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回 财可通神大势起
    “这我就不清楚了”马王爷有些好奇的对着苏老头问道:“你有没有看清那几人的相貌?”

     “哪敢呢,那黑灯瞎火的,别人不来找我事我都谢天谢地了,不过诸位别急,我今日要说的还并不是此事,相信接下来我说的这个消息在坐的各位一定感兴趣”苏老头面色自信,情不自禁的又捋起了自己的胡须。

     “老人家这么吊着我们的胃口不怕大家一怒之下将你连带着这海春潮给拆了吗”先前为众人讲解了财王金陵的年轻人趴着围栏笑道。

     不知为何,苏老头总觉得此子有些面熟可却记不起到底在哪里见到对方一面,他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一声古怪:“放心,老客我既然已经收了赏赐,怎么还会吊着各位,是这样的,就在我看了船后的第二天,这大同城内竟有一群人自称曾盗入财王金陵并冒死从中夺得了启陵秘宝,好家伙,盘子那么大的一块金陀子,你们是没看到啊,那块金盘比老客我的脸还大”

     “别废话,既然那些人说那是启陵秘宝,那后来呢,这东西去了哪里?”秦韶关没有听废话的习惯,直接喝止了苏老头的夸夸而谈。

     “这……听人说最后被大同城外红枫林的刘老爷带人给抢了过去”这句话苏老头讲的十分含糊,似乎也是知道自己在海春潮内这么一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叫他双手一挽作陪笑状道:“老客突然感身体不适,今日就讲到这里吧,异事奇闻当笑谈即可,诸位,咱们改日再见”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苏老头脚步麻溜的跑下了木台,留下一群默不作声的人们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有人发现,一个黑发少年正静静的站在海春潮的门外,他似乎已经来此很久了,可是却没有选择走进海春潮。

     每一个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打量着这个少年,并不是因为他的外表还是气质,而是因为少年背后背着的双龙黄金匣。

     “刘老爷吗”少年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便离开了,看他离去的方向,却是离开走出大同城的道路。

     人人都知道行走在外财不外露,少年背着一副黄灿灿的黄金匣在街上行走,不免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大哥,好正的点子”一处巷口,两个穿着普通的干瘦汉子簇拥着一位精壮大汉,他们双眼炙热的看着行走的少年,这简直就是一头没人看管的肥羊,就等着他们动手了。

     “跟上,这点子要是能够吃下,我们一年内都不用再开工了”大汉美滋滋的挽起袖腕,直接朝着少年跟了过去。

     大同城外有一红枫林,终年红叶于枝头,不落不枯,倒也成为了来大同城必看的一处奇景,早年大同城内有一富商姓刘名清明,他见红枫林景色甚美,于是便请匠人在林中建了一所府宅,举家搬了进去,从此成为了红枫林中唯一的人烟。

     刘清明号有家财万贯,府中家丁不下数百名,更是高价聘请了江湖中人作为刘府护院,倒也不担心有贼人敢来撒野。

     大同城临近红枫林的路上是一条官道,一进入红枫林就是刘清明自己出资请人修建的青砖小径,在小径上每走出一丈距离两旁便各会有一座白石灯座,一入夜便会有刘府家丁来此为灯座添火,照亮这沿途美景。

     少年出了大同城便直接步入红枫林中,这四周的美景让少年有些目不暇接,他从未看过这样美丽的树,未来到这之前谁会想到这个天下还有长着红色树叶的树木。

     “好美”少年忍不住夸道,他沿着那艘小舟离去的方向找上了大同城,也是十分顺利的得知到了财王金陵启陵秘宝的下落所在,一旦拿回秘宝他立马就得回到那个他需要守护一辈子的财王金陵。

     想到这,少年的心情不禁又平淡了起来,这里不属于他,守墓人的一生只属于墓,天下再美,最后也只能存在他的心中。

     红枫林通往刘府的小径上非常干净,应该是时常会有人来此打扫,擦拭的每一座灯座上都尘埃不染,想来打扫的人一定十分的细心。

     “你们还打算跟我多久”少年停下了脚步,他的右手压在路旁的灯座之上,因为常年置身于墓中,不见天日,他的皮肤宛如白雪,没有一点瑕疵,就好像一块白玉雕成的娃娃似的。

     “好机灵的小子,怎么就没有人告诉你财不可外露这个道理,可了惜了”大汉盯着那黄金匣说道,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贪婪,已经是恨不得立马将黄金匣从少年的身上取下。

     “嘿嘿,大哥,既然没人告诉的话不如就由我来教教他吧”大汉身边的一个喽啰从怀中拔出一把短刀,他耍把戏似的转了个刀花,迎着少年便走了上去。

     “小子,今天无论如何是不能让你再活着走出红枫林了,说说吧,报上你的名字,大爷我也好在埋你的时候给你立个牌”小喽啰就像是在看着一头软弱无力的小绵羊一样,完全没有把少年放在眼中。

     也是,这个少年看上去估摸着只有十三四的年纪,又长的白白嫩嫩,怎么会有人想的到他其实是财王金陵的守墓人。

     “我叫……颜纯”少年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每个被选中为守墓人的人都必须抛弃自己入墓前的身份,不管是王侯将相还是寻常百姓,一朝入墓,便是古稀墓人。

     “好,那颜纯小子,你就给我乖乖的上路去吧”短刀上寒芒一闪,便是向颜纯的腹部捅了过来。

     这人出手速度非常快,脸上一点慌张的神色都没有,我,显然已经是干过不少类似的事情,杀人时完全做到了面不改色。

     “嗯?”事情的经过似乎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颜纯不知什么时候将手按在了此人的手腕之上,也不见颜纯做了什么举动,这个喽啰突然面色发白的发出了一声尖叫,他持刀的手顿时如同鸡爪一般,一个劲的缩成一团,还不停的打着摆子。

     “你要杀我?”颜纯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另外一只手反手抹过背后的黄金双龙匣,就见匣上的龙口当中吐出一把黄金短剑,颜纯张手接过,在此人的喉前抹上一把,一道血痕不住的喷出鲜血,看对方口中传来滋咕咕的声音,想来是活不成了。

     “大……哥……”

     这个喽啰临死前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大汉的位置,便直直的软倒在了地上。

     “还我兄弟命来!”大汉看到这幕心头怒起,几步便是跨到了颜纯身前,他双拳带起隐隐风劲,直朝颜纯头上砸去。

     就在这一瞬间,颜纯身体猛然跃起,他毫不逊色的迎面而上,用手肘顶向了大汉的拳头。

     “噌”

     二者一触即退,颜纯但是没有什么反应,那大汉却是满头渗出了斗大的汗珠,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这位十三四的少年。

     “你……你……你竟然是……咳……”大汉尚未说完,嘴中已经是吐出了一口黑血。

     “看起来你好像知道什么,那就不能让你活着了”颜纯看向那位已经被完全吓傻了的喽啰,手中短剑直接甩了出去,在对方尚未反应过来便划断了他的喉咙。

     “你们……你们不是不能离开那儿的吗”大汉难以置信的看着颜纯:“黄金匣,黄金匣,我早该想到的,江湖中会用黄金匣的也就只有你们了”

     颜纯并没有回答此人的话,对方应该已经是知道了他的来路,既然如此,这人就不能再留着了。

     风声微微吹动,大汉的身子摔在了地上,可他的脑袋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颜纯捡回自己抛出去的黄金短剑,并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四周,头也不回的朝着刘府的方向走去。

     刘府内的每个人近日都察觉到了自家老爷的不对劲,每逢几个时辰,刘清明必会跑入自己书房,然后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些什么,待了好久还会出来。

     只有少部分家丁才知道,刘清明就在几日前从大同城买了一个名曰启陵秘宝的东西回来。

     “秘宝啊秘宝,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刘清明坐在书桌前,在桌上正置放着一块大圆金盘,他不断的抚摸着这块启陵秘宝,宛如在安抚着自己的爱妾一般。

     “据说启陵秘宝不光有开启财王金陵的作用,还隐藏着通往那里的地图,到底在哪呢”刘清明双手将金盘给托起,也是仔仔细细的再观察了一通,这几日来他每日来到书房做的都是同样的举动,可是一点发现都没有,财王金陵墓主乃得天下财气之二分,金陵玄妙常人根本闻所未闻,启陵秘宝又岂是一个小小的富商能够破解的。

     沉醉于秘宝的刘清明没有想到,因为海春潮苏老头的嘴漏,此刻正有不少人士朝着他的宅府赶来,具体目的如何,那要见面才能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