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回 一镇瓦塘李剑言
    商队在金圪这的一路上竟十分顺利,没有碰到任何意外,一些没有经验的护卫脸上便已经露出了笑容。

     只有钱彪和一些老道的护卫还在严谨的扫视着四周,金圪并不是虎悍北门寨主要的活动区域,只有硐岐才是整条商道最危险的地方。

     在没有到达到桃上镇之前,什么意外都是有可能出现的。

     “钱头,剑言堂那边的三位公子要求停下来歇息一会,我劝过了没用,他们已经在后面下起车来了”就在商队即将进入硐岐地界时,一位钱彪的心腹突然跑了过去,语气有些古怪的说道。

     “什么?!”钱彪眉头紧皱:“绝对不行,在硐岐商道上的时刻都会引起虎悍北门的注意,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桃上镇,你带我去找三个人”

     此次为了商队的安全,钱彪在之前便已经用重金请来了很多好手,其中就包括金圪本地的江湖势力,剑言堂。

     剑言堂在金圪还是颇有些名气的,一本《五剑言》剑法令剑言堂的弟子在江湖中闯出了一些动静,钱彪也是看着剑言堂的武功才请来了三位在外游历的弟子。

     但既然你已收我重金,就得以保我货物为主,钱彪绝不会请三个大爷过来享受,如今商队进入硐岐,更是需要步步谨慎,怎么还能忍受有人在这关键时候起乱子。

     有着心腹带来,钱彪直接来到了给剑言堂的三位弟子乘坐的马车,只见那三人早已强行让马夫停下了车,行为散漫的从车厢内走了出来,大有一副下来活动筋骨的意思。

     钱彪看的心中烧起一阵怒火,但又无法于这时发作,只好强压着怒气走上前去问道:“三位公子,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硐岐,为了防止意外,还请你们立马回到马车上去”

     “是钱掌柜你来了啊,看来这个家伙是找你偷偷报信去了”三位剑言堂弟子各身着黄、蓝、白衣,端是一个花花绿绿,三彩斑斓,配上他们腰间的宝剑看上去倒也有些侠客之风,俊年之姿,可在钱彪眼中,这就是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菜鸟。

     “他通知我也是为了商队的安全,我们已经进入硐岐,这次运送的货物实在贵重,虎悍北门寨一定已经得知,随时都有可能从佛头山下来拦截,还希望三位公子赶紧坐回去,不要耽误商队的进程”钱彪很客气的说道。

     “钱大掌柜的胆子未免也太小了吧,什么虎悍北门寨,什么五岳八山,我剑言堂会怕几个山匪喽喽?哈哈,可笑,钱掌柜暂且停下来歇息无妨,我师兄弟三人到时自会出手帮你驱尽那佛头山上的山匪”

     “干你个娘”钱彪心中默默就蹦出了这四个字,自己请的剑言堂这三个弟子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连虎悍北门寨的势力到底有多庞大都不知道,还以为对方只是一群小小山匪,实在可笑。

     气的钱彪额前不禁蹦出了几条青筋,但他还是咬着牙说道:“三位公子的美意我钱某人在此就先谢过了,但靠山不停,近林不进的道理我是一定要谨遵严守的,如果三位公子执意下车歇息,那我只能将三位放在这里了”

     说完,钱彪头也不回的就转身离去。

     “你敢!”白衣剑言堂弟子听之怒道。

     “吴宏师兄,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我们没了车队,恐怕要花上不少时间才能够回到金圪”蓝衣弟子急忙劝道。

     “叶缘你竟这般没有出息,要是真回了去,我们还有什么颜面混迹江湖”吴宏甩袖便要离开这支金钱豹商会的商队。

     黄衣剑言堂弟子林涛连忙给了叶缘一个眼色,二人颇有默契的抬起吴宏便往刚刚驶动的马车上跑去。

     三人在出发之前就已经收下了钱彪的礼金,如果就此离去是算毁约的行为,不仅要给金钱豹商会赔钱,对三人的以后的名声也是不太好的,如果被师门得知,更是会受之严刑。

     吴宏可以无所谓,但林涛和叶缘可不想看到这种下场,只能忍气吞声的回到了自己的车厢当中。

     这一幅倒是正让后面跟着的那辆马车内的颜纯三人看了个满,从开头到末尾每一幅都像看戏似的在三人眼皮子底下发生,实在有趣,特别是鹿皖敬都用双手捂住了嘴还是忍不住溢出了笑声。

     “哈哈,剑言堂怎么会有这样的弟子,要是让李剑言看到了不得打断这三人的双腿才能解气”鹿皖敬偷偷乐道,从他的言语间可以听出其倒是知道不少事情。

     “鹿公子好像对这剑言堂十分熟悉?可以说来听听?”方若婷刚才见那三个剑言堂的极品弟子所作所为实在好笑,忍不住问道。

     “熟悉倒也算不上,只是知道一些事情,既然若婷姑娘想听,那就献丑了”鹿皖敬嘚瑟的换了个坐姿:“剑言堂在三年前创于金圪瓦塘城,说出来也许你们不会相信,剑言堂的掌门是位不满二十的少年郎,看起来也就比颜小哥要大上那么两三岁数”

     “当真?”颜纯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真”鹿皖敬继续说:“剑言堂武功《五剑言》异常玄妙,这派的所有招式都隐藏在五句剑言之中,每句剑言都可以衍生出三招三式,威力不可小视,剑言堂低级弟子只可习得一句剑言,高级弟子二句,护法弟子三句,这剩下的两句,整个剑言堂上下也只有掌门李剑言独自习得”

     “年纪轻轻就能撑起一方势力,这个李剑言看来也是不凡之辈,不过我倒是很好奇这李剑言的《五剑言》与我绸皖水庄的《春来江水》剑法,谁更厉害”方若婷笑道。

     “这我就不好比较了,六大派开宗立派已久,镇派武学都是绝代精品,想当初绸皖水庄的上任庄主百里千水,他凭借《春来江水》剑法在蓁南那地荡平了莲江全部水匪,最是威风,以至于到如今水匪都不敢再去蓁南那地惹事,只因六大派中的绸皖水庄坐落于此”鹿皖敬抿了抿嘴,这马车内没有茶水,平白讲这么多的话实在干燥。

     “绸皖水庄这么厉害”颜纯大为佩服,秦南与冢水两地临近东方沧海,又夹于九地最宽最长的两条江河,莲江与澜香流之间,水匪闹的很是严重,其中又以冢水地处莲江入海口所以水匪闹的最是严重。

     可是没有想到两地之一的蓁南竟因百里千水的一人一剑就扫清了此地全部的水匪,可见绸皖水庄《春来江水》剑法的精妙。

     “若不厉害又怎么会被天下侠者敬称为六大派之一”鹿皖敬话锋一转:“不过那李剑言的经历也很是精彩,当年瓦塘城区域内有三大帮派,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莽夫,倒算不上得是什么江湖侠客,为了争夺地盘,这三个帮派经常会开始器斗,扰的当地官府和百姓苦不堪言,县令向朝廷申援也是多月没有消息传来,在这种时候,李剑言就出现了,没有人知道这个少年郎是从哪里来的,都把他当成了朝中派来解决纷乱的人士,请他去镇压这三个帮派不要再每日争斗”

     “那三个帮派听他的吗?”颜纯好奇问道。

     “当然不听,他们狠,李剑言更狠,当日凡不听劝告的人全部被李剑言一把铁剑剁去了双手,割下了双耳,三大帮派的老窝无不血流成河,鬼哭狼嚎。自那日起李剑言就顺势建立起了剑言堂,扫清凶徒,一镇瓦塘。不过直到最后,也还是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来自哪里,为什么来到瓦塘城,李剑言不说,也没人敢问”

     “也是位来历神秘的人啊”方若婷好似在说鹿皖敬口中讲到的李剑言,实则看着鹿皖敬话中有话。

     “哈哈,出来混的身上要是没有一点故事,岂不是白白闯荡了这个江湖”鹿皖敬哈哈一笑,也不知道是否有懂方若婷的话中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