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回 百姓坊知天下事
    天下九地,地势不同,这也导致了各地风光景色、人文建设各有特色。

     颜纯不知道这九地到底有多大,自从离开刘府那日之后,他就跟着鹿皖敬一路离开大同城,据鹿皖敬自己所说,他是要带颜纯去寻找有关于启陵秘宝的线索。

     “我游走九地多年,大多事情我都知道,在金圪那地,有一个门派名叫做百姓坊,是江湖六大派之一,以消息灵通闻名,九地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我们这次过去一定能找到启陵秘宝的下落”鹿皖敬看看了一旁耸着肩的颜纯笑道:“好了,不要这么沮丧嘛,这个百姓坊真的很灵的”

     “怎么感觉被你骗了”颜纯虽然在墓中多年不闻世事,但也不是傻瓜,他与这鹿皖敬萍水相逢,对方一见面就要如此热情的帮助自己,实在古怪,更古怪的是,自己竟然只因为听到了一句可以找回启陵秘宝,就直接跟着他走了。

     “放心,我鹿皖敬平生还未曾骗过一个人”他掀开马车的门帘,一双咪咪眼瞧了瞧外边的景象扭头便对颜纯说道:“看到没!前方便是金圪的太安城,百姓坊的总址就在那儿”

     颜纯所望,就见官道尽头出现了一座可称做宏伟的大城,城墙有如龙骨伏岭,阻千万蛮军之势,定天下泰顺之魄。

     待马车临近城门,这里流动的车水马龙完全衬映出一种平安喜乐的景象,颜纯二人就搭着马车顺进了入城的队伍当中。

     “两位小哥,我这驿号必须得回栈里登记,怕是没办法送你们去百姓坊了”车夫驶入太安城后速度便减慢了下来。

     实在是这街道上太过于拥挤,沿路两边数不清茶馆、客栈、戏楼,间间人满为患,除此之外,还有服饰各异的小商小贩在沿街叫卖,热闹非凡。

     “行,那就给我们停在这儿吧”鹿皖敬应了下来,这条街离百姓坊总址并不是很远,只要二人再穿过两条街道就能到了,也没必要难为人家。

     颜纯从小就生活在颜家祖宅,出了师后便一直留守在了财王金陵当中,哪里见过太安城这热闹的光景,打从马车上下来之后便是一副仇大苦深的神情,看的鹿皖敬暗暗心中发笑,他人却装出了一副甚是不解的样子,对着颜纯好心问道:“怎么了?莫不是刚才路颠你晕了车?”

     “不是……我们快走吧”颜纯稚气的脸上眉头深皱,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自己身边这么多的行人,心中便忍不住升起一种想要逃离此地的念头,要不是鹿皖敬还在这里,估计他早就撒腿就跑了。

     如鹿皖敬所说,二人一边领略着太安城的大街小巷,一边挤过人山人海,在走过了两条街后,终于是看到了鹿皖敬口中一直说的百姓坊总址。

     那是一幢占地广阔的白墙土楼,第一眼看去令人感到稀奇的是此楼的形状,竟是少见的圆形,使得看上去有如粮仓一般。

     土楼外墙颇高,目测约有五丈高度,进出之处只有一扇两辆马车宽度的大门,此时正有六名白褂轻壮守在门口,看起来应该是这百姓坊的弟子。

     见到颜纯与鹿皖敬笔直走来,这六人中立马便有人走上前来挡在了他们二人的身前。

     “百姓坊,朝中人士免进,寻衅滋事免进,五岳八山免进,二位若属三免进之一最好立马离去,以免受皮肉之苦”这名百姓坊弟子说话有如惊雷,并未见他有多少大声,颜纯便感觉震耳欲聋,忍不住就要去捂住自己双耳。

     “我们就是来此购买消息,这位大哥不要多想”鹿皖敬将颜纯拉到身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对方。

     “进去吧”

     此人又是打量了颜纯二人几眼,这才挥手放行。

     从百姓坊正门进去,便可见到里面的另一番景色,那五丈高墙并不是平白无故修建到那么高的,就见这土楼建有三层,中部镂空,从下方抬头可望穹上云天,夜观月,午朝阳。

     很多形形色色的人行走在百姓坊当中,脸上全是藏不住的喜色。

     “这些人全都是求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秘密,这天下九地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百姓坊不知道的”鹿皖敬得意的笑出了声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似的。

     颜纯却不想与他在这些事情多费口舌,直接问道:“怎么知道启陵秘宝在哪”

     “来来来,我带你去”鹿皖敬似乎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轻车熟路的便带着颜纯向二楼走去,这二层全是由木板所造,踩在上面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一路走来就像是弹奏了一曲歌谣般,也是有趣。

     二人走到了二层大堂,便看到这里已是人满为患,全都围着几位老先生簇拥在了一起。

     “百姓坊的消息有奇、秘、凡、国、俗五种分类,像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就属于秘,我们直接去找负责这类的人就行”鹿皖敬解释道,这大堂有五个柜台,鹿皖敬直接找上写有秘的那个,带着颜纯走了过去。

     “小哥想知道些什么,在下这里无所不有喔”柜台后面正倚靠着一位矮瘦老人,他双眼在颜纯与鹿皖敬的身上贼溜溜的打转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启陵秘宝”鹿皖敬从怀中拿出了一把散银摆在老者面前。

     “喔!好说好说,小哥想问的是哪陵哪墓,我也好为你找找综卷”老者双手麻溜的一把将所有银子收入掌中,一张老脸上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财王金陵”鹿皖敬道。

     “嗯?”老者一愣,这时他才注意到了站在鹿皖敬身边矮了他一个脑袋的颜纯,对方身后背着那个黄金匣无疑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

     “看来你就是财王金陵的守陵墓子,年纪轻轻的就能成为墓子,不简单啊,你们跟我来吧”老者从柜台中走出,很快就有一个青年人从一旁走来,接过了他的位置。

     “南雀啊,今天怎么就见你一人,盈婉呢?”老者看到这位年轻人便出声打了个招呼,颜纯见这人神态冰冷,唯有听见老者说到盈婉这两个字,眉间才微微露出一丝暖意。

     “姊姊她今日身体不适,我特来代她的班”这位名为南雀的年轻人站到了老者之前所站的位置,整个人随即又冷了下来。

     百姓坊二层之大,四通八达,若无熟人指路,必会迷失于其中,在老者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了一间无人的空房,不等鹿皖敬合上门,老者便已脱口说道:“你们的这件还真是棘手,从红枫林夺走启陵秘宝的家伙乃是五岳八山的人,你们想把秘宝拿回来,老夫觉得一个,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