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回 虎悍北门寨
    “五岳八山?”鹿皖敬一听老者所说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眼睛。

     “五岳八山是什么?”一旁的颜纯好奇问道。

     “你是颜家的墓子,不知道这些也很正常”鹿皖敬解释道:“江湖中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天下匪王出五岳,九地截镖必八山’天下九地从北方而起,共为雷泽,延丹,齐川,洛马滇,疆南,硐岐,金圪,蓁南,冢水,这九地有近一半的过道被五岳八山的山寨联营所把持,但凡过路旅人,江湖侠士,镖局护队具都要被他们搜刮一顿才能通过,俨然已成为这天下的一颗毒瘤”

     “更重要的是五岳八山当中高手众多,诸多山匪更是数量如云,你们想要从他们手中抢回启陵秘宝真的是难于上青天啊”老者叹道。

     “这个问题我二人自我想办法解决,还望您告知这次动手的是五岳八山中的哪一个山寨”鹿皖敬问道。

     颜纯见他神态自然,并没有因为这五岳八山的势力庞大而感到苦恼,便也对着老者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鹿皖敬所说。

     “看来你们已是有了决定,那老夫也就不好再规劝你们什么”老者拉出桌下的抽屉,从中拿出来一块赤红铁牌递给了鹿皖敬,就见这块铁牌边缘上有阳刻,阴刻两种雕刻手法,两头一凸一凹的猛虎首尾相衔,衬托着铁牌中央那两个苍劲有力的‘虎悍’铁字。

     “原来是……虎悍北门寨”鹿皖敬从老者手中接过赤红铁牌,一见牌上二字便明白了个痛彻。

     如今已得到启陵秘宝的下落,颜纯二人便已没了再呆在此地的必要,与那老者告别之后便离开了百姓坊。

     “鹿兄这一路上多谢了你的照顾,现在你已帮我得知了启陵秘宝的下落,前方路途凶险,此事与你无关,我们就在此别过吧”一出百姓坊大门,原本默不作声的颜纯立马转过身来抱拳说道。

     鹿皖敬听到此言一愣,随后不禁笑了起来:“就此别过?你可知太安城城门在哪?可又知虎悍北门寨在哪?”

     “这……”颜纯挠了挠头,之前到往大同城便是他这辈子独自一人走过最长的远路,这来太安城的一路上全都是鹿皖敬在安排着一切琐事,也没让他感觉到有多少压力,可现在仔细想想,对方说的的确很有道理。

     “鹿兄,那你可不可以跟我说那虎悍北门寨在哪”颜纯耿直的问道。

     “哈哈!”也许是从未见过像颜纯这样有趣的人,鹿皖敬大乐,笑眯了眼,笑弯了眉,若是有手艺高超的画师在场将此景画下,这画他日必可魂牵万千闺中少女。

     “不可以”

     颜纯也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人,站在那里笑了这么久后直接拒绝了自己。

     “虎悍北门寨位于硐岐与金圪二地交处,整个山寨建于山腰,要上山只有一条山道,可谓是易守难攻,光凭你一个人过去只会是送死,这次,我得与你同去”鹿皖敬一指轻点颜纯额头道:“这世间的邪门歪道可比任何武功都要强上百倍,哪管你神功盖世,天下第一,只要有心人算计,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包你走到最后也得丢了这一世名头,小子,你要学的可多了”

     “我却只听族中姨婶说过,我颜家在洛马滇无人敢招惹”颜纯对鹿皖敬这话表示嗤之以鼻。

     “那是因为你们墓子颜氏世代都是顶级的守墓人,所守之陵墓不是朝中大官便是江湖巨擘,也正是因为如此,你们颜家不知道和多少势力扯上了关系,别人怕的并不是你们墓子颜氏而是历代墓子结下的无数人情”鹿皖敬一言就道破了真相,听的颜纯心中好生不岔,可又不知该讲些什么来反驳。

     “好了好了”见颜纯这副模样,鹿皖敬出声替他打了个圆场:“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启陵秘宝的下落,即可启程便是,你可别想赶我走啊,那买消息的银子可是我一人出的”鹿皖敬十分得瑟的笑了起来,这人似乎很喜欢笑,说话在笑,走路在笑,好像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难过悲伤一般,光是鹿皖敬这一天笑下来的次数,都能多过颜纯一年了。

     “你真的要与我同去?你也说过那里很危险”颜纯心中并不想让鹿皖敬这位刚相识不久的陌生人陪他去冒险,找回丢失的启陵秘宝是守陵墓子的责任,如果因此而拖累到别人,反而他的心里会感觉到愧疚。

     “我言即出,驷马难追,这虎悍北门寨,我是陪你去定了!”

     路边的芭蕉叶绿的一片又一片,树荫中还隐藏了几只麻雀,才刚见到的繁华太安很快又被新招的马车甩在了后面,渐行渐远。

     车夫的水烟筒悠悠的飘出一丝青烟,散上云端。

     也许是正当响午的原因,大道上除了鹿皖敬租的这辆马车外,一点人烟都没有,也是十分的安静。

     “咳咳”车夫是一位中年大汉,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他只穿了一件褂子,多年驾车晒下来的两条大黑胳膊油亮亮的暴露在了颜纯二人眼中。

     “大叔,也给我来一口呗”鹿皖敬看着这人惬意姿态,一手驾车,一手握着水烟筒,也是心头痒痒,便出声说道。

     “小哥也好这个?”中年大汉双眼一亮,有如遇见了同道中人一般,将手中的水烟筒递给了鹿皖敬。

     “嘿嘿,吞云吐雾略会一二,跟大叔你比还是差远了”鹿皖敬伸手在筒嘴处轻轻一抹,随即放入了自己口中。

     没一会儿车厢内便云雾缭绕,宛如云霄仙顶,要不是车帘早已被车夫掀起,恐怕这会颜纯已经弃车而去了。

     “两位小哥这次去白薇镇可是要去观赏那里有名的美景满山红?这可是真是有趣了,我只见过男女结伴同去,还不曾见过像二位小哥这样的搭配”中年大汉一乐,赶着马车的力道也是快了些许。

     “不不不,我们去那只是为了转车,并不会在白薇镇多做停留”鹿皖敬慢条斯理的解释道,他背靠着厢板盘腿而坐,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无比的惬意,看的颜纯默默与他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此人已疯。

     “嗨,我说怪不得呢,看二位小哥仪表堂堂,必少不了姑娘心中惦记,怎么会有那种喜好”大汉笑道。

     “那种喜好?”颜纯一愣,眼神古怪的看向了鹿皖敬那边,却见对方早已沉迷在了吞云吐雾当中,怕是连车夫说的什么都听不到了。

     太安城位于金圪中部,而虎悍北门寨的老巢则在金圪西方边缘与硐岐交界之处,这两个位置相隔甚远,若是全靠脚程起码要走上三四个月的时间,哪怕是坐车也只能缩短到一月进度。

     而且太安城是没有直接去往硐岐的马车的,这一路上只有靠不停的转车换车才能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

     白薇镇是鹿皖敬要去的第一个地方,那里坐处三条官道交点,马车来往量极大,几乎有去往金圪各地的马车,鹿皖敬就是要在那里搭乘上一辆前往云阳镇的,然后到云阳镇雇车去硐岐。

     “路边有人”大约驶出了太安城一个时辰后,原本毫无人烟的官道上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却是一位身穿长袍的年轻人停站在路边,一见颜纯的马车经过,立马伸手挥动了起来。

     “吁”也是中年大汉心好,见这二人应该是想要搭上一程便停下了马车回头对颜纯二人问道:“二位小哥,可否让这人坐上来搭一程?”

     鹿皖敬此时已经是抽水烟抽的都要成仙了,仙人怎么会舍得理会凡人,除了靠在那边吞云吐雾之外愣是憋不出一句话来,还是颜纯点头答应了下来:“让他上来吧”

     “好嘞”中年大汉立马对着路边的长袍青年笑道:“快上来,别让我的雇主等久了”

     那年轻人抱拳谢过,直接坐在了车夫旁边,连车厢都没有进去,颜纯这时才发现这年轻人背后背着一个竹编箩筐,在箩筐内正睡着一位白白胖胖的小娃娃,肉嘟嘟的脸颊甚是可爱,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捏上一把。

     “没想到这位小哥年纪轻轻便得有一子,老哥佩服,不知能不能问问小哥姓名,在哪里高就”中年大汉不愧是多年的车夫,这嘴得劲的能说,全车的话头就是由他撑住的,堪比气氛担当。

     “在下孔令子,只是一位四处巡游的浪人罢了,还有这个娃娃也不是我的孩子,他叫殷晓,曾被双亲遗弃,我心有不忍便将他带在了身边”年轻人表情淡然,坐在那里就宛如一阵清风,你看他现在还在这里,可能下一刻就不知道会流浪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是一位天生的浪子,天下之大他若是想到哪儿便会去哪,没有约束没有局促,这腿长在他的身上,就是用来流浪的。

     一车人除了车夫外都没有在说话,颜纯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鹿皖敬是水烟抽过了头,孔令子他的心早已在考虑着接下来要去了哪里,而殷晓……他还在睡觉呢。

     在这么古怪的氛围里,马车终于是到达了这群人的目的地——白薇镇。

     待颜纯搀扶着不省人事的鹿皖敬走下车时,孔令子早已背着那个小娃娃离开了。

     “哈哈,两位小哥,江湖再见,在下太安城顺平驿站车夫黄大进,以后可以来找我啊”中年大汉学着孔令子的模样对颜纯笑道,随后便驾着马车离去了,这一骑绝尘的样子,似乎此刻天下,他就是独一无二的马车夫。

     黄,大,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