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回
    【003】

     对于修仙者来说,灵石是必不可少的物品,既可以用来充当修仙者之间的交易货币,也可以用来补充体内灵力或者辅助修炼。

     秦政还住在秦府里的时候,每月可以领到五块下品灵石,自然是不愁灵石挥霍。

     但如今秦政成年,已被分配出秦府,不再享有族中分发的修炼资源,对于秦政来说,灵石就是用一块少一块。

     看着秦宾心疼灵石的表情,秦政淡然一笑,在别人看来,他是一个可怜的秦府嫡系,五灵根修仙不得,明明是嫡系却只能当个家族产业的管事。

     “无妨,此人一身华贵,身份不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用灵石打发掉换来消停,也算值了。”秦政拍拍秦宾的肩膀,转身便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下品灵石?

     呵!一块陨落无数神魔的战场还等待着我去探索,相比较于神魔的尸体,神魔的武器和法宝,下品灵石算个什么玩意。

     回到房间,秦政重新将自己从白袍男人身上搜刮来的东西都给拿到了桌上。

     玉佩,戒指,锦囊,头发,靴子。

     看起来很简单的五样东西,但是秦政知道它们绝对不平凡,因为它们出自神魔战场。

     第一个拿起玉佩,这是一块纯白无暇的白玉,有拳头大小,嵌在一层不知道是什么金属的底座里,底座上穿了一条金绳,还是很华贵的。

     秦政伸手抚摸白玉的表面,顿时一股冰凉触感便在他指尖冒出,紧接着一道暖流直接从白玉里溢出,全部被秦政的身体给吸收了过去。

     “嗯!”秦政脸色一愣,这股暖流他极其熟悉,正是他以前从下品灵石里吸收灵气入体的感觉。

     也就是说,这块白玉应该是一块灵石。

     灵石这东西,越纯白无暇品阶就越珍贵,像刚才秦政给锦衣少年的那两块下品灵石,颜色浊白黯淡,表面还有很多的裂痕。

     秦政曾经见过秦家家主一直随身戴在身旁的一块上品灵石,秦家家主一向对这块上品灵石爱若禁脔,除了他以外谁都不可以触碰。

     但就算是那块上品灵石,也没有秦政此刻放在桌上的这块白玉纯白无瑕。

     “看来你一定比上品灵石的品阶还要高,不愧是神魔战场里尸体身上携带的东西,哪怕毫不起眼也贵重无比。”秦政贪婪的将整块玉佩握在手中。

     五灵根导致他每次修炼时,能够从天地之间,或者灵石里吸收入体的灵气都很少。

     假设别人四灵根、三灵根一次修炼可以得到灵气一百,那秦政这种五灵根只能够得到五,差距就是这么的明显,以至于他体内灵气转化灵力的量不够,一直无法步入炼气期。

     但是现在,事情却是出现了一丝转机,这块不知道是什么品阶的灵石内蕴含着磅礴的灵气,可以源源不断的给秦政提供修炼用的灵气。

     秦政眼前一亮,自己修仙有望!

     将玉佩暂且放到旁边,继续查看起下一件物品。

     戒指。

     这是一枚银色的戒指,表面上没有什么花纹,看起来非常古朴。

     秦政用力抚摸,没有任何反应。

     咬破指肚抹血,没有任何反应。

     这让秦政略微失望,因为他知道修仙者的很多东西都是需要灵力才可以启动的,就算是原主人已死,你也得用灵力抹去物品上的神识烙印才行。

     此刻这枚戒指,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东西。

     没达到炼气期,普通人体内是不可能有灵力的,秦政也只能暂且先失望的将戒指给收起来,等到自己哪天达到炼气期后再去摸索。

     第三样物品是一个锦囊。

     秦政将其打开,就见里面放着三颗红、绿、金的丹丸,同时一股芳香从锦囊内部扑鼻而来,让秦政瞬间忍不住多闻了几口。

     “丹药?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效果。”秦政眼睛一转,心里便有了计划。

     等会他可以让人抓三只鸡来,自己再从这三颗丹丸上各刮下一点粉末,给鸡喂下,就可以得知到各个丹丸的具体效果了。

     对于白袍男人的头发和靴子,秦政也是仔细研究了一番,但最后都没有什么进展,也许得等到他步入炼气期,体内拥有灵力后,才可能有所发现。

     将除了锦囊以外的东西都跟阴阳令藏在一起,秦政锁上门后便离开了住处。

     大福来客栈有专门的屠宰场,规模很小,平日里也就杀杀鸡鸭鹅,而牛羊猪这些畜肉则是从市场上买来的。

     大福来客栈屠宰场与鸡圈鸭圈相连,其中养了不少鸡鸭鹅,秦政凭着自己管事身份,很是容易的就从后厨那领走了三只活鸡,打算用它们作为测试那三颗丹丸效果的试验品。

     对于秦政突然要拿走三只鸡的要求,后厨小二自然是感觉非常奇怪,不过鉴于秦政的身份,他们哪敢多问,直接就从鸡圈里抓来三只母鸡,腿都捆好,再交给了秦政。

     秦政又要了一小袋子喂鸡用的稻谷,随即便提着三只鸡离开了后厨。

     ……

     杂货房是个平日里都不会有人过来的地方,这里堆积满了客栈用坏的桌椅床铺,若是后厨柴火不够用时,便可以临时将其拿去劈烂充数。

     既然是要做实验,那自然得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来到杂货房后,秦政当即从锦囊里取出一颗红色的丹丸,然后用指甲在上面刮了一层粉下来。

     将稻谷倒出一些,把粉撒在其中拌匀,秦政抱来一只鸡就把它的脑袋放在了这稻谷前。

     禽畜就是禽畜,看到有东西便吃,随着这只鸡开始啄起稻谷,秦政便将它松开,退到旁边静静观察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变化。

     也许是因为掺了丹丸粉末的关系吧,这只鸡竟然将秦政倒在地上所有的稻谷都给吃光了,一颗不剩。

     而吃完之后,这只鸡便在杂货房里慢悠悠的行走了起来,姿势相当惬意。

     二十息后,此鸡突然站定原地,双眼猛地就变得通红如血了起来。

     “开始了!”秦政心里激动,那丹丸粉末的效果终于是来了。

     “咯咯哒!”老母鸡扬起脖子,大叫一声,直接展翅飞起,就朝着旁边一张断了两条腿的木桌撞去。

     没有任何阻碍,这张桌子瞬间被它撞穿,散落一地木块。

     紧接着老母鸡又朝着杂货房的墙壁撞了过去,势头之猛,完全不亚于自杀。

     秦政来不及反应,那只鸡便一头硬撞在了墙上。

     啪!

     凡胎肉身之鸡,岂能与石墙为敌。

     当即血溅满墙,鸡头碎裂,鸡身缓缓从墙壁上滑落到地面,撸出一条笔直的血痕。

     惨啊,惨不忍睹。

     何其惨烈。

     秦政懵逼,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什么丹药啊?

     光是一点点粉末就能逼得一只鸡去自杀?

     “这颗丹丸,估计我短时间内应该是用不上了。”将红色丹丸放回锦囊,秦政随即又把第二颗绿色丹丸给拿了出来。

     实验一旦开始,就没有停止的道理,眼下他已经清楚红色丹丸的效果了,还剩两颗。

     将绿色丹丸的粉末与第二堆稻谷搅拌在一起,秦政便抓来第二只老母鸡让它食之。

     老母鸡仅仅吃下三颗稻谷,都还没有来得及惨叫,它的身体便像是炎炎夏日里的白雪一般,于秦政眨眼间就自动消融成了一堆血水,除了一地鸡毛,血水里连骨头渣都看不到。

     “是毒丹!”秦政看着自己拿在手里的绿色丹丸,好在这丹丸只限于服用,触摸并不会有事,不然秦政早死了。

     “你好毒啊……”将绿色丹丸放回锦囊,秦政满意的点了点头。

     光是一点粉末就有如此可怕的效果,若整颗服下,估计修仙者都吃不消。

     这么致命的东西,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可以派上用场。

     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颗金色丹丸需要测试了。

     仅存的那只公鸡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看着自己的两个同伴就地惨死,顿时恐惧到打起了鸣来。

     公鸡打鸣的声音是非常吵的,秦政皱眉,立马一手抓住此鸡的脑袋,将其张开的嘴巴固定住,然后直接将从金色丹丸上扣下来的粉末全给倒进了此鸡口中。

     “咯咯哒,咯咯……哒,咯……咯……哒……”

     在秦政的注视当中,这只公鸡的身体竟然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它的羽毛开始变得华丽七彩,它的身躯开始成长,它的鸡爪开始变得更尖锐更修长。

     几个眨眼的时间,一只体型堪比黄牛的巨鸡赫然出现在了秦政眼前。

     这只巨鸡通体羽毛光滑、五颜六色,头顶血红鸡冠,啄如锥,爪如钩,光看着就让人感觉凶猛无比。

     不单单如此,秦政还在这只巨鸡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那是妖气!

     这只鸡已经从一只普通家禽变为一头一级妖兽了!

     “咯咯哒!”巨鸡冷眼看着秦政,瞬间就扑腾着翅膀朝他飞了过来,却是毫不犹豫的发起了啄击。

     一级妖兽的实力堪比炼气期修仙者,秦政身为普通人肯定不是对手,于是乎他果断就朝着大门处跑去,动作飞快的就将巨鸡给反锁在了杂货房内。

     “这颗丹药的效果真是神了!仅凭一点粉末竟然就能将普通公鸡变为一级妖兽,这要是拿整颗喂下去,那还得了。”秦政不禁惊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听杂货房的屋顶处突然响起一阵稀碎声,一道巨大的身影随之从屋里冲出,笔直就朝着大福来客栈外的街道飞去。

     “呼!”看到这一幕,秦政立马松了口气,还好那只巨鸡没来追杀自己,不然可就遭了。

     东安城有秦家坐镇,一只一级妖兽的突然出现,肯定瞬间就会引来秦家的修仙者过去处理,秦政倒不需要担心后续情况。

     他眼下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自己得到的红、绿、金这三颗丹药上。

     狂暴,剧毒,妖化。

     果然不愧是出自神魔战场的东西,虽然对帮助秦政步入炼气期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但依旧让秦政感到兴奋不已。

     开荒,自己必须得去神魔战场里多多开荒,这样才能够得到更多的宝贝。

     万一可以寻到神魔用的修炼功法或者辅助丹药,那他别说是想要步入炼气期,筑基期甚至金丹期绝对都没有任何问题。

     【004】

     秦家近日出现了一件大新闻,东安城内竟不知从哪冒出来一头一级妖兽,即使秦家及时派出两名炼气五层的族人去处理,依旧还是让这头一级妖兽抓死了两名无辜百姓。

     现场那叫一个凄惨,受害人不仅被抓的开膛破肚,连脑袋都被啄烂了。

     虽然秦家是东安城的幕后管理者,但他们其实是对普通百姓并不上心的。

     修仙者的世界里,有灵根才算得上是人,没有灵根的都是野草,死了也就死了吧,不足为虑。

     然而这件事情当中却有着让秦家感到上心的一个地方,那就是那头一级妖兽体内竟然没有妖丹!

     修仙者修炼吸收天地灵气,妖兽自然也会通过吐息来吐纳日月精华,而这些能量最后都会在妖兽的体内形成一颗妖丹,这妖丹也是妖兽身上最值钱、最有价值的材料。

     然而这次在东安城里杀人的这头一级妖兽彩羽巨鸡体内……没有这玩意。

     罕见,怪异,不合理。

     于是乎这头巨鸡的尸体在第一时间就被运送到了秦府,经由秦家家主亲自研究,以查清楚这头妖兽为何没有妖丹都可以成为一级妖兽。

     秦政却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无意之举会被秦府那边这么重视,在知道从白袍男人身上得到的玉佩是一块神秘灵石以后,他便窝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闭关了,期间饭菜全让小二送到房间门外,以节省秦政的修炼时间。

     当秦政之前被发配出秦府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修仙路彻底断了,在秦府里,有灵根、未成年的族人每月都会得到灵石补助,用以修炼。

     如果成年了都无法步入炼气期的族人,不管嫡系旁系,都会被分配出秦府,加入秦家产业的各大岗位,而步入炼气期的族人则继续留在秦府里修炼,享受最好的资源。

     秦政离开秦府的那刻,他的每月灵石补助和凝气丹补助便都没有了,本来五灵根就极难炼气,没了灵石和丹药辅助,更是难上加难。

     但是如今秦政有了一块内含灵气源源不断的不知品阶灵石,他的炼气梦却是重新冒出了希望。

     走了如此大运的秦政自然是知道把握机会,一定要借着这块神秘灵石达成炼气!

     秦家的凝气功法名为《灵元决》,可以助未炼气的人感应到天地间的灵气,然后牵扯纳入体内。

     当然了,只针对有灵根的人而言。

     而根据灵根的不同和好坏,每个人能够纳入体内的灵气和将灵气炼化成灵力的量也不同。

     假如是一位五行单灵根的人,他若勤奋,半年之内必可炼气,如果懒惰,也不过一年而已。

     但对于五行五灵根,也就是秦政这样的人来说,起码得苦修三十年才有步入炼气期的希望。

     炼气期的修仙者,撑死活个百年,没有任何一个修仙家族、修仙宗门会看中一个三十岁才炼气成功的人,因为太废物了。

     秦政一手握着玉佩,坐在自己的床上便运行起了灵元决。

     这次他不再去牵引空气里的灵气,而是集中心神专攻手中灵石。

     神秘灵石就像是一根蜡烛,秦政的灵元决点燃了它,当这根蜡烛开始发光的时候,这些光便会进入秦政的体内。

     这种情况秦政已经体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以往那些下品灵石被他吸收十多个时辰便会因为灵气耗尽而自动碎成大量石粉。

     但从白袍男人身上搜到的这块神秘灵石就不一样了,其内部灵气磅礴浩荡,仿佛无穷无尽,如同海洋一般深邃。

     一缕缕灵气被秦政从灵石当中牵引而出,然后全部灌入了自己体内。

     随即秦政便依靠着灵元决将这些灵气进行炼化,希望能够将灵气变为灵力留存在自己体内。

     以往,秦政每次纳入体内的灵气,只有十分之一可以炼化为灵力,其他的都会消散,而这可以炼化的灵力里又只有十分之一能够保留在秦政体内不消散,这就导致他想要步入炼气期会非常的困难。

     然而此次却是有些不太对劲……

     自神秘灵石内溢出的灵气一旦进入秦政的体内便有进无出,哪怕秦政无法将这些灵气炼化,它们依旧流窜在秦政身体各处。

     感受着身体越来越膨胀的痛楚,秦政顿时慌了,这是要爆体而亡的节奏啊!

     他下意识的就打算停止此次修炼,但结果没想到的却是他的身体竟然失去了大半知觉,只有左臂还勉强能动。

     “遭了!!!”

     秦政心里大惊,眼下的情况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双腿和肚子都开始膨胀了起来,渐渐的手臂也是变得臃肿无比。

     原本正常的皮肤被撑得宽大,皮下血管一眼就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此刻的秦政像极了一个正在充气的皮球,只待到达极限之时,他便会就地自爆。

     一滴冷汗顿时从秦政额头流了下来,没想到再常见不过了的修炼最后竟然变成他的丧命符。

     可秦政还不想死,他才得到阴阳令,人生崛起的契机才刚刚开始。

     就在这危急关头,秦政脑海里突然想到了锦囊里的那颗金色丹药。

     既然普通公鸡吃下去会变成一级妖兽,那要是人吃下去呢?

     实力会不会也变得强大?

     如果实力强大了,说不定就可以挣脱出眼下这种致命险境。

     看着身体越来越臃肿,有些部位甚至还因为皮肤被撑大而裂开了一条条血痕,秦政再也不犹豫了,直接左手伸进锦囊当中,从里面拿出了那颗金色丹药。

     虽然想要靠这颗丹药来碰碰运气,但秦政心里还是有数的,能够进入神魔战场的大多都是仙人、魔神,这些存在用的东西根本不是凡人可以吃得消的。

     而这颗金色丹药,如果秦政敢整颗吃下去,不需要等待爆体而亡,他肯定会先死于服用这颗丹药之下。

     用小指在丹药表面刮了一层粉下来,秦政毫不犹豫,直接就将小指放入口中允吸了起来。

     轰!

     一股灼热的气息瞬间在秦政体内暴起,以他的喉道为起点,一路往腹部蔓延而去。

     这股气息所到之处,秦政体内纷纷爆裂血崩,折磨的秦政顿时就忍不住一头从床上摔了下来,趴在地面上挣扎。

     没有任何反应,秦政整个人瞬间就昏迷了过去。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秦政缓缓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可以动弹了,更为重要的是……他此刻还活着。

     “咦?这是!”秦政恢复意识的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似乎多了一些东西。

     灵力,是没有消散的灵力!

     普通人体内自然不可能会有灵力,修仙者才会有。

     “我,我步入炼气期了……”秦政震惊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炼气期,曾经多么遥不可及的境界啊。

     现在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达成了。

     说不惊讶肯定是假的。

     不过秦政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与拥有一整个神魔战场而言,炼气期着实不算是什么。

     这次实在是幸运至极,在神秘灵石不断有灵气灌入自己体内,导致身体会自爆的处境下,靠着金色丹药的粉末,秦政侥幸是从这次生死危机当中活了下来。

     “如今我已成了炼气期修仙者,能做的事情就多了,需要换一本炼气期用的功法,以及一些攻击、防御的法决,顺便再学习给法宝打下神识烙印的方法。”

     对于修仙者来说,功法、法决、法宝、丹药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缺一不可。

     以前秦政只是个普通人,自是没资格想这些,但现在他已具有炼气期一层的修为,完全可以回秦府讨要,顺便解除管事一职,重回秦府安心修炼。

     然而秦政却并不打算这么做。

     他一个人人皆知的五灵根,在有修炼资源的前提下,都十多年没办法达成炼气,这被分配出秦府以后,连修炼资源都没了,却步入了炼气期。

     这种事情肯定会引起族中注意。

     虽然那些大人不一定会好奇秦政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机缘,但不保证族中其他同辈、同年龄的族人会上心。

     要知道阴阳令乃是从神魔战场里流落出来的后天灵宝,就算是大乘期、飞升期的修仙者看到,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争夺,以秦政眼下这炼气一层的修为,根本就保不住阴阳令。

     所以他必须得谨慎小心,只要有阴阳令在,他就可以借助神魔战场里的无数神魔遗宝、无数资源修炼成仙。

     这是整个秦家底蕴都比不上的。

     “炼气期能用的功法,法决,甚至神识之法,不一定要通过族中才能获得,只要有钱,城里那些交易行也是可以买到的,虽然都是些大众之法,没什么稀有度,不过对于我来说也够用了。”秦政心想。

     买功法需要钱,虽然秦政出自秦家嫡系,但由于他已经离开了秦府,每月所得只有管事俸禄,凭借这点薪水,想要买一本炼气期用的功法却是有些困难。

     不过这完全难不倒秦政,虽然他每月薪水少,但是还有离开秦府时父母偷偷给的爱心小金库啊!

     正所谓存钱千日,用在一时。

     今天就是秦政取出这笔修仙起步基金的时候了。

     翻开床板,从床下搬出一个精致的金属箱子,秦政伸手打开,便见里面整整齐齐的堆放着一大堆金条,秦政以前数过,共计两百根。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就是一次巨款,但对于修为皆是筑基期修仙者的秦政父母来说,两百根金条也就小意思吧,猎杀两三头二级妖兽就能赚回来的事情。

     “先拿五十根吧,太多背不动。”将五十根金条装入一个布袋,把金属箱子重新放回原位,秦政便提着布袋离开了大福来客栈。

     【005】、

     天元商会乃是幽州地界内第一商会,势力、店铺、商队遍布幽州一百多个国家,其商会内部高手如云,修仙者如雨,如果把天元商会当成势力来看的话,可以在幽州所有势力里排的进前十。

     作为幽州地界里的一个国家,魏国自然是有天元商会过来开店,秦家坐镇的这座东安城里就有一家由天元商会开办的天元阁。

     天元阁背靠天元商会,进货渠道广,货品丰富,什么丹药、材料、功法,只要不超出逆天的范围,几乎都可以在这里买到。

     这次秦政的消费目标,就选中了天元阁。

     作为老牌商会的旗下铺子,天元阁的店面是非常豪华大气的,既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又有一丝豪门文化的味道。

     秦政抬头看了一眼门匾,直接背着布袋就走了进去,他是来买东西的,没有闲工夫去欣赏别人店铺的装饰。

     天元阁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大厅,摆放着很多装在琉璃柜里的宝物,第二层是炼气期修仙者专属,普通人无法上去,而第三层就是筑基期修仙者专属了,规则同理。

     天元商会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在每个地方开店之前,他们都会派专人过去考察,判断那个地方的修仙者平均最高修为是多少,然后根据这个来建设天元阁的层数。

     像东安城的最高修仙者修为是秦家老祖,筑基期六层,天元商会就只会在东安城做筑基期以下的生意,因为再高没必要,没人消费得起。

     所以要看一座城市的底蕴怎么样,可以直接去当地的天元阁逛逛,天元阁楼层越高,这个地方的修仙者实力越强。

     当秦政走进天元阁,立马就有一名相貌清秀的蓝裙少女走了过来,声音糯甜的问道:“客人想买些什么?”

     “炼气期用的功法,法决。”秦政淡淡说道。

     “噢,那客人请和我上二楼。”蓝裙少女转身便开始带路,领着秦政往一层楼梯处走去。

     来到二楼,四周瞬间就变得安静了很多,天元阁的一楼哪怕不是修仙者都可以进来买东西,但二楼就不一样了,没炼气期的修为人家压根不让你上来。

     “客人,左边是功法区,中间是法决区,右边是杂类区,你若是看上了哪样,直接可以拿着玉简去那边拓印副本,价格到时候会有人跟你说。”蓝裙少女交待完后,便立马回到了一楼。

     这样一来秦政倒是不用拘谨,不然如果一直有个人跟在他身边的话,秦政反而感到别扭。

     天元阁二楼全都是满满的书柜,书柜上摆放的并非是书籍,而是各种玉简。

     到了修仙者这种境界,什么信息早就不需要再用笔记在纸上了,直接靠着读取别人留在玉简里面的神识就行。

     秦政乃是五灵根,能选择的功法较少,像什么《青木决》《地炎功》之类的单灵气功法,给他修炼起来的效果就特别差。

     秦政逛了一圈,最后总共挑中五件玉简,一同捧着走到了二楼的售货柜台处。

     柜台后面坐着一名炼气期三层的年迈老者,秦政看他那满脸、满脖子的老年斑,就知道对方也是个五灵根患者。

     如果自己没有得到阴阳令还执意修炼的话,这辈子的修仙成就最高点估计跟这人此刻差不多,炼气期三层便算是五灵根一生的极限了。

     “我要拓印这五件玉简。”秦政将玉简放到柜台上说道。

     老者稍微瞄了一眼:“四块下品灵石,或者四百两黄金。”

     秦政直接从身上背着的布袋里取出四十根金条放到桌上,也不做声,就等着老者开始动手复刻。

     商人圈里一直有个没明确规定,但是人人都自觉遵守的规矩。

     那就是一根熔铸金条统一固定量为十两,这样方便彼此交易的时候方便计算。

     秦政这倒出来的四十根金条正好就是四百两了。

     老者一一将金条拿在手里掂量,确定无误后才将其收起,开始给秦政要的玉简进行拓印。

     很快,五件全新的玉简便被摆放在了柜台上。

     “这些玉简只能够浏览一次,内容会铭记在你的神识里持续半月,望注意。”老者提醒一句,随即又开始了闭目养神。

     秦政知道这名老者是在修炼,然而以对方的这个年纪,想要在有生之年突破炼气期明显是不可能的了。

     再怎么努力他此刻距离筑基期可是有着足足七层的恐怖差距,想要突破凡人的百年寿元是没有希望了。

     但有些人天性就是执着、倔强,别人是劝不动的,估计这名老者就是这样的人,不然以他一个五灵根又没有大量资源,不靠苦修怎么可能到的了炼气三层。

     将五件玉简放入布袋,秦政立马就离开了天元阁。

     神魔战场对于秦政而言,终究还是一处神秘之地,他并不知道当年的神魔在全部陨落之后,有没有留下什么危险,所以尽量提升自己的实力是很有必要的。

     而达到炼气一层后,秦政稍微学几个法决,就可以再入神魔战场继续探索了。

     回到大福来客栈,秦宾甚至都不知道秦政出去过,他这个大忙人每天都要负责客栈各处大小琐事,并不像秦政这么轻松。

     “秦管事,您这是打哪回来的啊?还背这么大一个包。”站在大堂里的秦宾看到秦政后,不禁问道。

     “淘宝去了。”秦宾回了一句,笔直走向后院。

     “淘宝?”秦宾一愣,不过很快就把这个回答抛到了脑后,以他的身份,还没有资格去管秦政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秦政一直都窝在自己的房间里修炼,同时掌握着自己从天元阁买回来的法决。

     他上次从天元阁买回来的五件玉简,分别为炼气期修炼功法《五灵功》,最适合五灵根使用。

     法决《风刀术》《灵盾》《凝水术》。

     神识修炼功法《盘丝念》。

     这五种都是修仙界里极为常见的大众货,所以打包价才只需要四块下品灵石。

     秦政天生灵根不好,但学习起法决来还是很快的,两天半的时间里就已经能够做到将法决使用的得心应手,运用自如。

     风刀术可以凝聚秦政体内灵力而甩出一道风刀,对敌人有着砍击的威力。

     灵盾则是秦政通过激活体内灵力,从而在身体前方凝聚出一块灵力盾,持续时间根据他体内灵力的消耗而定。

     凝水术,汇聚空气里的水气,然后形成一颗水球,没什么攻击效果,但可以用来止渴,算是一个户外生存技能。

     这三种法决都比较好掌握,唯一需要多花费些工夫的则是那个《盘丝念》。

     神识和修为,这是每位修仙者都要抓重的两个点,而这两个点也是修仙者自身实力的基础。

     神识可以控制法宝对敌人发起攻击,或者扩散四周当眼睛使用。

     修为越高,体内可容纳的灵力就越多,从而可以释放出更强大、更多次的法决,并且修仙者摧动法宝也是需要消耗自身灵力的。

     修为的提升有功法,神识的增强自然也有功法。

     《盘丝念》虽然不是什么太好的神识功法,但对于只有炼气一层的秦政来说,也算是够用了。

     修炼《盘丝念》,可以将自身神识变得有如蛛丝一般,盘丝成网,妙用多多。如果有人靠近你的身边,瞬间就会像掉入蜘蛛网里的昆虫一样,被你发现。

     当秦政初步习成盘丝念的时候,立马就对阴阳令打下了自己的神识烙印,这样一来,阴阳令才算是真正变成了他的法宝。

     但因为阴阳令乃是后天灵宝的关系,除了利用阴阳令打开前往神魔战场的通道以外,秦政发挥不出阴阳令的任何作用,只能将其当做一把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使用。

     不过秦政也不在乎这个,有着神魔战场作为靠山,他只要不死,有朝一日定能彻底掌控阴阳令。

     “看来我是时候需要一个储物袋了。”看着摆满了一桌子的物品,秦政不由得说道。

     储物袋对于修仙者来说,是必不可缺的东西,只要有个储物袋,法器、丹药、衣物什么的都能放进去,修仙者自己便会一身轻松,不管去何处,身上挂个储物袋就行。

     如今秦政需要随身带的东西虽然不多,但是有备无患,以后在神魔战场里探索久了总是会用到的。

     将摆在桌上的那枚戒指和靴子拿起,这两件都是取自白袍男人身上之物,肯定不凡,所以秦政猜测这两件物品应该是白袍男人用的法宝。

     法宝即使在主人死后,内部依旧会留有主人的神识烙印,防止别人占据。

     但如果捡到的人可以用自己的神识消除掉法宝里面的神识烙印,那么后来者就可以鸠占鹊巢,打下自己的神识烙印,让法宝易主。

     能够进入神魔战场的存在,实力自然是深不可测,秦政深知以自己的神识,绝对不可能抹消的掉仙人使用的法宝。

     所以他心里便在祈祷,最好因为时间过去的太久,这两样东西里的神识烙印都已经自动消散了。

     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神识探入戒指当中,竟出奇的顺利,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下一秒,秦政的神识便在戒指内部看到了一个漆黑空间。

     大大大大大大大大!

     除了大,秦政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词汇来形容这个戒指内部的空间。

     实在是太大了,秦政根本就感觉不到空间的极限在哪。

     这竟是一枚储物戒指!

     然而不等秦政高兴,他顿时就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在飞速下降,很快就见了底。

     吓得秦政立马将自己的神识退出戒指,灵力的爆降趋势这才停止。

     “储物法宝不是现在的我能用的,任何东西只要带上法宝二字,灵力的消耗便会与法器相差出十万八千里,也就元婴期修仙者才能勉强达到使用法宝的水平,低于这个境界的修仙者都会被法宝给榨干体内灵力。”

     秦政突然灵光一现,自己曾听父亲说过,有些金丹期的修仙者为了能够使用法宝,便会随身携带大量中品灵石,通过让法宝先去消耗中品灵石的灵气来防止自己体内的灵力被榨干。

     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灵气,哪怕修为是炼气一层的自己也可以这么做。

     秦政立马就使用自己体内最后一点灵力打开储物戒指,然后快速把那块神秘灵石给丢了进去。

     自从上次握着这块灵石修炼差点丧命以后,秦政再也不敢依靠这块灵石修炼了,毕竟上次能借助金色丹药的粉末活下来是运气,秦政可说不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自己会不会也这么好运。

     不能吸收灵气的灵石,哪怕品阶再高也是鸡肋,用来给法宝提供启动灵气倒是一个废物利用的好办法。

     随着神秘灵石放入储物戒指当中,秦政瞬间就察觉到了自己使用储物戒指不再消耗自身灵力,这下子就真的是畅通无阻了。

     “让我来看看这个戒指里面有没有什么宝贝……”秦政笑道。

     然而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在储物戒指里寻找了很久,秦政都没有发现到任何东西,看起来这就是一枚空白的储物戒指。

     “奇怪,难道东西都被那个白袍男人给用光了?”秦政不禁纳闷的嘀咕道。

     不过也无所谓,虽然什么都没有找到,但能够得到一枚内部巨大的储物戒指,秦政已经算是幸运至极了。

     果然神魔战场出品,必属精品。

     将戒指戴在左手食指上,秦政开始查看起那双靴子。

     然而结果又让他失望了,与储物戒指不同,这双靴子并不是法宝也不是别的啥,就是一双材料神秘的普通靴子罢了。

     “如此一来,从那个白袍男人身上搜刮到的东西,我都已经了解完毕,是时候再次进入神魔战场开始拾荒了。”

     秦政将桌上的锦囊,头发,靴子全给收入储物戒指,随即掰开阴阳令,抬腿便穿过云圈,走进了神魔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