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回
    【006】

     第二次进入神魔战场,秦政就没有表现的再像上次那样紧张了,光是从一个白袍男人手上得到的资源,他就直接从一普通人成为了修仙者。

     要是再多搜刮一些神魔尸体上的资源,保不准他能一步登天,成为秦家,不,整个魏国最强的修仙者也不一定。

     在神魔战场里看不到植物,望眼所见全都是荒芜枯寂的大地,和阴云密布、狂风大作的天空。

     一切都充满了死寂。

     不过这却正合秦政的心意,神魔战场的环境越差,就说明当年这里发生的战斗越激烈,神魔能存活下来的概率越小。

     这对于他一个炼气一层的修仙者来说,绝对是再乐意不过了的事情。

     大约走了数公里的距离,一直都没有什么发现的秦政终于是看到了一具躺在大地上的尸体。

     只见这具尸体足有七八丈长,浑身穿着紫金玄甲,手里握着柄断了一半的狼牙棒。

     “这个东西好大啊。”秦政走近后忍不住感慨道。

     他上次发现到的那两具尸体已经被他给收进了储物戒指,作为神魔,哪怕是尸体对于修仙者来说都有着巨大的作用,一点都不能浪费。

     秦政立马就爬到这具尸体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然而很可惜,除了这具尸体一身的紫金玄甲和狼牙棒以外,秦政什么都没有找到,这倒是稍微让人有些失望。

     不过秦政也不在意,直接将这具尸体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当中,继续朝着远方进发。

     接下来的路程当中,秦政又连续发现到了数具体型巨大的妖魔尸体,根据这些尸体的武器、铠甲,秦政很悲催的判断出了一个信息。

     那就是这些使用狼牙棒的妖魔,很有可能是类似于小兵、小喽啰般的存在,在他们身上是找不到什么对秦政有用的宝贝的。

     在确定了这个想法以后,秦政就不再傻乎乎的往储物戒指里塞这些大体积的妖魔尸体了,他要开始走求精不求量的路线。

     所谓神魔战场,那就是仙人与妖魔的战场,相比较于妖魔,还是仙人的尸体对秦政更有价值。

     如果能够捡到仙人用的法宝、丹药甚至是功法,那秦政就彻底发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连着十多次只看到妖魔的尸体以后,秦政终于是发现到了一位仙人的尸体。

     值得一提的是……

     这次发现到的还是位女仙人。

     她,一身紫裙紧贴着婀娜丰腴的身子,酥胸半露。

     她,三千青丝散于身后,弯弯柳眉,秀挺琼鼻,粉腮泛红,小脸美艳绝伦,嫩滑的肌肤如冰似雪。

     她,出尘如仙,令人不敢直视,气质是说不尽的清雅绝俗。

     她,当真是一位绝世美人。

     “啪!”

     秦政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

     靠!

     自己刚才的那个想法很危险啊。

     太禽兽,太丧心病狂了。

     真是要命。

     “仙人就是不一样啊,死了就跟睡着了一样。”秦政感叹一声,随即蹲下身便在女仙人的身上到处摸索了起来。

     头上的玉钗?拿走!

     脖子上的玉佩?拿走!

     耳坠?拿走!

     玉镯?拿走!

     绣花鞋?拿走!

     长裙!嗯……脱了!

     没一会,女仙人便被秦政给扒了个一干二净,光不溜秋。

     仙人全身都是宝,少拿一件都不好。

     无视掉浑身赤果果的女仙人,秦政直接就地检查起了从她身上拿下来的东西。

     首先是发钗,这竟然是一件法宝,不过以秦政低微的修为,还没能力可以看得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法宝。

     发钗里的神识烙印早已消失,秦政可以直接打下自己的神识烙印并使用起来,试试效果,但秦政并没有选择这么做,原因是他体内的那点灵力根本就吃不消摧动一件法宝的消耗。

     暂且先收起来。

     第二件玉佩,这竟然也是一件法宝。

     第三件凤型耳坠,还是一件法宝。

     第四件玉镯。

     让秦政感到开心的事情终于来了。

     这玉镯正是这位女仙人的储物法宝!

     不惜消耗自己体内的灵力,秦政连忙打开玉镯内部的空间,将装在里面的东西全给一股脑的取了出来,待玉镯内再没有任何东西后,秦政这才停止摧动。

     女仙人储物法宝里的东西并不是很多,只有一堆玉简、一尊鼎炉和一块令牌,看起来她生前在与妖魔战斗的时候,应该是把自己所有的手段都给用尽了,这才导致储物玉镯里如此贫瘠。

     秦政看着那堆玉简,那尊两丈多高的鼎炉,再看了看那块令牌。最后还是伸手先捡起令牌,观察起来。

     这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青铁令牌,令牌的正面有‘太上’二字,令牌后面是一把长剑的图案。

     秦政翻来覆去半天,实在是看不出这块令牌的门道,最后只好将自己的神识给探入其中。

     顿时令牌当中猛地迸发出一道神识,瞬间就打进了秦政的识海。

     ……

     那是一个美人,冰冷如霜的美人。

     无论气质还是美貌,全都给人一种万年冰山的感觉。

     秦政认得她,就在刚刚她还被自己给扒光了衣服,暴尸荒野。

     女人身着一身白裙,手持一把冰蓝的细剑,也不说什么废话,直接就在秦政的眼前舞起了剑。

     好看,很好看。

     无论剑法还是人。

     随着美人一招一式的过去,她的所在之处竟然下起了雪。

     剑锋所至,霜雪相随。

     舞到最后,秦政的脑子却是有些隐隐作痛了。

     他并不想记住那些剑法,但是美人的每一招每一式,他竟然都记下了,就像是有人在往秦政的脑子里打下烙印。

     不管你要不要记,你就是得记下。

     当美人舞出最后一剑,她的倩影终于是消失于原地,秦政的眼前也随之渐渐恢复了清明。

     哼!吸了吸鼻子。

     这时秦政才惊讶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是七窍流血了,整个脑袋上哪哪都疼。

     “要命……”连忙伸手擦去自己脸上的血水,好在这七窍流血不是很严重,当他恢复意识的瞬间,出血就已经停了。

     “没想到啊,这令牌里竟然隐藏着一份剑道传承。”秦政一边擦着血,一边唏嘘道。

     这块令牌里的剑道名为‘太上忘情剑术’,修炼此剑道的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就得到高超的剑术,什么碾压同阶、跨级挑战都不是问题。

     但是它却有一个很严重的副作用,那就是大成之后彻底无情,天地之间你只在乎自己,父母亲友、伴侣妻妾死在你眼前,你都不会有任何反应,心里不会有一丝波澜。

     当真是无情至极,为太上忘情。

     虽然‘太上忘情剑术’很生猛,但是秦政眼下却并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毕竟他才刚刚成年没多久,又拥有神魔战场这个大靠山。

     只要给秦政时间,他有大把的方法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大,并不需要孤注一掷的去学习太上忘情剑术。

     将令牌收起,秦政随即去查看旁边的那堆玉简。

     与令牌相比,这些玉简更让秦政感兴趣,因为玉简大多是用来记载一些功法、法决、修炼心得、个人秘密之类的东西。

     这一堆的玉简,还是从仙人身上搜来的玉简,价值连城!

     秦政直接就拿起一件玉简将神识给打了进去,顿时他脑海里就多出了很多信息。

     “这是……!”秦政脸上一惊:“炼器术!”

     玉简里记载着海量有关于炼器的知识,从最低级的下品法器到仙人用的灵宝,炼器细节、手法和材料,这里面全都有!

     秦政不可思议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位女仙人,她竟然是一位炼器大师。

     秦政随即拿起第二件玉简浏览,结果再一次被震撼到了。

     这件玉简里所记载的竟然是海量的炼丹心得!

     连续浏览了两件玉简内的信息,秦政顿时就感觉自己的脑海有些吃不消,头昏脑涨、眼冒金星。

     这是神识使用过度的征兆,再继续下去就会伤及心神。

     心神一旦被伤,就会留下日后被心魔影响的隐患,对于修仙者来说非常不利。

     秦政不再浏览玉简,而是将所有的玉简都给收入储物戒指,留着以后慢慢学习。

     想必有了这些玉简的帮助,自己在炼丹、炼器两道之上一定会越走越远,最后成为别人口中的大师。

     那风光无限的样子,秦政稍微YY一下,都感觉美滋滋。

     在修仙者的世界里,炼丹大师和炼器大师都是极为尊贵的存在,很多对炼丹、炼器不精通的修仙者都会花代价请他们帮忙,因此这两道的大师总是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人脉和人缘,不好得罪。

     回头看向赤果果躺在地上的女仙人,秦政举起她生前穿过的长裙自语道:“这衣服虽然是法宝,但我却用不得,毕竟我总不能穿女装吧?这成何体统。”

     “我拿了她的玉简,可以学习到炼器炼丹,她也就算是我的小半个师父,这衣服……还是还给她好了,以报这份恩情。”

     秦政心里定了主意,便再次帮女仙人把衣服给重新穿了起来,以免其受裸/身暴尸荒野之辱。

     做完这一切后,秦政储物戒指一开,将女仙人遗体收入,便掰开阴阳令准备离开神魔战场了。

     虽然这次没有收获到太多实质性的东西,但依旧让秦政感到满载而归,因为知识远比物质更重要。

     就算是得到仙人用的法宝、丹药,秦政这凡人之躯也无法使用,但是秦政却可以通过炼器、炼丹之法将仙人用的法宝、丹药给简化、低级化。

     这样秦政才算是拥有了在自己目前这个修为水平真正有用的底牌。

     而从女仙人身上搜刮过来的这些玉简,正是秦政给自己打基础的最好读物。

     云圈出现,踏步走入。

     秦政的身影随即便消失在了这神魔战场之上。

     ……

     东安城最近很热闹,因为东边的苍凉山脉在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休猎期、禁入期后,在今日终于是重新开放了。

     这个消息对于猎户、对于制革产业、兽皮产业、肉铺都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他们又可以开始大赚一笔了。

     很多猎户在今日早晨纷纷带上自己的家伙和猎狗进入苍凉山,场面非常热闹。

     苍凉山脉连绵不断,虽然谁都不知道苍凉山脉到底占地多大,但大家依旧管其内部称之为十万大山。

     苍凉山只不过是苍凉山脉最外头的一座大山,平日里猎户们都是在这座山里狩猎的,再深处的地方却是不敢逾越。

     谁都知道在苍凉山脉深处存在着妖兽,如果普通人遇到,必死无疑。

     大福来客栈。

     “嗯……这肉的味道不错,蛮奇特的。”秦政新奇的指着自己面前一碗粥问道:“秦宾,这是什么肉?和平常吃的那些猪牛羊、鸡鸭鹅味道不同啊。”

     “嘿嘿。”秦宾神秘一笑:“秦管事,这是鲍鱼、扇贝、海参混合在一起的,属于海产品,味道自然不同。”

     “海产品……”秦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进过来的新食材?”

     “是的,最近三个月里,咱们客栈的收支很一般,所以我想靠这些以前没有用过的全新食材吸引客人,这次除了这三样东西以外,我还进了很多海鱼海虾,甚至还有乌贼。”

     “噢。”秦政轻轻抚摸着桌面。

     似乎……可以利用一下……

     “秦管事,您有什么要指示的吗?”秦宾看到秦政一脸思索的模样,连忙问道。

     “没有,这样,你拿五条海鱼,三十条海虾让小二送到我房间门口,要活的,我有用。”秦政说道,继续吃粥。

     秦宾的效率还是很快的,当秦政在客栈里逛了一圈再回到住处后,两个装有清水的木箱已经摆放在了他的房间门口。

     如秦政之前所要求的,两个箱子里各装有五条海鱼,三十条海虾,全在活泼乱跳的扑腾着。

     秦政立马就把两个箱子一一搬进房间,同时将门上栓,防止有人闯进来打扰到自己。

     “修炼需要钱啊,灵石、法器、练习炼丹和炼器都需要大量的材料,没钱可不行,虽然我从神魔战场里随随便便拿出来一件东西都价值连城,但以我目前的实力,没有一个东西是能够出手的。”秦政拿起桌上的茶壶,满满倒了一大杯茶水。

     随即,他便从储物戒指里取出那颗金色丹药,轻轻抹下一些药粉抖进了茶水当中。

     用手指将其给搅拌均匀,秦政伸手又拿来五个茶杯,把茶水分为五份。

     从女仙人的那堆玉简当中,秦政已经得知到了这颗金色丹药的全部信息。

     此物名为‘开化元灵丹’,一颗足以支撑任何妖兽瞬间成长为帝级妖兽的灵力,但成功率只有千分之一。

     如果不整颗使用,开化元灵丹的药粉还具有提升妖兽实力,或者强化飞禽走兽、游鱼昆虫的效果。

     那日秦政靠着此丹的药粉将一只普普通通的家禽给喂成了一级妖兽,剂量秦政心里也有了些数。

     将一杯茶水倒入装有五条海鱼的木箱当中,秦政便坐在一旁静静等待了起来。

     不多时后,木箱里的五条海鱼突然间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它们身上的鳞片开始变得更加铮亮,体型有所增长三指长度。

     更为神奇的是,这五条海鱼的嘴边竟然都长出了两条筷子般粗细的金须。

     “没有妖化。”秦政随即又倒了一杯茶水下去。

     这次的反应时间比刚才还快,五条海鱼的脑袋上都隆起了两个小肉瘤,看起来非常丑陋。

     “看这气息,已经是濒临妖化的极限了。”秦政点点头,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另外一个木箱里。

     【007】

     一杯茶水倒入木箱,箱中三十只海虾顿时就躁动了起来,摇头摆尾的在木箱里不停游动,显得极其活跃。

     与刚才的海鱼不同,海虾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出现身体异变,还保持着正常的模样,看起来应该和数量有关。

     五条海鱼瓜分一杯茶水的药力,自然变化的快,三十只海虾瓜分一杯,反应不理想倒也是合情合理。

     秦政随即便把剩余两杯都给一股脑的倒了下去。

     瞬间,木箱中的海虾便纷纷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变化。

     它们的身体在明显增长,外壳变得更加猩红,并且还长出了一对看起来就十分狰狞的钳子。

     与海鱼一样,虽然海虾也出现了妖化,但依旧没有达到彻底变成妖兽的程度。

     在修仙者的世界里,都管这种妖化以上妖兽不满的动物称之为‘伪妖兽’。

     在东安城里,伪妖兽的收购价格最少都能有三块下品灵石。

     “有了此丹,我想要卖多少妖兽就有多少妖兽,想要多少级的妖兽就有多少级的妖兽,但可惜鉴于实力,我眼下也就只能卖卖伪妖兽赚取灵石。”秦政暗道。

     如果靠着开化元灵丹培养出一级妖兽,第一个死的肯定就是他,上次那只巨鸡跑了没有继续追杀是秦政好运,再发生第二次的话,秦政可能就没有这个运气了。

     将两个木箱都放进储物戒指,秦政立马就离开了大福来客栈。

     ……

     东安城内除了天元阁以外,还有兽轩坊和古香斋这两个也是背后有人的店铺。

     与什么生意都做的天元阁不同,兽轩坊的生意更专注买卖妖兽方面,古香斋的生意则偏向炼丹材料。

     上次已经在天元阁露面一次,这次既然是打算出售掉三十五只伪妖兽换灵石,秦政的首选目标便是兽轩坊。

     兽轩坊的店址位于东安城北门,靠近城外,当秦政来到这的时候,便在附近寻了一条无人的巷子,将储物戒指里的两个箱子给拿出来,这才捧着箱子朝兽轩坊大门走了过去。

     妖兽虽然野生,但也是能够被修仙者给驯服的,被驯服后的妖兽就会成为修仙者的好搭档,是修仙者实力的一部分。

     所以很多炼气期的修仙者都会选择存钱去买一只被驯服好的妖兽,或者亲自去野外捕捉一只。

     然而这些都是有家底的炼气期修仙者才会做的事情,大多囊中羞涩的修仙者都是直接购买伪妖兽,然后自己慢慢将其给培养成一级妖兽的。

     这样做最省灵石。

     秦政一走进兽轩坊,便看到一只只关在鸟笼里的伪妖兽被挂在梁上。

     这些伪妖兽全都是鸟类,什么鹦鹉、乌鸦、鸽子、大雁、雪鹰、海东青,当真是琳琅满目、种类繁多。

     “掌柜,我来卖伪妖兽。”将两个木箱放到柜台上,秦政便对站在柜台后面的掌柜说道。

     “好嘞,我先看看您的货。”掌柜一脸迎客标准笑,随即伸手打开了木箱的盖子。

     “噢!哦……不错啊,三十只海虾伪妖兽。”掌柜拿来一根铁筷子在水里搅拌,挑逗着一只只海虾。

     伪妖兽属于潜力股,在没有成长为一级妖兽之前,谁也不知道这只伪妖兽以后能有多强。

     所以一只海虾伪妖兽和一头白虎伪妖兽的商业价值是差不多的,唯一区别就是白虎伪妖兽哪怕还没成为一级妖兽都能够有一定的战斗力。

     “我从未见过海虾也能成为伪妖兽,还是一口气成了三十只。”掌柜惊叹道。

     秦政道:“那你多少收。”

     “一只三块。”

     秦政故意皱了皱眉头,又故意装出一副陷入深思的模样,最后才不舍的点了点头:“行。”

     掌柜这才打开第二个箱子准备查看。

     然后当他第一眼看到箱子里的那五条海鱼时,表情瞬间就变得跟见到了鬼一样,无比的震撼,两颗眼珠子瞪的都快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了。

     “龙,龙相!竟然是龙相!”掌柜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双手都不禁颤抖了起来。

     “这个你打算多少收。”秦政问道。

     “客人,这个……”掌柜想了想:“三百块下品灵石你看如何?”

     对于妖兽来说,龙绝对是超顶尖的存在,而一些妖兽的确具有着成为龙的机会,但是几率极其小,不到万万分之一。

     而拥有龙相,就是成龙的机会象征,有龙相的妖兽绝对会比没龙相的妖兽成龙机会更大。

     而在伪妖兽期间就已经拥有龙相,这绝对是上乘中的上乘货色。

     秦政摇了摇头:“不够。”

     “八百?”

     “我要一千五。”秦政说道。

     顿时掌柜的表情就陷入了犹豫。

     有龙相并不一定意味着最后绝对可以成龙,以一千五百块下品灵石收购五条具有龙相的伪妖兽,这对于这个掌柜而言,颇为难以抉择。

     不收吧,会感觉亏。

     收了吧,也感觉亏。

     掌柜只好问道:“客人,一千行吗?一千五这个价实在是……”

     “可以,成交吧。”秦政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事实上不管是一千五还是一千,秦政都无所谓,毕竟背后有着神魔战场这个大宝库,他还能在乎几百块下品灵石?

     目前秦政只是急需一笔起步资金,用以提升修为和练习炼丹炼器技术,等到以后自己实力足够了,再把神魔战场里其他的东西拿出来售卖,所得灵石绝对是眼下的无数倍。

     掌柜却是没有想到秦政改口的如此果断,本来他还打算再压低一些价格的。

     看着对方收下箱子,递来一个红色布袋,秦政立马投出了疑惑的目光。

     “客人,运气再好在野外也是不可能碰到这么特征统一的伪妖兽,我猜您一定是拥有着什么特殊的培兽秘术吧,这是下品储物袋,免费赠予您的,一千零九十块下品灵石都已经放在里面了。

     还希望您以后如果又培养出这样的伪妖兽,可以再拿到我们兽轩坊来出售,价格绝对公道。”

     秦政接过储物袋就用神识往里面查看了一下,的确是一千零九十块下品灵石,不多不少。

     “没问题。”秦政微微点头,拿着储物袋,转身便离开了兽轩坊。

     看着秦政的背影,掌柜心里暗暗想道:“东安城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位擅长培养妖兽的大师,或者说,此人背后另有其人。”

     ……

     成功赚到一千多块下品灵石,秦政下一刻便来到了天元阁。

     这灵石放在他身上没用,秦政的打算是将其全部变现为各种炼丹、炼器的材料。

     而修炼,神魔战场里的灵气远要比外面更加浓郁,秦政只要待在神魔战场里面修炼,就已经是堪比别人使用灵石修炼了,所以秦政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的修炼资源问题。

     来到天元阁,秦政再次受到了一名蓝裙少女的迎接,似乎这家店的规矩就是这样,只要有客人进来,就会有专人过去接待。

     “客人你想要买些什么?”

     秦政直接拿出一张纸递给对方:“这上面的材料,每个都给我来十份。”

     蓝裙少女看着这张纸上的内容,小嘴瞬间忍不住张成了圆形。

     这位客人要买的东西,好多!

     这张购物清单上的内容,没个黄金万两根本就拿不下来。

     “快去吧。”秦政催促道。

     “噢……好的。”蓝裙少女立马就跑离了此地。

     秦政的购物清单,一个接待少女绝对是没办法做决定的,需要请示掌柜。

     很快,一位大腹便便的胖子便跑了过来,一脸认真的对秦政问道:“客人,这些材料,你真的每样都要十份吗?”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秦政反问。

     “那个,您要的量太大了,我需要先收一半订金。”

     秦宾直接将储物袋递给对方:“这些灵石够了吧,速度快点,我赶时间。”

     这胖子显然也是个修仙者,他打开储物袋一看,立马就满意的点头道:“好嘞,这就去准备,您稍等。”

     秦政这次要买的材料,都是一些炼制炼气期用的丹药和法器的材料,也是炼器和炼丹的基础。

     秦政只有把炼气期阶段的掌握熟练了,才能够进而摸索筑基期用的法器和丹药,这样一阶一阶的往上爬,秦政以后修仙路,自产自足不是问题。

     天元阁的效率还是非常快的,半柱香工夫,那胖子便再次走到了秦政面前,将一个全新的储物袋连带着之前秦政装灵石的红色储物袋一并递给秦政。

     “客人,您要的东西都在这里面了,您点点。”

     秦政认真的轻点一番,这期间自然是花费了不少时间,不得不说他这次要买的材料真是很多,刚刚售卖伪妖兽所得的一千零九十块下品灵石全部花光了。

     这些材料除了可以炼制炼气期用的丹药以外,筑基期能用上的也有一部分,足够秦政用来练习炼丹术、炼器术的了。

     熟能生巧,量多质变。

     就算是秦政的天赋再垃圾,只要把这一批材料全部练习光,他照样可以达到精通的程度,这就是钱的力量。

     “嗯,没错。”秦政将储物袋收入储物戒指,也不多说废话,便打算离开。

     想必接下来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出门了,除非这次购买的材料用光,否则他一直都会待在神魔战场里。

     “诶,客人请稍等。”胖子连忙含住秦政,立马伸手递给他一张红色的、用灵石制作而成的卡片。

     秦政:“这是?”

     胖子笑道:“天元商会专门给特定阶段客人的身份卡,以后只要你拿出这张卡,在幽州各大天元阁都可以直接进库房拿材料,并且有资格参加由天元商会举报的拍卖会。”

     “噢……”秦政不以为然的伸手接过,转身便走出了天元阁。

     才消费一千多块下品灵石就可以得到的东西,秦政自然不会对其感觉兴奋,随手丢进储物戒指,秦政便快速返回了大福来客栈。

     ……

     随着禁山令的解放,东安城内各大酒楼、客栈、饭馆的生意都变得红火不少,南来北往的商人、小贩们都着急着品尝新鲜的野味。

     这东安城距离苍凉山极近,猎户在山里打到猎物后的第一时间就能够送到城内,售卖给各大酒楼、客栈、饭馆的后厨,然后现杀现煮,直接上菜。

     秦政回到大福来客栈的时候,就看到一楼大堂早已是人满为患、座无虚席。

     大福来客栈虽然是家客栈,但后厨大厨做菜的手艺可一点都不逊色于东安城里的其他酒楼大厨。

     因为这是秦家产业的关系,秦家前几年更是花高价聘请了一名有‘鸟王’美名的大厨。

     人如其名,此人做以鸟为食材的菜肴极其厉害,不管是鸟汤还是炒鸟肉或者炖鸟汤,他的味道都乃东安城一绝。

     因此吸引了不少食客。

     这次禁山令一解封,苍凉山中的鸟禽再次可以端上饭桌,鸟王的手艺却是又可以开始称霸整个东安城了。

     “秦管事,您回来啦。”一名路过秦政身前的店小二连忙跟他打招呼。

     秦政被分配到大福来客栈也有一段日子了,相处时间一长,客栈里的人们都知道这个秦管事为人容易相处,比较好说话,没有出自秦家嫡系的那种高傲,所以大家都挺爱戴他的。

     要是秦政知道这些人的想法,肯定会忍不住反驳。

     老子虽然出自秦家嫡系,但却是难以修炼的五灵根一个,还被分配出了秦家的核心圈,这他妈有个什么好高傲的,老子嫌丢人还来不及呢。

     “嗯,你赶紧去忙吧,不然等下被秦宾看到就要挨骂了。”秦政淡淡说道。

     大福来客栈的生意哪怕是再火爆,只要没有出现有人捣乱或者客栈出现重大危机等紧急情况,就都轮不到他这个管事的操心,一切琐事自有秦宾这个掌柜负责。

     出自秦家嫡系,终究还是有点好处的,至少这管事一职绝对是一个最适合养老等死的悠闲岗位,不是嫡系根本就当不着。

     穿过热闹的大堂,闻着那些饭桌上的菜肴香味,秦政快速走过后院,来到了自己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