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出口
    余生从包袱里拿出火石,对白芷道:“我再去找一些引燃的东西。”

     转身消失在黑暗的通道中。

     一柱香的时间,余生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堆破烂的布条。

     白芷问道:“在哪里找的?”

     余生道:“这个地方不止你我两个人,在这之前,还有好多人在这里过。”

     白芷不再问。

     余生拿着火石,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钢片,在一堆布料上划,几点火星从钢片上溅落到布堆上面,好一会儿后,一点火苗从布料上面升起,渐渐燃起来。

     下面的松木也燃起来,余生道:“走吧,这个可以当火把用好长时间的。”

     两人进了通道,里面的黑暗被照亮,走一段路可以看到路上的白骨,不知道这个地方曾经有多少人像他们二人一样,被困在了这里。

     走了好几个地方,可是都没有看到有什么特殊的通道,经过里面弯弯曲曲的道路,余生发现有一个洞穴在黑暗中,两人进去,发现里面和其他一样,除了没有开口,其他的和其他洞穴一样。

     打量了一会儿,余生道:“这有什么意义呢?”

     白芷道:“确实有些奇怪。”

     余生举着火把,小心地看了这个洞穴很久,除了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小陶瓶,用手一碰,瓶子就碎了,也不知道在这里有多久了,其他的却没什么发现。

     两人离开这里继续查看其他地方。

     又发现了四个类似的洞穴,里面却空无一物,余生在前面走着,白芷突然道:“这里面可能有出去的机关。”

     余生停下来,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

     白芷道:“我们再找找,应该在附近还有两个这样的洞穴,如果能找到的话,那就肯定有出去的机关了。”

     余生也不多问,两人再走了一阵,果然又发现了两个洞穴,还有路上散乱的白骨。

     做完这一切,已经很久了,不只是肚子饿了起来,松木的火也不旺盛了。

     余生道:“先回去吧。”

     白芷点点头,道:“正好回去我梳理一下思绪。”

     两人回到起先的洞穴,余生拿出一个馒头,自己一半,另一半分给了白芷,道:“先吃一点东西吧。”

     两人吃了东西,又喝了点水,休息一会儿后,余生问道:“有出路?”

     白芷点头道:“以前我看过家里的一本书,这个是一个阵形,如果猜得不错的话,在不远的地方应该有一个什么开关。”

     余生道:“那就再找找吧。这么多的洞穴,如果有,小心看的话,肯定能找到的。”

     余生重新点燃了火把,两人找了好几个开了口的洞穴,可是都没有找到能开机关的东西。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两人找了一个避风的洞穴,坐在里面,半个馒头根本不顶什么事,余生掏出最后的半个馒头,递给白芷。

     白芷道:“要是明天再找不到出去的路,那我们俩个就要饿死在这里了,和其他那些骨头的人一样。”

     余生点头道:“先休息吧,现在就算找,也找不到。等休息好了,天应该也亮了,到时候再找。”

     洞穴里安静下来,只余下呼吸的声音。

     白芷道:“你睡了吗?”

     过了很久,一个声音陡然响起,道:“没有。”

     “还以为你睡了呢。”

     余生不说话。

     白芷开口道:“你为什么要到江湖里来呢?”

     余生沉默良久,道:“报仇。”

     “什么仇。”

     “我父亲的仇。”

     “只有这个目的?”

     “只有这个目的。”

     “你的刀只用来做一件事,只用来杀人?”

     夜里的温度太低,余生感觉道一股寒冷,“嗯”了一声。

     白芷忽然感觉到一阵冷意,对洞里的这人除了感激外,还感觉到一股可怜,她很想握住他的手,可是她知道,这个人的手,除了刀,是不会握别人的。

     两人静默了很久,洞穴里连呼吸都轻了下来。

     余生一直没有睡着,多少个不眠的夜里,如同现在一样,躺在草剁或者石头上想,找到了仇人,该说些什么话呢?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拔刀呢?

     和仇人对决的场景,他已经在脑海中演练了无数次,相信真到了那一天,他也可以如演练中那样,熟练地拔刀击倒对方,不带一丝犹豫。

     他希望这一天快些来临,可又不想这一天这么早的到来。

     他恐惧的当然不是死,死他是从来不恐惧的,他恐惧的是另外的一种东西。

     这种东西是他在江湖行走这么多年,才稍微有了一点了解,这是比任何事物都要动人得多的情感,即“爱”。

     在黑暗中,他轻轻听着洞穴里轻轻的呼吸与微微的风的声音,一直坐着,没能睡着。

     白芷也同样没有睡着,她很轻慢的呼吸,感觉上似乎已经睡着了一样,其实醒着,她一直都在父母的怀抱中长大,虽然父亲有时候会突然一坐就是一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但总体来说,她的生活过得是快乐的,她在一种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她能够明显感觉到余生和别人的不同,在这个人身上,她感觉到一种矛盾,自己与这个世界的矛盾,想做的事情与要做的事情的矛盾,但他最终选择了要做的事情,而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他的心里有一种痛苦。

     她的心里感觉到一阵痛苦,很想握住他的手,告诉他,他应该放下一些事情,也不必承受那么多的东西。可他的手已经握了刀,不会再握任何东西,自己能握住吗?

     她不知道。

     所以她睡不着。

     不过或许能够找到出路?

     出去之后呢?

     她不知道,所以她睡不着。【零↑九△小↓說△網】

     两个人都把呼吸放到很轻微的程度,装成睡着了的样子,但其实两人都一夜没睡。清晨,一人靠在墙壁上,一人微微卷曲,天已经亮起来,可两个似乎都睡得深沉,没有人起来。但其实两人都一夜没睡着,就保持这样的状态,享受着最后一刻的宁静。以后呢?可能死在这里,可能出去。

     天光已经很亮,余生慢慢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要去另一个洞穴里摘果子,站了起来,正准备去,白芷这是也站起身来,余生转过身来,道:“惊醒你了。”

     白芷道:“没有,我平时一般也是这个时候醒的。”

     余生道:“那你等等,我去摘一点果子过来。”

     白芷道:“我也一起去吧。”

     余生道:“好。”

     通道里除了两人呼吸,就是脚步声,白芷静静地跟在余生后面,前面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白芷收步子不及,撞在余生背上。

     白芷“哎哟”一声,问道:“你怎么停了?”

     余生道:“听你不说话,以为你掉了呢。”

     白芷道:“放心吧,我就跟在你后面。”

     余生“嗯”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前面出现了光亮,接着看见了那个洞穴,洞穴上面一株绿树,因为在洞穴里的关系,长得不是怎么好,上面结的果子也不多,白芷前面摘过几次果子,现在上面的果子已经很少了,就十个的样子,而且因为营养不良的关系,并不大。

     余生道:“这里除了这些果子外,恐怕没有其他吃的了。”

     白芷道:“如果还找不到出路,恐怕只能饿死在这里了,看这里的那些人,似乎都是饿死的。”

     余生道:“毕竟这株树并不是一年四季都有果实的,而且果子结得也不多,就算有果子,应该也支持不了几天吧。”

     余生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两人静默下来,气氛一时有些沉重。

     最终还是白芷开口道:“我们先摘几个果子吧,再留几个在上面,说不定等会儿就找到了出口,留的这几个果子到时候掉下来后,说不定还可以长成大树呢。”

     余生点点头,道:“我先摘六个下来吧。”

     两人一人分了三个,果子很小,只能勉强让人感觉到不饿,吃完果子后,余生拿出火石,点燃了松木,两人又继续寻找起拥有开关的出口。

     可是直到洞穴里的光亮西移渐小,还是没有找到出口。

     余生道:“会不会这里本来就没有出口呢?”

     白芷道:“不会的,我记得我看的那本书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送给爹爹的,里面的东西都是他自己亲手写成的,不会有错。”

     余生道:“但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那个机关。”

     白芷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余生道:“找了很久了,你也应该饿了吧,我们去摘果子吧。”

     白芷跟在余生后面,一路沉默着到了有树的洞穴里面,因为洞中墙壁上面并没有多少的泥土可以供树根紧紧的抓住,余生跳上去摘果实的时候,树猛地向下一弯,根部随之屈伸。

     白芷突然叫道:“树根下面好像是空的!”

     余生从树上跳下来,把果子递给白芷,道:“树根?”

     白芷道:“对,树根下面似乎是空的,里面好像有一个图案的东西。”

     余生闻言,跳起来抓住树根,用手扯掉那些树须,看了看,道:“这样看不到。”

     用刀砍掉几个外面的树根,再向里面看,里面是一个略深斜向下开的小洞,里面似乎有一个雕刻的图案。

     余生跳下来,告诉白芷里面确实有一个图案,白芷猜那就是两人一直找却找不到的机关。

     但树根已经长进了里面,完全能够接触到机关,必须把树根清理掉才行。

     余生拿起地上昨天断掉的绳索,套在树干上,对白芷道:“等会儿你拉住绳索,我爬上去清理那些纠缠的树根。”

     白芷点点头,拉住绳子,余生拿着白芷的剑,上去砍掉那些树根,因为方向的关系,不怎么使得上力气,过了好久以后,才把主要的树根砍出一个大大的口子,余生跳下来,道:“我来拉吧,应该可以把树给弄掉。”

     余生拉了几下,树完全的倒了下来,只留半截树根在里面,余生用剑捣鼓一会儿,将树根取了出来,露出了里面的面目。

     一个荷花的图案刻在里面。

     白芷道:“这个图案应该可以扭动的,但方向不要错了,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先往左扭半圈,听见‘咔’的一声后,往右拧两圈,也听到‘咔’的一声,应该就可以了。”

     余生照做,可等了一会儿,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余生道:“记错了?”

     白芷看着墙上的图案,皱起了眉头,道:“不应该呀,就是这样的,怎么会……”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轰隆’一声,似乎通道中有什么东西倒塌了。

     余生看了一眼白芷,点燃了松木,两人一起往声音传来的地方寻去。

     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发现是一个死通道的墙壁倒塌了,露出后面的黑暗通道。

     余生看了白芷一眼,白芷道:“往里面走吧。”

     两人继续向前走去,很久以后,看见通道尽头的墙壁顶上面有一些光亮,待到近了,才发现这里不仅开了一个光亮的洞口,而且在一旁有一个水池,里面有成群的鱼,除此外,再无其他通道。

     白芷道:“怎么会呢?”

     余生道:“至少不用饿死了。”

     白芷看向余生,余生已经跳入水池里面,消失不见,良久后,还不见余生出来,白芷站在水池边上,向水池中喊道:“喂,余生,你还好吧?”

     余生突然从白芷脚边的水池边缘冒出头来,道:“至少不用饿死了。”

     余生举起手,手里抓了一条肥大的鱼,他那从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带了一丝笑意。

     白芷道:“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余生道:“很多年不用了,想不到水性还是那么好。”他那从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带了一丝得意。

     白芷惊讶道:“你还会笑呀?”

     余生突然想起了什么,板起了脸。

     白芷道:“你要是能一直这样,多笑笑的好。”

     余生沉默下来,过了良久,道:“我们今晚就吃鱼吧。”

     说着稍稍清理了一下,便升了火,烤起鱼来。

     不过一会儿,一股肉香味蔓延开来,两人的肚子都叫了起来。

     余生道:“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余生专注的看着手里的烤鱼,火光照在余生脸上,他脸上的神色显得很柔和。

     白芷道:“你要是能像现在这样,不要想那么多事情,就好了,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余生脸上眼睛一缩,表情变得僵硬,把鱼递给白芷,道:“鱼烤好了,你吃吧。”

     白芷看着手中那么大的一条鱼,道:“你不饿呀?”自己撕了一小块后,把鱼递给了余生,道:“你吃吧,我这些就够了。”

     余生接过鱼,两人吃起鱼来,白芷一条条撕着吃的,吃得很慢,一边吃,一边看着余生,余生则是低头大口地吃着,不敢去看白芷的目光,低头大口地吃着,似乎感觉不到鱼刺。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吃完鱼后,感觉白芷还看着自己,余生坐着地上,道:“天黑了,先休息吧,明天再找出路。这个地方是封闭的,既然有鱼,肯定是与外面连接的,我刚刚在水下看了,似乎有一条通道通向外面。明天我进去看看。”

     白芷点点头,犹豫片刻后,道:“你身上衣服湿了,夜里很冷,还是脱下来烘干吧,我侧过去就好了。”

     说着转身向着墙壁,背向着余生。

     很长的时间里,两人都没有说话。火渐渐小了,余生道:“已经烘得差不多了,先休息吧,明天再找出路,既然有鱼,那这里肯定不是封闭的,我刚刚在水下看了,似乎水下有一条通道,不过光线太暗,看得不是太清楚。明天我再看看。”

     白芷“嗯”了一声,转过身来,余生道:“水下似乎有一条通道……。”

     夜已经深了,火熄灭了,洞穴里面只有两人的呼吸与鱼拍着水面的声音。

     白芷想到:是不是明天出去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呢?如果那样,我倒宁愿就在这个洞穴里面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