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顾原之
    喝醉了的人,都醒得很早。顾朗起来的时候,听见园子里响起啾啾的鸟鸣,他感到嘴里有些干,拿起桌上的茶壶,不顾茶水冰凉,对着嘴灌了下去。屋里的动静一响,不过片刻,门便打开,两个侍女,端了水拿了毛巾进来,将水盆放在架子上,对顾朗恭敬道:“少爷,水准备好了。”

     说着将毛巾打湿,拧好,铺开后,递给神情还有些恍惚的顾朗。

     顾朗一直不是很习惯别人这样的服侍,最开始有些扭捏,说还是自己来吧,但自从下人因此被训斥不懂规矩后,就再没有推卸过了,虽然不习惯,却也不好拒绝。

     顾朗接过毛巾,将毛巾铺在脸上,雪白温热的毛巾上面传来一阵清淡的香气,用力在脸上抹了两把后,把毛巾递给一旁的侍女,道谢之后,自己走出门,一阵清爽的晨风吹过来,令他精神一震,原本有些麻木的脑袋也清醒一些。

     他回过头来问道:“老爷呢?”

     侍女答道:“老爷正在接待拜访的客人,他让我们在少爷起来后告诉少爷,中午的时候,老爷会早些回来。”

     顾朗“唔”了一声,顿了片刻,道:“我那两位朋友呢?”

     侍女回答道:“穿黑衣服的那一位已经起来了,有一位还未醒。醒来的那位在前厅用早餐。”

     顾朗点点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那我也过去吧。”

     来到前厅,看见余生已经坐在桌上,慢慢地吃着白粥,顾朗拉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余生却似没有看见他一般,只是慢慢地享用着早餐。

     顾朗呆呆看了他一会儿,发现余生果似没有看见他一样,他招呼道:“早啊。”

     余生喝完最后一口粥,淡淡道:“已经不早,太阳已经出来了。”

     顾朗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打了个哈哈,道:“反正也还没什么事情。”

     余生看着他,道:“你真要我帮忙?”

     顾朗有些莫名其妙,道:“什么?”

     余生道:“你说要我下山来帮你忙,可这一路上,却好似什么事都没有。”

     顾朗笑道:“在洛阳的时候不就帮了大忙吗?”

     余生看着他,仿佛未看见他脸上的笑容,冷静道:“你一个人也可以办到。”

     顾朗笑道:“一个人哪里有两个人好办事。”

     余生冷冷地看着他,眼睛里不带笑意。

     顾朗叹道:“好吧,好吧,总会有事要你帮忙的。”

     余生等着他说。

     顾朗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连最后一点酒意与麻木也消散,看着余生认真道:“我要你去帮我盯一个人,开封府,沈三石。盯着他一个月来的动静,看他跟什么人接触,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余生疑惑道:“你怎么知道这人会有关系?”

     顾朗神秘地笑了起来,道:“自然有线索指向那里,你帮我盯好就行好了。不出错的话,肯定可以找到那些神秘来往的人。”

     余生道:“什么时间?”

     顾朗沉思一会儿,道:“我在家里应该也不会呆多久,应该没几天就要出去了,我到时候也有事情,我们分开去办吧。”

     余生道:“好。”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王逸的声音:“欸,顾广,你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

     顾广明显有些被惊到,脸色一变,他回过头来,见到是王逸,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有些尴尬,道:“我在整理衣服呢,老是感觉到衣服里面有虱子在咬我。”

     王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径直走进屋里,小声嘟囔道:“看来就算是大户人家,清洁也还是要抓牢嘛!”

     顾广脸上神色变幻,最后定格成笑容,跟在王逸后面大步进了厅里,跟余生打过招呼后,笑着对顾朗道:“哥,刚刚偶然听到,你这才回来,又要出去啊?”

     顾朗看着顾广良久,脸上露出笑意,“嗯”了一声,道:“这次只是顺便回来一趟,还有事情要出去。”

     顾广“哦”了一声,不再问,也吃起了早餐。

     上午的时候,顾广跟在顾朗后面,听顾朗谈论着他在外的那些日子里面遇到的事情,顾朗也问了他武功的进展,以及帮家里的事情,亲身试过顾广的武功后,他笑道:“你小子这几年来进步很大啊。”

     顾广有些腼腆地笑起来,道:“哪里比得上大哥。”

     顾朗摇摇头,道:“你分心在家里的事情上面比较多,哪里像我,一身自由,当然轻松很多。不过就算如此,但再过两三年,我哪里是你的对手。”

     顾广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笑,俨然一个听长兄教导的弟弟。

     上午,顾朗让顾广带着三人在顾府里逛逛,因为多年没有回来,他对顾府的一些地方已经忘了。

     顾府很大,而且里面不同的园子之间布局不同,走了一路,绝看不见相同的两个园子、两条相同的路,让人叹服。

     虽然眼前新意不断,可逛园子还是累人,几人显出一点疲乏,顾广一路瞧着他们脸上的神情,看见这样,便道:“不如回去休息吧,近正午了。父亲应该也快忙完了。”

     顾朗问其他两人如何,两人当然没有异议。

     回到前厅的时候,只见一个中年人正襟危坐,正是昨晚那人,顾朗的父亲,顾原之。他手里端着一杯茶,身子笔直,神情专注,仔细品味着杯中上品西湖龙井的滋味,他虽然是坐着,可身上却仿佛散发了无形的光芒,照亮整个大厅。

     几人进来,顾广上前拜道:“爹。”

     顾原之淡淡点点头,站起来目光越过顾广,落在顾朗身上,好一阵后,脸上露出笑容,道:“小翌,你回来啦!”

     顾朗来到顾原之身前,恭敬道:“父亲大人。”

     顾原之仔细打量着顾朗,脸上露出笑容,看见长大成熟的顾朗,好似看见了一颗自己栽下的树终于到了开花的年华一样,他点点头,欣慰道:“不错,看来在江湖里还不错。”

     顾朗沉声道:“辜负了父亲大人的心意。”

     中年人沉默一阵,语气里有些惋惜,道:“这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我当然是支持的。而且看你的样子,也很不错。”他脸上露出笑容,“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两位朋友吗?”

     顾朗拍了下头,也笑起来,道:“一时忘了。”

     他拉着两人过来,指着黑衣,道:“这位是余生,帮了我很大的忙。”

     虽然面前是武林中大名鼎鼎的传奇人物,可余生脸上却还是淡淡的神色,而且言语也平淡,道:“你好。”

     顾原之也不在意,脸上一笑,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另一位王逸身上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消失,目光变得有一丝奇异,听顾朗介绍道:“这位是王逸,也帮过我大忙。”

     顾原之盯在王逸脸上,目光逼人,问道:“你父亲叫什么?”

     王逸本来对见到这样一位江湖里十分出名的人物就有些忐忑,此时听他问起自己家里的事情,却有些摸不着头脑,道:“我从小是爷爷养大的,不知道父母的事情。”

     顾原之沉默半晌,顾广轻轻问道:“您怎么了?”

     顾原之这才回过神来,脸上露出谦意,重新笑道:“对不起,刚刚突然想起一位故人来,冷落了两位。”

     王逸受宠若惊,连声道:“没事,没事,能见到您这位江湖里的人物是我们的荣幸。”

     顾原之呵呵一笑,道:“已经到中午了,宴席已经准备好,我们先去用饭吧。”

     他带着几人,来到一个偏僻陌生的房间里面,余生与王逸两人进去后,顾朗看着有些惊讶的两人,解释道:“这里是父亲平时休息时候的地方,一般不接待外客的。”

     王逸听着嘴里笑开了花,想不到自己会有被这般大人物如此相待的一天,要是说给以前那群小子听,还不得羡慕死他们,他突然有些伤感,也不知道那群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想到方奇山的为人,他安慰自己道:应该很好吧,那群小子恐怕都快把我忘了吧……这样也好。

     席间顾原之表现完全不似一个江湖里的大人物,而更像是一位父亲的角色,虽然这个角色严历了一些,可他却尽量释放着一位父亲该有的慈善,而他对于顾朗的关心,让一旁低头吃着饭的顾广眼里现出一丝嫉妒。

     酒过三巡后,顾原之对两位客人谦意道:“前面还有几位客人在,暂时不能相陪了。”

     余生自然不在意。

     王逸受宠若惊道:“您忙您的,我们自己没事。”

     顾广跟着顾原之离开了席间。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王逸有些犹豫道:“怎么感觉你跟你父亲的关系……”

     顾朗喝了一大口酒,咂咂嘴道:“也就那样咯。”

     王逸看着顾朗脸上不是太好的神色,闭上了嘴巴,默默地吃着饭,而一旁的余生仿佛对着一切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一般,低着头默默地吃着,让王逸羡慕不已。

     顾原之来到前面的大厅,里面四个人正等着他,四人衣着华丽,身上气质出色,看起来也是一家或者一门之主的人物,此刻有些坐立难安的样子。

     他一进门,对几人拱了拱手,满是谦意,道:“怠慢各位了,恕罪恕罪。”

     四人忙站了起来,连声道:“哪里,哪里,顾大家忙,这个我们都知道。”

     顾原之坐下来,问道:“各位对于顾某的提议考虑得怎么样了?”

     他身上那无形的光芒压得几人有些难以开口。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三人都望着年岁最大的一人,一个头发上有了些白雪的老者咳嗽一声,正了正神色,站起来犹豫道:“当前武林人才凋零,面临着外域或者江湖里不轨分子的觊觎,顾大家提议成立联盟,团结一起,以打消那些肖小的念头,本意是好的,我们也很赞同。只是……”他脸色为难起来,另外三人不停给他使眼色,他一咬牙,道:“只是我们觉得让一人作为盟主,统领整个武林的事情,恐怕还有许多地方值得商榷,恕在下不能同意。”

     顾原之端着茶,静静听着老者的话,脸色看不出有何变化,待老者说完,他用茶盖荡开杯中水面的浮叶,看着四人和色道:“顾某只是提议而已,最终如何,还是看各位的意见,既然各位不同意,也就算了。”

     四人小心翼翼地看着顾原之脸上的神色,确定他话语间没有生气,这才放心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老者四人对望了一眼,最后老者对顾原之扭捏道:“顾大家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们几人就先告辞了。”

     顾原之站起来,作了一个送客的手势,轻笑道:“各位一路顺风。”

     顾广送着几人离开,见几人出了大厅后,顾原之慢慢坐了下来,看着几人的背影,脸色阴沉下来,神色变幻,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刻钟后,顾广回到大厅里,顾原之脸色已经恢复到无任何表情。

     顾广询问道:“这已经是第十三家不同意的了,是不是……”

     顾原之叹道:“看来还是得用这个办法啊……对了,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顾广低头道:“已经让慕家去办了。”

     顾原之点点头,道:“那就行了。”

     顾广看着顾原之,犹豫片刻后,道:“大哥他们……”

     顾原之淡淡道:“让他玩去好了,他查不出来什么的。”

     顾广犹豫道:“可是今天……”

     顾原之挥挥手,让他的“可是”吞了下去,顾广退下去后,顾原之喝了一口手里的茶,望着大厅里的空处,眼前忽然出现一张嘻笑的脸,依稀和王逸相似,又浮现一张姣俏调皮的脸,眉目和顾朗仿佛,他闭上眼睛,现出一丝痛苦,用力地甩了甩头,猛然睁开眼睛,道:“巧合罢了,两人不可能有什么联系。”

     他缓缓咽下一大口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