     风落子眉头一皱,看着那正为自己汇报战况的修士,他惊疑道:“兽魔族退军了?”

     “是!”那修士再次确认!而与此同时,长安却在外求见,他是被那些突然回归的修士们给惊扰的,所以想来问问情况!

     “前辈,前线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兽魔一族突然退兵了!”挥了挥手示意那修士下去,风落子将消息大致跟无朽说了一遍。

     “什么?黑色的符箓?”尚没听完无朽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怎么了吗?”

     “是这样的前辈!”将自己之前与那兽魔族天骄的战斗跟风落子说了一遍,不久后……

     “前辈,就是这样!那黑符可以大幅度增加修士的战斗力甚至是直接提升境界,这一点不得不防,”眉头一皱:“而且我担心兽魔族突然如此是因为……”

     “要倾族而出了吗?”风落子自然是能猜到的!看起来这件事他必须得联络中仙宗本宗了,元武霸的实力即使是他也是胜算不大,更别提有那诡异的黑符相助。

     神识波动,他召来一个修士。

     “父亲!”

     那修士鞠躬行礼,他是六仙之境的修为,名为李连峰,是风落子的儿子,这次的修士也是全权交由他负责指挥管理的。

     “嗯!连峰,现在修士所剩多少?”

     “尚有二十九万余数!”

     “是吗?”点了点头,这个数量的话应该还是可以招架的:“你立刻通知所有修士,全部做好战斗的准备!”

     “什么?”李连峰心中一跳,这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沉声道:“是!”

     目送着李连峰转身出账,风落子又看着无朽道:“你还是离开吧!这次的战争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他开口劝说,这次若是真的,那这场厮杀将会无比的恐怖,无朽这种初出茅庐的修士还是不要参与的好,但是无朽却摇了摇头。

     “前辈!这种情况下我若是独自逃脱定会道心受损,我必须参战!”

     之前倒是无所谓,但是现在,无朽不能走!这背后肯定是朽无搞的鬼!他没想到朽无竟然能逼的这么紧!或许这场兽魔逆乱将在这一战,做个了断!

     “好吧!你先退下吧!我要开始联系本宗了!”叹了口气,风落子不再劝说,帐外修士已经开始集结,待到无朽退下后,他也得做自己该做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