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谜团
    木心此言一出,饶是几人修养深厚,可还是不禁愣住,等反应过来,苏景和忙问道:“大师知道?”

     木心点头承认。

     苏景和又道:“那大师当时为何……”

     木心苦笑道:“残病之人,哪里敢多管闲事。”说着看了顾朗一眼,“不过既然被这位小友认了出来,索性木某就多说几句。”

     苏景和道:“大师但讲无妨。”

     木心道:“苏长老中的这种毒很有名,你们可能听说过。”

     苏景和道:“苏某虽然只擅长使剑,但对江湖中有名的毒物还是略有了解,却没有一种和苏长老中的毒迹象相同,不知道木大师说的是哪一种毒?”

     木心道:“这么多年过去,忘了也是正常。苏长老中的是‘紫护心’。”

     苏景和沉默半晌,想了想“紫护心”是一种什么毒,似乎有些印象,突然一震,道:“可是西王母的那个?可不是已经被……”

     木心脸上也浮现出疑惑,道:“苏长老中的确实是紫护心,但让人疑惑的是,这种毒当年不是已经随着伏生宫围剿而消失了吗?已经二十多年了,为什么重现于世?”

     苏景和道:“难道是当年有漏网之鱼?”

     木心道:“不会,就算有漏网之鱼,也绝对不会配置紫护心这种毒。”

     苏景和点点头,沉默下来。

     顾朗道:“会不会是西王母教给了别人呢?”

     苏景和道:“你们可能没有听说过西王母这人,这人绝对不会把这些东西教给别人。”

     “绝对不会?”

     木心道:“绝对不会!她身边的侍女都是三个月换一次,只有很少的几人一直待在她身边,但那几人从到她身边那天起,就被废除了经脉,不可能学习这些东西。”

     顾朗道:“但下毒这东西,不需要内力也行的吧?”

     苏景和摇头道:“西王母的毒必须要有与之相配的内力摧动才会有用,不然根本不会有那么厉害的效果。所以下这个毒的人,肯定会这个内力。”

     屋里的气氛一时沉默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好。

     良久后,木心首先开口打破沉默,看着顾朗,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有人记得木某的名字,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的小友。”

     顾朗道:“以前随家里长辈见过前辈一次,不过已经是很多年前了,前辈应该是忘了。”

     木心道:“一时还真记不起来了。”

     顾朗道:“前辈投身于机关之术,不问世事,忘了也很正常的,何须记挂。”

     木心哈哈一笑,道:“小友说的有理。”

     顾朗反问道:“不知道前辈这次出来,是为何?”

     木心沉吟片刻后,道:“故友相邀。”

     苏景和奇道:“大师的朋友?”

     木心道:“是人都有朋友,木某虽然不入群,可也有朋友。昔年救了木某一命,多年未有联系,这次突然相邀,木某不得不再次出来。”

     苏景和道:“是什么事呢?”

     木心喝了口茶,道:“这个木某就不知道了,但想来应该有木某能帮上忙的地方吧。”

     苏景和道:“不知大师的朋友是江湖里哪一位?”

     木心道:“这个恕木某不能说。”

     苏景和一愣,道:“是苏某唐突了,既然要大师隐藏身份去,那就是要保密的事情,苏某唐突了。”

     木心拱手道:“多谢苏兄弟的理解。”

     顾朗问道:“前辈,既然这个毒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消失了,这一次出世,意味着什么呢?会不会魔教中人又卷土重来了?”

     木心沉吟片刻,道:“有一种说法,当年西王母武功盖世,无人可匹敌,能被缴灭,还是魔教中出了叛徒,里应外合之下,才击败了她。另一种说法,是当时她初生了孩子,功力还没有恢复,但最后直到她死去,都没有谁看见过那个孩子。”

     苏景和道:“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如果真有孩子的话,那现在也应该是二十多岁了。当年就算伏生宫覆灭,但还有一些长老逃了出去,这些长老可是有好些忠心耿耿,会不会是那些长老扶育大了那个孩子,然后现在孩子长大了,要聚集起来,杀死当年参与诛杀伏生宫的门派之人呢?”

     木心叹道:“也不是不可能,但为何这个毒又重出了江湖,这一点倒真是让人想不通。”

     过了片刻,他又道:“这个毒可以潜伏很长时间,苏长老可能在十多天前就已经被人下毒了,只是到了这里才毒发而已。在苏长老去世前几天,是不是常感到又些乏力,胸口痒?”

     苏景和道:“是。”

     木心道:“那就没错了,就是很久之前就已经中毒了,只是到了这里才毒发而已。”

     苏景和叹道:“这一路过来,碰到了很多人,到底是哪里中的毒,却是让人根本毫无头绪。”

     木心道:“如果真是十多天前就中了毒,那就麻烦了。”

     顾朗在一旁听着二人的谈话,见两人似乎没有头绪,想了一会儿,道:“苏前辈你们一行人一路过来,可跟人发生过什么冲突?”

     苏景和摆手道:“门派最近出了一些事情,我们都急着赶回门派,哪里会与人发生冲突……”说着突然顿住,过了片刻,道:“在当阳的时候,还真与人发生过冲突。”

     顾朗道:“与什么人?”

     苏景和回忆道:“当时我们经过当阳,看见有几个年纪不大的人,大概也才二十出头的样子,在欺负一个老人,我们藏剑阁秉持心中正义,苏长老在所有长老中,眼中是最揉不得沙子的,就教训了那几个年轻人一顿。”

     顾朗道:“没有发生接触吗?”

     苏景和想了一会儿,道:“其中有一个年轻人别打了一个趔趄,倒在了苏长老的脚边,这几天苏长老腿和胸口有些痒,除此外,没有其他机会接触了。”

     顾朗看着木心,道:“木前辈,这个毒可以这样下吗?”

     木心思索了一会儿,道:“当年西王母用的时候,似乎没有接触也可以中毒。”

     顾朗道:“那就是说,接触也可能可以下毒咯。”

     木心道:“理因如此。”

     顾朗道:“中毒之人除了胸口发紫外,会有其他症状吗?”

     木心沉思片刻,道:“会先从口鼻开始腐烂。”

     顾朗思索片刻后,道:“会不会这种毒从呼吸进去,就会从口鼻开始腐烂,如果从其他地方进去,就从进去的地方开始腐烂呢?”

     木心沉吟片刻,慢声道:“可能如此。”

     顾朗看着苏景和,道:“前辈,为何我们不去看看呢?”

     苏景和犹豫了一会儿,道:“走吧,虽然打扰死者安息,但我想如果能查明原因,找出凶手,比就这样放过凶手,更让死者欣慰。”

     几人起身到楼下,前几天在苏长老死后,苏景和就已经安排了两名弟子将苏长老遗体从楼上抬了下来,到地窖中,因为地窖稍微阴凉一些,可以多停留几日,以等待藏剑阁来人。

     几人下到地窖里,即使地窖中温度低一些,可还是问道一股腐烂的味道。苏景和命弟子挽起苏长老的裤腿,凑上灯前去,几人豁然看见苏长老腿上已经开始腐烂,露出里面的肉,苏景和又命弟子挽起袖子,却没有见到腐烂。

     顾朗道:“果然如此!”

     苏景和怒道:“想不到只是小小的教训,竟遭如此恶毒的报复!”

     苏景和沉吟片刻,看向顾朗余生二人,道:“长老之死,本来是门派自己的事情,但最近门派里出了大事,具体什么事情,涉及门派机密,不便细说。所以苏某在此恳求二位,希望能拜托二位,帮忙寻找那几个人。那几人的肖像,苏某一会儿画出来,给二位看。”

     顾朗道:“前辈有事相拖,按说小子不该拒绝,可是江湖中人来人往,又能上哪里找呢?”

     苏景和道:“我看他们一路谈论的事情,都与这次江湖里的宝藏秘籍有关,这几人肯定也在寻找宝藏,所以只要去到最有可能出现宝藏的几处地方,定能找到他们。”

     顾朗苦笑道:“小子虽然已经听说江湖里有宝藏出世,但根本没有打听几分这些事情,所知甚少,更何况西北之大,哪里才是最有可能有宝藏的地方,小子是一点都不知道,哪里能找到这些人呢?还望前辈另托他人。”

     苏景和道:“这个你放心,本门有一点头绪,到时候告知小兄弟,小兄弟去这几处去找找,如果找不到的话,也就算了,毕竟这是本门之事,不应该太过麻烦小兄弟。”

     顾朗犹豫片刻,余光突然看见一旁的余生,眼中突然一亮,对苏景和道:“这样的话,小子或许可以去找找。”

     不待余生说话,顾朗已经接了下来。

     第三天,前来接待苏长老遗体的藏剑阁的人已经到了,苏景和也在昨天给了顾朗与余生二人那几人的画相及其他特征,又告知了几处地方,就和前来接待的藏剑阁的人匆匆离去,看来藏剑阁门派里面,确实遭遇了很重大的变故,不然这种关于颜面的事情,不可能这么匆忙就交给只见过几面的二人去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