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死人
    狭窄的大厅被客人们挤得满满当当,华服中年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手掌,盖过其他人议论的声音,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众人停下来,望着他,不解他叫大家下来何意。

     中年人高声道:“在下藏剑阁‘小苏’苏景和。”

     下面的人一阵喧哗,藏剑阁这个名字江湖里哪里会没有人听过,这是江湖很有名的武林世家,而苏景和这个名字在江湖里就算不十分震耳,可只要一提“大小苏”,无人不晓。

     二十多年前藏剑阁“大苏”苏阳立这个名号在江湖里很是有名,是一代天才,也是上一代里最有希望继承“剑主”名号的人,可惜中年后不知道为什么,却一蹶不振,整天留连于烟花巷柳之地,喝酒度日。

     而“小苏”苏景和是大苏的侄子,则是下一代人里的天才,最有希望继承“剑主”名号,掌管“藏剑阁”的人,虽然江湖里常有人说小苏不及大苏十一,但见过他剑的人,都乖乖的闭上了嘴,不敢再议论。

     苏景和咳嗽一声,待众人安静下来,他面色沉重道:“这么急着叫大家下来,是苏某之过,不周之处还请谅解,只是昨晚出了一件大事,不得不召集大家。”

     “大事?什么大事?”

     苏景和看着在场众人,虽然因为下雨的缘故,屋里面光线昏暗,不怎么看得清他的脸色,但是他一双眼睛却如黑暗中的电光一般,慢慢地从在场每一个人脸上扫过,如同寻找着猎物的豺狼,缓缓道:“昨晚有人死了。”

     众人哗然:“谁死了?怎么死的?死在哪里?”

     苏景和带着审视的目光,仔细地看着众人脸上表情的变化,一字一字缓缓道:“藏剑阁长老苏阳庆!”

     众人愕然,惊讶道:“怎么会?!”

     苏景和沉声道:“苏长老每日都起得很早,今早起来没看到他,就让苏平去苏长老房间里看看——苏平,你说说你看见的。”

     原来刚刚去叫众人下楼的青年叫苏平。

     苏平点头道:“早上奉命苏师叔之命,去苏长老房间叫苏长老,我在苏长老门外喊了半天,却不见有响动,就推门进去,发现苏长老躺在床上,面如熟睡状,虽然没有明显伤痕,却已经没了声息。”

     下面有人小声道:“苏长老不是已经七十多岁了吗?”

     言下之意:都已经这么老了,就算死了也很正常吧。

     苏景和将议论听在耳中,扫了一眼议论之人,那人当即缩下头。

     苏景和对众人道:“苏长老虽然是睡梦中死去,可绝非自然死亡。”

     他顿了一会儿,整理一下思绪,道:“虽然苏长老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但是他整个脸部,却是诡异的紫色,明显是中毒,可这种毒是什么毒,在下却无法分辨出来。出了这种事情,如果不能追查出凶手,那藏剑阁颜面何存?!召集大家过来,是因为大家见多识广,可能可以辨别出中的是什么毒。”

     众人听后一愣,下面有人道:“你们藏剑阁那么大的门派,都不知道这种毒,我们这些跑江湖的三教九流怎么可能知道呢。”

     苏景和道:“各位还是先看看吧,如果辨认出来,在下感激不尽。而且留下各位,也绝无伤害之心,还请各位放心。”

     说完,带着众人上了楼,到了苏长老的房间,房间里的中年人把苏长老身上的被子拉开。

     被子一掀起来,众人只见苏长老不只是整个脸上是紫色,他的脖子以下,胸膛一块是深深的紫色,周围的紫色渐渐变淡。

     苏景和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众人脸上神情的变化。

     显然是中毒,可众人哪里见过这样的景象,哗然之后都沉默下来,没有言语。

     场中沉默良久,苏景和走上来,问道:“不知道各位可有什么见解?”

     有人摇头,有人依旧沉默,有人眼睛看地,无人给出什么意见。

     苏景和见众人如此,道:“那还请各位在此多停留两天,待藏剑阁追查出真凶,各位再上路不迟。”

     有质问道:“我们又不是凶手,你凭什么留下我们来?”

     苏景和看了他一眼,视线缓缓扫过众人,淡淡道:“这个谁知道呢?”

     苏景和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青锋佩剑,神色平缓,眼中却露出摄人的光,缓缓道:“苏某自然是不敢强留各位,只不过藏剑阁的剑却留得!若不信,自可出门,试试苏某的剑锋利否!”

     说到“利否”二字的时候,苏景和整个人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震慑得先前说话的人不敢言语,众人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最终低下头去。

     还有几人神情从容,不知道是根本没有听到苏景和的言语,还是没有异义。

     苏景和道:“各位以为如何?”看见众人不说话,苏景和微微一拜,“多谢各位的配合,除了不能出客栈大门,其他事情,各位一切照常。”

     有人小声嘀咕道:“都把人当犯人,‘一切照常’,还真是大方。”

     苏景和面上表情不变,好似没有听到一般。

     众人离开后,顾朗凑到余生身旁,小声道:“刚刚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余生道:“没有。”

     顾朗不信,道:“刚刚被子掀开的时候,我可是看见你眉头皱了一下的,怎么可能没有看出什么。”

     余生道:“见过和他这个相反的。”

     顾朗道:“怎么相反了?”

     余生道:“除了胸膛那一块,其他地方都是中毒迹象的人。”

     顾朗道:“是在哪里见识的呢?”

     余生道:“一年前,塞外。”

     顾朗道:“这么说来,是塞外人用的毒?”

     余生摇头,道:“不是塞外的人,是中原的人。”

     顾朗道:“这就奇怪了,中原的人跑到塞外去干嘛?”

     余生皱眉沉思,片刻后,道:“可能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吧。”

     顾朗道:“找东西?找什么东西呢?”

     余生道:“不知道。”

     顾朗不再追问,却道:“江湖之中,用毒之人千千万万,毒物也无可计数,即便是同一种毒药,用不同的手法使出,效果也可能不同,更别说其他。”

     余生点头,这确实是江湖里很常发生的事情。

     顾朗又道:“看这位藏剑阁的长老,却是毒发攻心而死。可照理说,江湖里的毒药,中毒后,只要功力深厚,用了内力,却可以抵御一段时间,而苏长老贵为藏剑阁长老,自然功力深厚,却还是没能抵御住毒物的药力,在胸膛一块发紫,怕这个毒越是功力深厚,发作得越快!”

     话音才落,顾朗与余生身后响起轻轻的掌声,却是苏景和,他对二人道:“这位公子见多识广,只是看了一眼便能推断出此毒的性质,真是不凡,还请教二位名字。”

     余生微微点头,道:“余生。”

     顾朗笑道:“在下顾朗,我这位朋友不善言语,还望苏前辈不要责怪。”

     苏景和道:“哪里,我年轻时候也是不爱说话,这倒无妨。只是刚刚听二位说起这毒,却不知道二位可有什么眉目。”

     顾朗望余生一眼,看他目光落在地上,只好摊了摊手,笑道:“我们哪里知道什么,只是看了中毒迹象,胡言乱语罢了,还请前辈不要当真。”

     苏景和点头道:“那请二位在此多停留几天,造成的不便,还请谅解。”

     顾朗道:“贵门出了如此大事,急切心情能够理解,自当配合调查。”

     苏景和听后,就要告别,临走之前,看了余生握刀的手一眼,又深深地看了余生一眼,径直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