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找人的人
    白芷一直目送余生下了山,良久后,才回到小屋。

     余生与顾朗两人下了山,路上,顾朗给余生说了这些日子来自己的调查结果,他在路上也听说了几次其他人中毒的样子,经过思考,顾朗觉得他们应该是要往洛阳去。

     余生不说什么,顾朗要他帮忙,当然听他安排,他欠他一条命,到了白芷这里,已经两条命,他怎么可能拒绝顾朗的要求?

     两人到了洛阳,已经日暮,可城门口还是络绎不绝的人往来,两人一进城,顾朗带着余生到了一家客栈,两人订了房间,休息一夜后,余生问道:“这么大的城,怎么找?”

     顾朗眨了眨眼睛,道:“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跟我来。”

     他走在前面,余生跟在他后面,穿过人来人往的街道,来到繁华洛阳城中有些破落的一隅,这里明显很多穿着看起来明显不怎么好的人,除了那些衣着贫苦的人家,还有好些在街上快速来往的青年,衣着也不好,却很忙碌。

     顾朗来到一个破落的房子前面,房前有一群小孩在玩耍,看见陌生人过来,有些怯怯的看着来人,顾朗轻声问道:“请问王逸是在这里吗?”

     一群小孩怯怯地望着他,一个穿着很多补丁衣服的大孩子站了出来,他脸上脏兮兮的,他也有些害怕两个明显跟这里格格不入的两人,怯道:“他不在,昨晚没有回来。”

     顾朗道:“没事,我们可以等他。”

     大孩子鼓起胸膛问道:“你们找他什么事?”

     顾朗和颜悦色道:“找他帮忙找人。”

     小孩们明显松了口气,大孩子也放松下来,道:“还以为是找他麻烦的呢。”

     顾朗好奇道:“怎么?很多人要找他麻烦?”

     大孩子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没有人找王大哥麻烦。”

     顾朗道:“不请我们进屋去坐坐吗?”

     大孩子的脸上有些窘迫,吞吞吐吐道:“当然可以,就是……”

     顾朗对余生道:“那我们先进屋等吧!”

     顾朗走进门口,有些惊讶,屋里除了一些草做的席子与几床破烂的被子外,竟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大孩子站在门口,当然看见了顾朗脸上那一抹稍纵即逝的惊讶,他脸上红了起来,看着围在旁边的几个小孩,喝道:“还没给客人找凳子来!”

     几个小孩跳进屋里,一会儿后,在角落里找出两个布满了油污的凳子过来,把凳子擦了几遍后,才递给顾朗二人,大孩子红着脸嗫嚅道:“这里好久道没客人来,所以……”

     顾朗与余生二人一下坐了下来,并不嫌弃上面布满了油污,顾朗笑道:“无妨,我这衣服比这凳子还脏呢!”说着撩起衣服下摆,衣服由于赶路的缘故,沾了很多污泥,可他神情却很轻松自在,毫不在意。

     余生坐在凳子上,面无表情,顾朗和善道:“别看他冷冰冰的,他从来不介意这些东西。”

     孩子们看余生眼中确实没有恼怒与不耐烦,放心下来。

     两人等了一会儿,孩子们都还在屋里,大孩子叫道:“都在屋里干什么,出去出去!”待孩子们都出去,他自己到屋里墙壁上,取下一块砖,从中取下一个布袋,倒出里面的铜板,他小心地数着,可七八个铜板,很快就数清楚了,他眉头皱了起来,轻轻叹了口气,将铜板放进怀里,再把布袋放回原处,用砖封好。

     他看着余生两人,小心翼翼地问道:“两位客人吃了早饭了吧?”

     两人在客栈的时候就已经吃过,看着两人点头,他明显送了口气,心中暗道:还好还好,这点钱勉强够我们的早饭钱。

     他拿着钱正要出门,却听见屋外响起了孩子们愉快的声音,只听一个很大的声音问道:“小舟呢?快出来看看,王大哥给你们带什么回来了,这回可是荤菜!”原来屋里的大孩子叫小舟。

     小舟对顾朗道:“是王逸大哥回来了。”

     小舟出了门,顾朗与余生两人也跟着出去,只见一个眉毛斜挑,脸上带着农农笑意的年轻人,他所说的“荤菜”,却是手里的包子,此刻年轻人正拿着包子分给众多小孩,他身上衣着并不华丽,可整个人却充满了愉快,眉毛斜挑,看着孩子们高兴的样子,他脸上也露出农农的笑意,仿佛此刻正在做到是一件极为快乐的事情。

     看见余生两人从屋里走出来,这人神情一变,做势就要逃跑,小舟看着神色变化的年轻人,急忙道:“王大哥,这两人不是来讨债的。”

     王逸送了口气,脸上又笑了起来,这才好好地打量一下从屋里出来的两人,看着前面那个带着笑意的年轻人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忽然一振,但转瞬就恢复过来,又看了后面那人,一身黑衣,面上没有什么表情。

     看着两人,王逸问道:“二位既然不是为讨债来,不知道来这里是干什么?”

     顾朗在看到王逸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振了一下,但只是一刹,他看着王逸,笑了起来,道:“在下顾朗,旁边这位是在下好友,名叫余生。”

     王逸看着余生道:“剩余的余,苟且偷生的生?”

     余生心中有些生气,盯着王逸的眼睛,看了半晌后,发现这人确实没有故意的意思,轻轻地“嗯”了一声。

     王逸看着顾朗,道:“看起来你是主事的那位呀,不知道你们找我什么事?”

     顾朗看着王逸,道:“帮我们找几个人。”

     王逸脸上带了吊儿郎当的笑容,道:“天下那么大,上哪儿找去啊。”

     顾朗定声道:“当然是在洛阳找!”

     王逸脸上的笑容农了起来,叹道:“可洛阳也很大,恐怕不是那么好找啊。”

     顾朗看着他笑道:“报酬肯定让你满意!”

     王逸似不经意问道:“能给多少?”

     顾朗道:“二十两!”

     王逸整个人一振,但立刻稳了下来,不顾身边一个劲催他接下来的几个小孩,强力压抑住声音里的兴奋,作出为难的样子,道:“唔,洛阳城那么大,而且每天那么多人来往,二十两银子,恐怕……”

     顾朗拿出二十两银子塞在他手里,笑道:“二十两银子只是订金,事成之后,再给五十两!”

     王逸勉强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不顾一旁失劲拉他让他接下来的小孩,勉强压制住声音里的兴奋,道:“好!找什么人?这洛阳城里,就没有我王逸找不到的人,就算是死人,我也能给你把他骨头给找出来!”

     顾朗道:“不用你找死人骨头,只要你找五个年轻人,五个活人。”顾朗把在路上根据一路的消息打探到的那几人长相的画像递给王逸,道:“可能稍微有些出入,但只要你觉得像的,就立即到城东的‘悦乎客栈’找我。”

     说完,顾朗与余生两人,就要离开。

     王逸在后面喊道:“喂,你不怕我拿了钱就跑了?”

     顾朗头也不回,笑着大声道:“能那么火急跑回来照顾几个孩子的人,就算拿钱跑了,我也认了!”

     王逸也笑了起来,把包子分给几个小孩后,也拿了一个包子咬了起来,心道:为了找几个人,光订金就舍得花二十两银子,这人呐,恐怕不好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