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回 大难临头飞不飞
    自从虎悍北门插旗的事情不知为何开始在商队中传播之后,很多金钱豹商会的人员都做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这种情况不免就惹起很多不明虎悍北门寨实力的少侠愤怒。

     “不过是一个山匪寨子,你们就表现出这般模样,我看金钱豹商会不过如此,全是一群胆小鼠辈”剑言堂的吴宏明明知道驾车的马夫就是金钱豹商会的人员,却还是与自己的二位师弟大声说道,他自在剑言堂习得《五剑言》中的一句以来,一直未逢敌手,不管是瓦塘城内的大盗还是瓦塘城外的劫匪,皆成了他剑下的亡魂。

     而叶缘、林涛二人的经历也多是如此,这才让这三位剑言堂的弟子敢讲出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语,殊不知瓦塘城早已被李剑言扫荡过一番,在他的铁血手段下,从此没有人敢再在瓦塘城撒野。

     “一小小商会的胆魄怎么能与我们剑言堂想比,吴宏师兄,这也怪不了他们”叶缘淡淡一笑,温柔的抚摸着自己膝上放着的宝剑,剑客惜剑,哪怕是再平庸的剑客也不会委屈到自己手中的宝剑。

     “这倒是,等那什么虎悍北门寨的山匪一来,我们师兄弟三人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五剑言》的厉害,正好也可以趁机宣扬我剑言堂的名头”林涛得意的说道,三人这目中无人的对话倒是让门帘外驾车的车夫气的不轻,听的都是诋毁金钱豹商会,赞扬剑言堂的奉承话。

     “实在是恶心,就算你们剑言堂的李剑言来了,也不敢在虎悍北门面前说出这种话”一位骑马在附近巡逻的金钱豹商会护卫听了许久终于是忍不住了,冷声喝道。

     这句话的声音不大也不小,正好能够让车厢内的吴叶林三人听到,这三个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怎么可能被人如此反驳之后躲在车厢里默不作声,一个个的利落跳下了马车,要与刚才那说话的护卫讨个说法。

     “咻!”就在这时,一根白尾羽箭堪堪擦过三人的头皮钉在了那马车之上。

     这箭劲大,大半根箭身都入了车板之中,饶是如此,后半部分还在不停的抖动,发出了“噔噔噔”的声响。

     “虎悍北门的人来了!”

     不知何方传来了躁动,隐约就能听到各种焦急的声喊,那护卫脸色一变,已是没有心情再去管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驾着马就像商队的最前头奔去。

     这次金钱豹商会的商队列如一条长龙,从头到尾算起来足有十几丈长,虎悍北门寨虽然号称硐岐第一山匪帮也无法派出那么多的人手包围整条商队。

     于是便有虎悍北门中的谋士得出最贵重的物品都放在前头的马车与中部的马车当中,这次洗劫就先抢这两个位置的货物。

     听到虎悍北门出现的那刻,颜纯三人立马就从车厢内走了下来,既然已经答应了钱彪,三人必不会做出反悔的事情。

     正巧三人下车的时候剑言堂那三位弟子就站在前方马车旁,颜纯便心生好奇,真正面对虎悍北门寨的山匪时,这三个狂妄的家伙到底会有什么反映,是躲回车厢内还是真的敢于拔剑出手。

     “都给大爷我闪开!不然一刀一个,剁了喂狗!”十几位精壮的大汉骑着大马,提着九环刀直奔颜纯等人的方向而来,这些山匪一身悍气,倒是对得起虎悍二字。

     颜纯正想出手,鹿皖敬却一把拦住了他,偷偷笑道:“不急不急,那三个剑言堂的弟子准备要动手了”

     “让我来会会你们”吴宏听闻这些山匪说话如此恶劣,愤而拔剑,脚下身法踏动,直朝为首的山匪而去。

     “好大的胆子,敢管虎悍北门的事情”那汉子翻身下马,却也是不虚吴宏这剑,提起手中九环刀便向对方砍去,山匪的出手根本无章无法,全凭随机应变,吴宏如何出剑,他便如何出刀,几招下来无门无派的山匪愣是将师从李剑言的吴宏给砍的直冒冷汗,苦苦支撑。

     每一个山匪曾经都是从生死搏斗中活下来的,打架全靠一股狠劲,你刺我一剑,我便还你一刀,虎悍北门寨的山匪们全都是杀了不知道多少人,刀口舔血的凶徒,身上的那种煞气自不是一个平常对付对付普通窃贼的吴宏能够比较的,随着对方一刀刀劈来,吴宏的心中已经是完全的慌乱了起来,只差把《五剑言》的招式给忘出了脑海。

     见自己的师兄这副模样,叶缘和林涛如何还能看的下去,提剑便冲了上去,有二人相助,吴宏的压抑顿时就减轻了许多,三人剑法舞动如蝶,剑法精妙,几招就让这名山匪大汉死在了三人剑下。

     “他们敢以多打少!兄弟们杀了这三个瓜皮娃子给四弟报仇!”见自己这边的人被围杀了,那些山匪纷纷从马上跳下,与剑言堂三人斗在了一起。

     “哈哈哈”站在一旁的鹿皖敬早已笑的合不上了嘴,单手按着颜纯的肩膀才不至于让自己的身体倾倒:“哈哈,真是快把我笑死了,这李剑言要是看到他门下的弟子如此不堪,连杀个山匪都要三人齐上才能解决,非得憋出内伤不可,我记得李剑言这人最讨厌以多打少,凡是与人争斗他从不带帮手也不需要帮手,一人一剑足以,不过他倒是喜欢别人带很多人打他一个,没想到他的弟子今天倒是反着来了”

     “你好像很了解李剑言?”方若婷从鹿皖敬这番话中听出了一些倪端,不免问道。

     “不认识不认识,只不过有一面之缘而已”鹿皖敬摇手否决道,不过从他那副笑得合不拢嘴的模样,说不认识都没有人会相信。

     “算了,看了看够了,笑也笑够了,这些人不是这几个山匪的对手,我们该出手了”方若婷快步迈出,却犹如闲庭信步一般,连剑都不愿出鞘,一掌击向一名山贼后心。

     颜纯自是不可能让方若婷一个人对付那么多的山匪,他从背后双龙黄金匣中抽出两把金刀,径直的随着方若婷而去。

     “诶?……诶!喂!我脚不能动啊!”鹿皖敬尴尬的站在原地,他脚腕上的扭伤还没有完全康复,这下没有颜纯的搀扶就只能够单脚立于原地,甚是凄惨。

     “师兄,这些山匪太多了,要不我们还是暂避一会锋芒吧”苦于招架的叶缘忍不住对一旁更加忙碌的吴宏喊道。

     因为是吴宏率先挑战那个死去山匪的原因,他得到了格外多的照顾,几乎每个山匪都会时不时的朝他呼上一刀,防不胜防,以至于吴宏身上的衣衫频添了几道口子。

     “是呀师兄,暂避一二,待会再战”林涛连忙应道,对于山匪那种以命搏命的打法让他实在是大呼吃不消,如果再僵持下去,自己很有可能就要血溅当场了。

     “行,那就先缓一缓,我们先让这几个人撑着,等会再来接替他们”吴宏面作不舍状,扭头便是向着另一半没有山匪的方向跑去。

     “诶!师兄等等我!”叶缘、林涛二人赶忙跟上,没一会儿三人便不见了踪影,根本就不是之前口头上大义凛然说的暂避锋芒,而是大难临头各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