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回 刘府初遇鹿皖敬
    “我真的不知道啊”刘清明这前半生哪里吃过这种苦痛,嘴上已经忍不住的叫唤了出来。

     “那你是怎么昏迷过去的”

     “我,我就在看着那个宝贝,肯定是有人在后面偷袭我”刘清明一脸的苦涩,自己今日怎么就这么的倒霉,不光被人打晕,重金买回来的启陵秘宝还不见了踪影,最后还被颜纯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怪人给伤成了这样。

     “你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颜纯再一次问道。

     “没看见,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少侠,我说的绝对句句属实”刘清明甚至举起了另一只手发誓道。

     “唉”颜纯听了不禁暗叹,自己还是来晚了,天下这么大,若是丢了一件东西,如何又能找的回来。

     启陵秘宝的丢失,他这个守陵墓子有着绝大的责任,若是财王金陵被有心人开启,家族那边一定会得知此事。

     颜纯想到这个,心中便浮出一种莫名的烦躁,刘清明那边也懒得去理会,直接大步走出了书房。

     “钲!”

     高手出招,往往无声无息,颜纯心中虽然在想着一些琐事,但此人偷袭时武器抖动所发出的声音实在是太过清脆,颜纯习武多年来的下意识便是原地一个向后铁板桥躲过了这人的攻击。

     那是一把刀,雁翎刀,刀刃贴着颜纯的鼻尖而过,那一刻仿佛时间蚪静止了下来,颜纯甚至能感觉到从刀上传来的一丝冷意,冷,寒毛直竖起。

     单手轻拍刀背,颜纯硬生生在半空中打乱了这一刀的轨迹。

     人送来一尺,我自还一丈。

     这眨眼时间,对方相貌便以被颜纯看清,竟是在那海春潮宵层露过一面的大汉秦韶关。

     左手不经意的从身后黄金匣龙头上扫过,一把金刀便已被杨修无声无息的给抽了出来。

     刀快,人更快。

     也不见颜纯是如何出刀的,那秦韶关的胸前愣是出现了一道九寸破口,里面衣缕划破,一条线状的伤口缓缓渗出了血来。

     出了这刀,颜纯便收住了手,连退三步,他感觉到附近有人,不下三人。

     “秦老弟,我看这小兄弟的刀法不在你之下啊”只见东厢外又走了三人进来,俱都是之前在海春潮内露过脸的家伙。

     说话那人一副北方人的打扮,让人感到显眼的就是他身后背着的那两把武器,通体乌漆麻黑,似刀又似尺,就好像是在熔炉中铸造失败的破烂玩意一样。

     “萧北风,放你娘的西皮,敢拿老子的刀法和一个娃娃相比”秦韶关听了气急,颜纯年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五,自己用刀走江湖却有二十年有余,二者竟然被另一位用刀的人扯为一谈,秦韶关脸色一黑,飞忙刀式急转,就奔着颜纯而去。

     秦韶关的刀法很乱,挥的毫无章法,一身上下看上去似乎哪里都是破绽,如果是位普通人这时就已经会挑选一处破绽动手。

     颜纯却没有,他手中的黄金刀被握的很稳,稳的就像是不愿出刀一般,尚有些孩子气的脸庞静静的看着秦韶关的下盘,完全没有理会对方的手上动作。

     俱知善刀者手腕劲大,挥刀出去那刻亦有多般变化,可劈,可扫,可挑,可挡,这对手劲有着很大的要求,待能在与人交手中将这种技巧用的淋漓尽致,那便是一位合格的刀客,已达到了刀法的境界。

     秦韶关混迹了多年,早已摸索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一套刀法,在他想来,对付颜纯这种乳臭未干的娃娃一招半式已是够用。

     “嘿嘿”颜纯心中暗笑,刀法是手上动作,但同时也是需要身法配合,这秦韶关步伐散漫,怕是根本没有上心,颜纯直接假装选了对方身侧的一个破绽攻去,黄金刀似劈非劈,似挑非挑,快速的对着秦韶关的左腹而去。

     见到这幕,秦韶关也是心中得意,自己卖出来的破绽就是陷阱,不管选了哪一个秦韶关都有方法用自己的刀卸去对方手中的武器,正当秦韶关打算来这一套时,却没有注意到,颜纯的右脚也在出刀同时拌了出去。

     很难想象一个十三四岁的儿郎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秦韶关只顾着想要夺取颜纯手中的黄金刀,却不想被颜纯一脚直接拌倒了左腿,整个人顿时身型不稳晃晃悠悠的向地上倒了下去。

     见秦韶关还想伸手撑住身体,颜纯哪会给他这个机会,朝着对方面部来了两脚,为了护脸,秦韶关只好舍弃了其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样子十分狼狈。

     要知道这可是后院东厢,地上全是铺满的白石长砖,饶是秦韶关身体健硕吃这一下也是摔的不轻,老半天过去愣是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看的周围几人暗暗咂舌。

     “看这位小兄弟肤色似雪,身体瘦弱,又背有双龙黄金匣,相必是洛马滇颜家的出师墓子吧”三人中突然有人出口说道,此人竟长的极为好看,容貌夹于英俊潇洒与国色天香之间,若不是这人一身男子装束,喉间又有一葡萄大的凸物,颜纯都怀疑他是不是女子所扮。

     “你知道我的身份?”听到自己的底细被这个家伙抖出,颜纯面色一冷,心中已是悄然生起了一丝杀意。

     “一日出师,便是古稀墓子,凡洛马滇颜家派出去的墓子一旦守陵,终生都不得出墓,在外若能看到颜家墓子,只有三个原因,墓子老迈,无力再为墓主守陵,这才能返回颜家重换出守陵墓子,可小兄弟你年纪轻轻,尚未成年显然不会这个原因,二、墓子叛逃,但通常这些墓子为了隐姓埋名会直接将象征着颜家守陵墓子身份的黄金匣丢弃并不会像小兄弟你这样大摇大摆的在外面乱逛,显然也不是这个原因”此人轻笑道:“这第三个原因可就严重了,但凡大陵大墓建好之前都被匠人设了妙法机关,唯有启陵秘宝才能开启,而通常启陵秘宝都被交与到了颜家墓子的手上,看小兄弟背后的黄金匣空了一块,想必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出墓的吧,那海春潮说书老者说财王金陵的启陵秘宝被盗,而小兄弟又身为颜家墓子出现在了这里,想必……你就是财王金陵的守陵墓子!”

     此人话毕,在场人无不为之一惊,萧北风、马王爷甚至是倒在地上的秦韶关全部惊诧的看向了默不作声的颜纯。

     “你是谁?”

     “在下鹿皖敬”好看男人眯眼而笑,这个样子实在是很难让别人猜到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颜纯轻道:“我没听说过你,不过既然你知道洛马滇颜家的事情,想必颜家中有些规矩你也是知晓的”

     “你想要杀了我”鹿皖敬笑问。

     “嗯”颜纯点头。

     “那如果我能帮你找回启陵秘宝呢”

     “嗯?”

     两个嗯却包含了不同的心情,颜纯望着鹿皖敬,没有说话。

     “启陵秘宝没有回到你的黄金匣上,想必是刘员外也弄丢了吧,这天下这么大,你有办法自己找回来吗”鹿皖敬笑道:“跟我走吧,我有办法帮你找回来,你信我”

     “休想!这小鬼既然是守陵墓子那他就一定知道财王金陵的下落,只要我们抓住他那什么财王金陵的宝藏就全都是我们的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马王爷面色骤变,双手从腰间皮鞘中拔出两根弯钩铁刺,直接封住了颜纯的去路。

     “萧大侠,你怎么看?”鹿皖敬未理会此人,反而和善的问向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刀客萧北风。

     “萧北风!那可是财王金陵,谁也说不清里面到底有多少金银财宝!”马王爷生怕有人站错阵营,连忙喊道。

     “这位小兄弟丢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一定很着急吧,这里就交给我了,你们放心的走,哈哈”萧北风说的牛头不对马嘴,但言语中却透露了对颜纯的支持,他一步挡在了鹿皖敬与马王爷二人当中,咧嘴笑道:“马王爷,我们也算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何必要跟小辈争东西呢”

     “萧北风,你对财王金陵没兴趣我不管你,让开!”马王爷双钩刁钻刺向萧北风身上死穴,招招狠辣,竟是真的起了杀意。

     “快带着这位颜家的小兄弟走吧,一切有我”萧北风拔过背后铁刀,将马王爷的攻击一一挡下,神态却是极为轻松。

     鹿皖敬见此不禁抱拳坏笑谢道:“谢过萧大侠”

     说完他便几步跑到了颜纯身侧,一把拉过对方的胳膊直接拽着颜纯往刘府外奔去。

     看得墓子被鹿皖敬带走,马王爷也是心中发怒,沉声喝道:“秦韶关,你要在地上躺到什么时候!人都跑没了”

     “哈哈,就算是你们二人联手一时半刻也绝对无法从我刀下挣脱,等到我确定那两位小兄弟已经远去就会让你们离开的”萧北风单手持一刀,竟将马王爷压制的步步后退,脱身乏术。

     也在是在这时,倒在地上的秦韶关捡回了自己的雁翎刀加入到萧北风与马王爷的交手之中。

     三人斗的难分难解,颜纯二人早已跑的不见了踪影。